刺明

第492章 扬州商会

拉丁海十三郎 Ctrl+D 收藏本站

    刺明无弹窗 第492章 扬州商会

    (0492)

    按照姬玉情的安排,沈凌菲和宁灵薇会骑马,就先骑马赶到黄县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映菡和云依不会骑马,就跟着坐马车来。至于姬玉情自己,则留在紫苑照顾刚刚生产的白娘子。白娘子倒是想来,可惜条件不允许,孩子才刚刚出生呢。红娘子刚刚好和柳如是到下面微服私访去了,紫苑没有人坐镇,当然不行。

    张准摇头说道:“一点轻伤,闹得兴师动众的,我是那么脆弱的人吗?我不是告诉你们,我没有大碍吗?”

    沈凌菲笑语盈盈的说道:“我也是这么说的。我说,你们家的那个张准,命硬得很,连闻香教的毒药都奈何不了他,何况是鞑子的箭矢。可是她们不信,没办法,只好大家都来了。”

    张准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要是以前,这么多的女人到来,他一定会很兴奋。为啥,性福生活来了。只可惜,现在……他现在的确没有什么**……腰受伤了,还能有啥**?何况受伤的还是后背。好吧,思想觉悟又堕落了,又用下半身思考了。

    他估计,自己受伤,杨映菡肯定会来的。要是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她多半会殉情。白娘子可能也会。姬玉情和云依则不敢肯定。至于其他的女人,大概也是会深深的伤心的。对于这一点,张准还是有自信的。你对她们好,她们自然不会忘记你。

    回去云峰居以后,宁灵薇对张准说道:“你躺着别动,让我看看伤口。”

    张准听话的躺下来,趴在木板上。

    宁灵薇将他身上的衣衫卷起来,又要脱裤子。

    张准忽然发现什么,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沈凌菲,一本正经的说道:“沈凌菲,你能不能转过身去?别偷看我的身体。”

    沈凌菲顿时脸色晕红,下意识的反驳:“呸谁稀罕看你的身体?”

    张准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个……男女授受不亲……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亲密关系,你又不是大夫……”

    沈凌菲红霞满脸,艳丽非常,低声啐道:“谁跟你有亲密关系?不要脸”

    终于还是乖乖的转过身去。

    宁灵薇将张准的伤口麻布揭开,仔细的检查过伤口,好大一会儿才说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张准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要不要给我针灸一下?”

    宁灵薇皱眉说道:“你的伤口,纯粹是肉伤,不伤及骨头和筋络,针灸没有多大的用处。”

    张准期待的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更快的挺直腰?”

    宁灵薇想了想,不太肯定的说道:“我帮你推拿一下吧,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张准顿时大喜,急忙说道:“好”

    宁灵薇站起来,捏着他的肩头,一路慢慢的捏下来。她的手很细长,没有太大的力度,刚好能够掐到骨头里。好像是某种特殊的手法,让张准觉得非常的惬意。张准舒舒服服的闭着眼睛,感觉前所未有的惬意,感觉自己好像是飘荡在云中一样。

    沈凌菲忽然说道:“小宁,行了,别按了。”

    宁灵薇有点茫然的说道:“为什么?”

    沈凌菲皱眉说道:“他是故意占你便宜呢他就是想要你给他推拿”

    宁灵薇还是茫然的说道:“占我便宜?”

    张准睁开眼睛,不满的说道:“沈凌菲,我是伤员哎伤员是应该得到照顾的你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沈凌菲笑靥如花,笑盈盈的说道:“有啊我准备一会儿喂你吃饭”

    张准摇头说道:“得大小姐的关照,我承受不起”

    沈凌菲笑盈盈的说道:“可不是我愿意照顾你的,是映菡姐姐委托我照顾你的。小宁只懂得医术,可不懂得给人喂饭。这项伟大的事务,只能由我来进行了。”

    宁灵薇果然说道:“我只看病,别的都不管。”

    张准摇头说道:“我才不要你喂,我宁愿自己吃。”

    沈凌菲神秘兮兮的一笑,狡黠的说道:“这就由不得你了。”

    果然,到了吃饭的时候,沈凌菲端着饭菜进来了。饭菜是她亲手做的。总共是三个人份。这位沈家的大小姐,兴趣爱好还是非常广泛的,居然还能做得几道好菜。当然,纯粹是看大小姐的心情。心情好的话,自然没问题。心情不好,想要她下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凌菲总共做了七道菜,分别是红烧鸡翅、白菜豆腐炖鲫鱼、蒜薹炒腊肉、油焖笋、麻油腰片、黄焖羊肉、青笋炒鸡蛋。都是常见的家常菜,张准平时也吃过不少。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沈凌菲做出来的七样家常菜,的确有自己的特色,闻起来香喷喷的。

    宁灵薇什么话都不说,坐下来就吃饭了。

    张准还是第一次和宁灵薇同桌吃饭,忽然发现什么,有些诧异的问道:“小宁……你吃荤的?”

    宁灵薇有些茫然的说道:“我吃荤的啊”

    张准好奇的问道:“你从小在尼姑庵长大,怎么会吃荤呢?”

    宁灵薇随口说道:“我不知道啊师傅说,我和别人不同,我吃荤是没有关系的,她还说,我还小,要长身体,要吃荤才能长大。我就吃了啊。”

    张准忽然拍拍的自己的脑袋,明白过来了。

    汐尘师太恐怕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宁灵薇出家,所以,才会从小让她吃荤。只是其中的缘故,宁灵薇却是不知道的。她既然不知道,张准自然不会说破。

    沈凌菲端起碗筷,来到张准的面前,搬了一张小板凳坐下来,笑眯眯的说道:“张准,来,吃饭,我来喂你。”

    张准摇头说道:“我可担当不起。”

    沈凌菲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狡黠的味道,笑眯眯的说道:“我一个女孩子都不害羞,你害羞什么?”

    张准上下打量她一眼,好奇的说道:“你遇到什么事了?怎么这么高兴?从见到你的时候开始,你好像就没有停过笑容?”

    沈凌菲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猜猜?”

    张准摇头说道:“你鬼点子多,谁知道你又干嘛了。”

    沈凌菲依然是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猜嘛”

    张准沉吟片刻,满脸严肃的说道:“遇到帅哥了?”

    沈凌菲顿时脸色红晕,摇头说道:“我才没有你这么花心……”

    张准皱眉说道:“这就奇怪了,我花心和你遇到帅哥有什么联系?”

    沈凌菲摇摇头,期待的说道:“你再猜?”

    张准不假思索的说道:“走路踩到狗屎。”

    沈凌菲顿时翘起嘴巴,跟着说道:“再猜。”

    张准随口说道:“要么,就是思思看上帅哥了,准备单飞了。”

    沈凌菲无可奈何的说道:“你说点好话行不行?我就不能有点高兴的事情吗?你看我都晃荡了半年了,总该是时来运转了吧?”

    张准左看看,右看看,摇头说道:“对不起,我还真的是看不出来你时来运转了。”

    沈凌菲就是不肯透露,一味的说道:“你再猜以你的本事,一定能猜到的真的,快点猜嘛”

    宁灵薇在旁边实在是看不过眼了,插嘴说道:“江南的商业协会给菲菲来了帖子,请他十月份去参加扬州商业协会。好了,菲菲,你不要跟他说话,乖乖喂他吃完饭,就让他休息。他还是病人呢”

    张准有些惊讶的说道:“江南商业协会居然给你来了帖子?扬州商业协会?这是好事啊十月份的时候,你一定要去参加啊”

    对于这个扬州商业协会,张准自然是知道的。事实上,只要是对江南商业有几分了解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所谓的扬州商业协会,不是某个组织的名称,而是一次太公分猪肉似的的聚会。扬州商业协会不是每年都举行的,五年才举行一次。商业协会的内容,主要是分配各个大商家的利益,解决一些冲突。

    既然说明了是大商家的聚会,那就是限制了一定的与会资格。基本上,能够出席扬州商业协会的人,身家至少都在五十万两白银以上,大部分的商家,身家都超过一百万两白银。即使是富庶的江南,这样的大商家也不会很多。因此,每次与会的商家代表,都不会超过一百人的。

    苏州沈家,以前也有资格参加扬州商业协会。但是,在沈凌菲被扫地出门以后,她肯定是没有资格了。甚至,在此之前,江南的商家,甚至拒绝和沈凌菲做生意。然而,今年,扬州商业协会却将邀请的帖子发给了她,只能说明一个原因――他们开始重视沈凌菲背后的人了。

    没错,江南的商家都知道,沈凌菲只是个幌子。幌子后面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说白了,这个人,就是他张准。有过上次炮轰南京城的经历,江南的大商家,想要不知道张准的名字,都是不可行了。

    同时,张准还一下子就意识到了。江南的大商家,将扬州商业协会的帖子发给沈凌菲,自然不是看中他张准的商业贸易,而是看中他手上的虎贲军。相信江南的大商家,一定知道黄县之前的事情了。鞑子的三个牛录栽在自己的手里,马上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对于江南的这些大商家来说,他们最看重的是什么?财富?地位?女人?不,都不是他们现在最看重的,乃是安全他们想要继续保有自己的财富,想要让自己的财富不受到别人的侵略,他们想要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都得到保证。

    鞑子出现在登州城,对江南的大商家,绝对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惊吓。他们忽然发现,原来江南也是如此的不安全。如果鞑子占领了山东,遭殃的肯定就是江南。要是鞑子来了,他们当然不会有好果子吃。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想要和张准搞好关系,是理所当然的。

    江南大商家的手上有银子,张准的手上有军队,这就是扬州商业协会给沈凌菲派帖子的最基本原因。江南的大商家试图拉拢张准为他们保驾护航。因此,今年的扬州商业协会,一定会非常的热闹。

    只不过,沈凌菲恐怕是想的太天真了一点。扬州商业协会的确是派了帖子,表明了自己的诚意。只是,沈凌菲要从江南大商家那里,得到好处,可不容易。因为,在扬州商业协会的代表中,相当部分是东林党的人,例如叶向高、杨一鹏等人。

    东林党的立场,注定了他们是要反对张准的均田令的。因此,十月份的扬州商业协会,也是东林党试探张准的过程。如果他们发现,张准不会放弃均田令的话,东林党就要对张准群起攻之了。

    沈凌显然没有想到那么深远,还以为十月份的扬州商业协会,会有大生意做,菲美滋滋的说道:“当然。”

    张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腮帮,自言自语的说道:“媳妇总算是熬成婆了。”

    沈凌菲顿时又红了脸,下意识的说道:“谁是你媳妇?你不要脸”

    张准随口说道:“啊?你这么敏感做什么?我又没说要你做我的媳妇。你难道不嫁人吗?嫁人以后,不做媳妇直接做婆婆?”

    沈凌菲连连摇头,不断的说道:“不嫁,不嫁,就不嫁。我晚上枕着钱睡觉就行了。”

    张准哑然失笑。

    这个沈凌菲,同样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没有我张准,没有虎贲军的支撑,扬州商业协会会有你的份?现在,你就是虎贲军的代言人,是我张准的商业代表,别人做什么,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已。只要有均田令在,你都别想扬州商业协会的其他商家,会对你有好感。

    宁灵薇在旁边皱眉叫道:“菲菲,你这样子,还不如让他自己吃。”

    沈凌菲马上笑容可掬的将饭碗送过来,夹了一片麻油腰花送到张准的嘴巴前面,笑语盈盈的说道:“得,乖,吃饭。”

    张准吃了一口麻油腰花,目光落在她的胸口上,就没有挪开了。

    沈凌菲在低位,他在高位,刚好能看到沈凌菲白白的胸脯。因为天气热,沈凌菲扎着素色的抹胸,将丰满的一双白兔紧紧的束缚起来。素色抹胸的上面,肌肤胜雪,娇嫩的好像要渗出水来。在两只白兔的中间,有条深深的沟壑,风景无限。

    【今天的第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