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明

第339章 将史可法变成太监

拉丁海十三郎 Ctrl+D 收藏本站

    刺明无弹窗 这位历史大人物,显然对张准充满了浓浓的敌意。尽管被两个战士押着,他一个小小的瘦削的文官,还是努力的挺起自己的身躯。同时,他眼神里的目光。绝对是蔑视的,仇恨的,不屈的。张准忽然发现。张准在史可法的眼里,就好像是满清的多锋。

    张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凛然说道:”你是史可法?你不在北京做官,跑南京来做什么?”

    史可法拒绝回答,回应张准的只有愤怒和鄙视的目光。

    张准悄悄的皱皱眉头。显然,这个史可法是不可能为己所用了。就算自己废再多的口舌,都不可能让史可法屈服的。不过,以史可法耿直的性格,将自己当做是敌人,那是显而易见的。要是史可法向自己献媚屈膝,嬉皮笑脸,那才是有鬼了。

    好在,冯伟他们,除了抓到史可法之外。还抓到史可法的一个家人,叫做史德威。史德威是史可法的老家人。后来成为家将。扬州城被清军攻陷的时候,史可法要史德威砍下自己的脑袋,结果史德威不忍动手,自己率先自刻身亡,也是一条铮铮汉子。

    张准上下打量史德威一样。觉得史德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身体稍微壮实一点,很憨厚的一个人。憨厚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容易对付,容易控制。张准缓缓的说道:”你家大人为什么来南京?。

    史德威同样拒绝回答。

    张准冷冷的说道:“我问一个问题,你要是不回答,我就挖掉你家大人的一只眼睛。我问两个“问题,你不回答,我就挖掉你家大人两只眼睛。要是第三个问题,你不回答,我就将你家大人变成太监”。

    护主心切的史德威只好屈服小张准问什么,他都老老实实的回答。

    原来,史可法这次到南京来,乃是为了两淮的盐税而来。他是户部的郎中,专门负责管理盐税。随着大明朝财政的逐渐枯竭,两淮的盐税已经成为朝廷最大的财政来源。户部太仓银主要是依靠两淮盐检司缴纳的。如果这些银子不能及时的送到京城。朝廷就要更加的捉襟见肘,度日如年。

    天启年间,两淮每年的盐税,大约一百六十万两银子。魏忠贤主政的时候。两谁的盐税,曾经一度上升到两百万两银子。但是到了崇祯年间,就缩减到了不足一百一十万两,而且还有继续减少的趋势。崇祯六年,两淮的盐税,只有不足九十万两。但是。有关的数据显示,两淮每年输出的盐引数目,并没有减少。很显然,这是有人在搞手脚,暗中截流,中饱私囊。崇祯皇帝当然不干了,于是下令内阁和户部严查。结果。内阁和户部根本没有怎么考虑,就将这个差事。交给了不太合群的史可法。

    谁都知道,盐税这一块,是最难管理的。两淮的盐税。牵扯到的方方面面更多。这里的关系,实在是错综复杂。几个大盐商的后面都是强大的靠山。甚至,皇亲国戚里面,也有人走私淮盐的。内阁和户部尚书对此是一清二楚,他们可不敢得罪那些大人物。万一弄不好,乌纱帽掉了没关系,要是脑袋掉了,那就悲剧了。

    在几位大臣看来,崇祯皇帝是言而无信的典型,常常是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什么金口玉言。和崇祯根本不搭边。只要是惹出了麻烦,都是臣子的错,皇帝大人是肯定没错的。崇祯现在要查盐税的问题。信誓旦旦的表示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但是,万一追查到皇亲国戚的身上,崇祯就有可能马上改口。

    为什么?崇祯皇帝一向标榜自己至孝友爱,对自己的亲戚都很好。万一因为追查盐税,败坏了自己友爱的名声,他是肯定不干的。什么叫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这就是!这样的差事,也只有史可法才能上来搞一阵子了。反正,要是搞不好,被反击了,葬送的也只有史可法。

    果然,史可法到了扬州以后小积极调查盐税的事情。结果,还没有拿到什么证据,他在那边,就已经被宣布成最不受欢迎的人。当地的官员,故意疏远他。当地的盐商,更是暗中找人。想要收拾他。史可法虽然迂腐,却不是笨蛋,意识到自身有危险,只好暂时停止了调查。但是,调查停止,他无法交差啊!他可是有皇命在身的!

    没办法,史可法只好就近到南京来求助。结果,南京的各位官员。对于他的差事,并不是很热心。你是北京的官员,我们是南京的养老官,我们能管什么?何况,两淮盐税的水太深,就算是南京镇守太监张彝宪。都不敢贸然伸手,更不要说马士英等人了。内阁和户部踢出来的皮球,你让我们接,当我们是傻子啊?

    史可法心情郁闷,就带着史德威出来闲逛。他们从玄武湖的方向。顺着护城河一路向长江走过来,不料正好遇到这场战斗。他们发现不对,想要退回去的时候,已经被虎贲军的战士包围了。虎贲军的狙击小组,前出得非常的厉害。尤其是冯伟的狙击小组,都直接跑到护城河边上去了。结果。他们就将史可法和史德威给擒拿下来了。

    “史可法,,这可是烫手的热山芋啊”。

    张准在内心里自言自语。

    从造反的角度来说,他应该毫不犹豫的杀了史可法。不能为己所用,当然不能为敌所用。但是,他做不到。他的心,还没有冷酷到那样的程度。史可法可以死在勤子的手中。可以死在起义军的手中,但是,不应该死在他张准的手中。哪怕仅仅是凭借清廉两个字,张准都不忍心杀他。

    “张海滨”。

    张准忽然叫道。

    “大人,你有什么吩咐?。

    跟在虎贲军后面,观看整个战斗过程的张海滨,急忙上来。

    “你将史可法带走,要他离开南京,不然,他可能耽误我的事情。”

    “告诉他!走了以后,不要再回来!否则,我会杀了他!”

    张准面色森严的说道。

    “明白!”

    张海滨急忙说道。

    说着,就

    史可法还以为自己是要被拉出去杀头,挺直腰,一言不发的去了。

    却说赵竹峰骑着战马,跌跌撞撞的跑回到南京城,后面金川门的城门,被牢牢的关闭,赵竹峰这才缓过神来。他从马背上慢慢的爬下来,发理,自己的力气,居然被抽空了大半。原本结实的身体,好像是大病了一场,一点力气都没有。结果一不小心,脚没有踩好,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了。他的家人大吃一惊,急忙将他搀扶起来。

    然而。他是缓过神来了,他的老子却要喘大气了。得知金吾后卫战败的消息,赵之龙简直要吐血。得知炮轰南京城的十门大炮,正是自己的儿子送给张准的,赵之龙更是两眼发黑,当场昏迷了过去。旁边的人手忙脚乱,按人中的按人中。喂参汤的喂参汤,一片的忙乱。好大一会儿,赵之龙才悠悠的醒转。无奈的长叹:“大势已去矣。”

    金吾前卫、金吾后卫,两卫的兵力被打残,这等于是赵之龙的兵力,去掉了一半,以后,他再也不可能压倒魏国公和保国公两人,成为南京城最有实力的人物。实力的削弱,引来的必然是连串的反击。当初,为了掌握四卫的兵力,他可是得罪了不少人的啊!同时,由于赵竹峰丢掉的这十门大炮,日后问责起来,赵竹峰必定是死罪。说不定。整个赵家,都要受到牵连。

    “来人!”

    “将这个孽子绑起来!”

    赵之龙悻悻的叫道。

    “爹,饶命啊!”

    “爹,饶命啊!”

    赵竹峰顿时大惊。

    他感觉出来了,老爹居然是要拿自己开刀!

    这一次,可不是开玩笑!

    这是来真的!

    “废物!”

    “都是废物!”

    “两个都是废物!”

    赵之龙越想越气,差点儿又要昏厥过去。

    想到风风光光的忻城伯家,因为两个废物儿子的出现,导致今天这样的局面,赵之龙真狠不得将他们两个都杀了。

    “统统都是废物!”

    忽然看到自己的另外两个儿子,赵之龙又狠狠的补上一句。

    他的三儿子赵金峰、四儿子赵锡锋都耷拉着脑袋,也不敢吭声。他们统帅的金吾左卫、金吾右卫。战斗力可没有前、后两卫大。现在,连前、后两卫都被打残废了,他们当然不敢贸然出头。尤其是赵竹峰的战败,对他们的触动非常大。现在,他们只要听到张准这个名字,他们都忍不住浑身一震。

    赵竹峰这次,真的是栽到底了。丢失的十门大炮,被张准拿来炮击南京城,日后问责。他不可能逃得过去。赵之龙将赵竹峰交出去,也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口实。否则,整个赵家。都要受到牵连。换言之,赵竹峰这次是死定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好歹是亲兄弟。自然无语。

    “不要怪爹狠心,实在是你不争气!”

    “为了赵家,爹不得不狠心啊!”

    赵之龙咬牙切齿的说道。

    命令家人将赵竹峰绑起来以后,赵之龙就将其押送到镇守太监衙门。他让赵竹峰跪在门口,自己直接走了进去。

    张彝宪、马士英、韩赞周、卢九德、徐允爵、朱国弼等人,都在这里等着他呢。南京城所有有实权的人物,全部都在这里了。他们一个个都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其实,不用赵之龙的汇报,在场的所有人,已经知道战况了。外面的炮声,还在隆隆的作响呢!每一声炮响,都好像是重锤一样,敲打在他们的心房上。

    看到赵竹峰被捆绑着,跪在门口,他们也知道,赵之龙今天是要挥泪砍儿子了。昔日有诸葛亮挥泪斩马缓。今日有赵之龙一怒之下斩亲子,张准真的是比司马懿还狠啊!能将赵之龙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张准也算是前所未有了。

    金吾前卫、金吾后卫,先后被打败,的确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却又不得不相信这个残酷的现实。张准的手上,就那么几百人而已,怎么一个个都跟齐天大圣孙悟空似的,战斗力无限?金吾前卫、金吾后卫,都是南京守军中的佼佼者,连他们都不是张准的对手,谁才是张准的对手?

    “天儿无能,致使张准炮轰南京,惊吓太祖宗庙,我现在将他带来,公开问斩!以振军心!”

    赵之龙狠狠的说道。

    张彝宪和马士英都没有说话。

    魏国公徐允爵皱眉说道:“老赵,那可是你儿子。”

    保国公朱国弼也皱眉说道:“老赵,有这个必要吗?”

    他们两个倒不是要真的劝说赵之龙不要斩杀自己的儿子,而是对赵总龙这种丢车保帅的事情颇有些看不惯。赵之龙斩杀自己的亲生儿子,振奋军心什么的,不过是借口。想要保住金吾后卫的指挥权,才是真的。为了一个卫的指挥权,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两位国公爷还真是有点看不惯。

    卢九德却是冷冷的说道:“忻城伯如此大义,本监倒是欣赏!如此重罪,不杀如何稳定军心?杀赵竹峰一人难以振奋军心。赵兰峰也该杀!要不是他出城去挑衅张准。哪有后来这么多的事情?金吾前卫、金吾后卫,都应该另选贤能!”

    得,这位南京城原来的镇守太监,和赵之龙的仇怨,还真是大!不但要杀赵竹峰,还要将赵兰峰也一起送上路。还要将金吾前卫、金吾后卫的指挥权都拿掉!就差没有说你赵之龙也有管理责任,你也要被录夺权力了!

    谢谢各位兄弟的打赏,尤其是昨天有两位兄弟的打赏很慷慨。一位是“曲烈”打赏了,四力币。还有一位“陆伊典”兄弟,打赏了,粥币。还有其他打赏的兄弟。一并谢谢!没说的,继续努力更新!同时,继续请求月票续爆《重生在康熙末年》的菊花眺仙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