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明

第238章 阵前会面

拉丁海十三郎 Ctrl+D 收藏本站

    刺明无弹窗 “不要追了!”

    “重新到队!”

    张准放下千里镜,挥挥手,冷峻的说道。

    杨致远、郝林勇、杨子轩、吴清亮等军官,急忙吹响竹哨,集合各自的部队。很快,正在追击教子的护卫队战士,都急匆匆的赶回来,在各自军官的身边集合完毕。因为奔跑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每个战士都不断的喘着粗气。很多战士的身上,还沾满了泥土,身上的弹药、水壶、干粮袋什么的,都显得有些凌乱。

    “整理服装!”

    军官的口令,不断的传来。

    战士们很快有条不紊的将身上的各种装备,还有自己的军装,都整理完毕。整齐的服装,整齐的队列,整齐划一的指挥,加上虎贲饶刺刀的寒光,无形中给人一种萧杀的气氛。处于他们附近的登州战兵,自然是感受最深的了。

    这些登州战兵,想来就是卑着浮山城护卫队来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居然会在野外遇到。这时候,大部分的护卫队战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原来对面的这些家伙,就是准备来收拾自己的。不过,看他们被鞋子胖揍的熊样,还准备来收拾护卫队?护卫队绑起一只脚,都能打败你们!

    那边的登州战兵,也觉察到浮山城护卫队的不寻常之处。晕啊,前面的这些人,原来就是浮山城的那些“反贼”啊!当真是彪悍啊!居然连教子都被他们撵得满山跑。就是一个队列,都那么整齐,还带着浓浓的杀气。该死的。自己的任务,居然是去剿灭这些反贼这,那啥,,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一时间,所有的登州战兵,都情不自禁的觉得自己的奔梁骨有些发冷,一股股的寒意,从心底下涌起。刚才站在一旁,看护卫队的战士痛扁教子,感觉的确是很爽。但是,如果被痛扁的是自己,那就麻烦了。别看现在双方是井水不犯河水,拉开了一段距离,说不定一会儿,双方就要打起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护卫队这边,明显不惧,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连教子都收拾了,还怕你们这些战兵?

    至于登州战兵这边,士气明显要低落。晕,别人连轮子都收拾了,要收拾自己,还不是小菜一碟?有些比较聪明的士兵,甚至在异想天开,不知道护卫队还要不要人?如果要人的话。自己可以考虑投奔对方啊!能将轮子追得满山跑,哪怕是落草变成“反贼”也值得啊!这些战兵里面,其实也有很多孤家寡人,无牵无挂的。给谁卖命,完全是看他们各自的选择,忠心什么的,绝对是谈不上的。

    “列阵!”

    宋德钢也反应过来了,大叫不妙。

    他们的目的,可是来收拾张准的。然而,看对方的情形,已经是早有准备了。本来宋德钢以为,自己的这一趟差事,应该没有太大的难度。只要自己的三千战兵,还有鳌山卫、莱州府、莱州守备的兵力,集合到一起,总兵力是张准的几倍,收拾张准应该问题不大。谁能想到,张准居然连轮子都收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去收拾张准,那就真的是脑残了。

    一时间,宋德钢觉得自己的头皮,有点发冷的感觉。原来的预料,和现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宋德钢一时间还转不过弯来。收拾张准?怎么个收拾法?别人可是连轮子都撵得抱头鼠窜的人物啊!按照一般的推论,自己不如鞋子,教子不如张准,那自己,,

    好吧,尽管双方没有交手,宋德钢已经很自觉的甘拜下风了。山东有好几个游击将军,宋德钢自认自己肯定不是最出色的那个,但绝对是最有自知之明的那个。不必要的风头,不必要的冒险,不必要的差事,都是宋德钢没有兴趣的。所以,宋德钢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战绩,却也没有什么大的挫折,仕途一直顺顺利利的熬到游击的位置。现在,宋德钢同样不想有什么大的挫折。

    “将军,你看,”

    在宋德钢的旁边,一个千总低声的说道。

    这个千总也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一直跟随在宋德钢的身边做事,自然最懂得宋德钢的心思。他刚才观察宋德钢的脸色,就知道宋德钢是不想和张准纠缠了。护卫队将戟子撵得抱头鼠窜这一幕,给宋德钢的印象,实在是太深。

    很显然,他不愿意直接面对张准这样的恶人。

    果然,宋德钢沉吟说道:“小派人去跟张准通报一声,就说我想见他,有些要紧的事情想当面协商

    那个千总立刻答应着去了。

    很快,战兵就有了动

    一个战兵打着日月旗,来到张准的面并,转述了宋德钢的要求。

    “大人,那个宋德钢来了,说是有事想和你商量。他邀请你到他的军营里面去。”

    张潦云到来,向张准报告。

    “想要见我?”

    张准脸色阴沉的一笑。

    这个宋德钢,看来是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不愿意和自己交手。硬的不行,那只好来软的了。好吧,我也不愿意和你们动手。鳌山城的一大堆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完毕呢。

    张凌云说道:“对方是这么说的。”

    张准沉吟着说道:“跟他说,我们在阵前会面。

    深入敌阵的事情,张准是不会轻易答应的。他不怕冒险,但是,没必要的冒险,犯不着。他估计宋德钢的确是想和自己商量一些事情,而不是要趁机扣押自己。不过,世事难料,他又何必冒险?

    张凌云答应着去了。

    消息很快反馈到宋德钢那里。

    那个千总皱眉说道:“这个张准,好没规矩,将军要见他,他竟然不肯到来。难怪上头要围剿他,当真是没大没无法无天。”

    宋德钢不以为然的说道:“没关系,我在阵前见他。”

    那个千总担心的说道:“将军,万一对方,”

    宋德钢还是不以为然的说道:“他如果真的要杀我们,我们难道比鞋子还经打?他既然没有发动攻击,显然是不准备和我们动手。”

    那个千总想想也是。

    连凶神恶煞的教子,都被张准打得鸡飞狗跳,狼狈不堪的抱头鼠窜,何况是战斗力还远远不如轮子的登州战兵。对于自己麾下有几斤几两,这个小千总和游击将军一样清楚。吓唬吓唬老百姓,那是可以的。镇压一下闻香教起义,那也是可以的。但是,要是和鞋子放阵,那就万万不行了。看护卫队将鞋子打得崩溃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到底有多么的彪悍。要是现在护卫队冲过来,登州战兵大概也只有溃败的份。既然张准没有下令部队发起攻击,那说明双方还有转圈的余地。看来,这个张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进退的人物。既然不是真的二愣子,看来还是可以交流的。

    宋德钢单人匹马,从登州战兵的前面出来,来到两军中间的空地。

    张凌云远远的看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老宋,还有点胆量啊!”

    不知不觉间,堂堂的登州三品游击将军,在他的嘴巴里,就成了老宋这种完全是平级的称呼了。这也是护卫队的一种专利。只要是敌人,哪管你们原来是什么级别,只要是和咱作对的,都是这样的称呼。反正,真正打起来,你们根本不够看的。既然战斗力不如护卫队,当然就缺乏必要的尊重了。

    张准笑着说道:“老宋也是你叫的。没大没不知道规矩。”

    说罢,纵马而拜

    张凌云在后面吐了吐毒头,然后不以为然的笑起来。

    张准来到宋德钢的前面,打量一下对方。其实,宋德钢的外表,非常的普通,属于看过以后,转头就完全忘记的那种。根据情报资料显示,宋德钢原来是登州卫的指挥同知,后来调任威海卫指挥使,加授登州游击。之后一直驻守在登州的附近。

    明军有几套指挥体系,有战兵的,有边军的,有经营的,有卫所军的。每套指挥体系,各级军官的名称都不同。一般来说,战兵套用的,乃是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之类的头衔。如果这类头衔有其他的兼职,总副参游就不发钱粮,而是按照其他的头衔领取工资。比如说,宋德钢是威海卫指挥使,领取的就是威海卫指挥使的钱粮,这个游击将军是不领俸禄的。不过,既然是游击将军,那么,麾下几千战兵的钱粮,都要经他的手,稍稍扣除一下,自然也盆满钵满了。

    今天是除夕了,在此恭祝各位走过路过的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合家幸福!车子、票子、房子、女子、本子、位子、孩子。都是大大的有!新年期间,本人将会继续海量更新,希望大家看得爽快!要是看得满意的话,请留下你的票无论是月票触还是推荐票都大大的需要啊在其他网站看盗版的朋友,如果觉得本书还可以,请在注册一个账号,给我支持!只要推荐票就好!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