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明

第134章 被凌迟的猎手

拉丁海十三郎 Ctrl+D 收藏本站

    刺明无弹窗 (o134)

    【今天的第一更送到~~~~走过路过的兄弟,给力点收藏,给力点推荐啊!~~~】

    “红娘子!”

    “红娘子!”

    “红娘子!”

    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唤声中,张准等人缓缓的进入了古镇。

    透过黑压压的人头,张准远远的看过去,现在镇子的中间空地,搭了一个很高的高台,高出地面至少有两丈,宽大约五丈。这样一来,就算是站在很远的观众,都能够看到高台上的表演。

    在高台的两边,插着很多五颜六色的旗帜,旗帜上面有些奇怪的符号,有的像是星星,有的像是月亮,还有的像是一个个的人物,似乎代表某些特殊的含义。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些奇怪的符号,到底代表什么含义。

    张准等人来到高台的前面,看到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密密麻麻围满了人群。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高台上面。如痴如醉,神魂颠倒。还有人不断的向高台前面涌动,前面不断的传来各种各样的咒骂和惊叫,大概是挤得不行了。但是,这些不满的反抗的声音,很快就被各种各样的喝彩声给完全的盖过了。

    “好!”

    “厉害!”

    “太精彩了!”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一阵阵的喝彩声,从人群中爆出来,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不少人都看得如痴如醉,忘乎所以。对于后面张准等人的拥挤,大为不满。有人大声叫骂,还要动手。幸好,张准这边的人太多,还带着全副武装,才让这些人有所忌惮。然而,在推推搡搡之间,有些护卫队的战士,还是吃了一点暗亏。例如被对方掐了一下,捏了一把,打了一拳,踢了一脚,甚至,是狠狠的踩了一脚。当然,本着礼尚往来的传统精神,对方往往也好不到哪里去。

    彭勃气势汹汹的在前面开道,其他的战士成扇形展开。大家都平端着上了刺刀的虎贲铳,刀光闪闪,寒光熠熠,的确是震慑了不少人。很多人虽然心里大声叫骂,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向旁边让开。又有几个人狠狠的盯着张准,好像是要记住张准的模样,有机会的时候,报仇雪恨。

    当然,张准才不会在乎他们的目光。

    记恨他的人多了去了,还在乎你们几个?

    熙熙攘攘中,张准和战士们已经来到高台前面大约十丈的地方。

    张准抬头看去,竟然也被高台上的杂技吸引了。

    原来,那高台上面,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玩的应该是丝线和碟子的杂技。她手中的丝线,还有碟子,都好像是有魔法在支撑一样,灵活非常。尤其是碟子高高的抛起来以后,居然可以被软软的丝线,顶得在半空旋转,实在是让人惊叹。张准估计,杂技厉害到这样的程度,就算是后世的吴桥杂技团恐怕都要略输一筹。

    但见她一身白衣如雪,仪态秀丽,容貌端庄之中又暗透着英气,更显得俊俏可人。再看身材,又比那娇美的脸蛋更加成熟,有极丰满处,又有极纤柔处,体态曼妙撩人,实乃绝色。单纯就外貌而言,薛知蝶和她不相上下,都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人间尤物。但是,如果动作起来,薛知蝶就完全不是对手了。

    “白娘子的功夫就是厉害。”

    “她有什么厉害的?红娘子还没出场哪!”

    “红娘子什么时候出场?我都等不及了啊!”

    “老婆,快点出来,红娘子就要出场了啊!”

    ……

    人群中,又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

    听到“红娘子”三个字,张准内心再次微微一动。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明末的历史上,好像也有个红娘子……两者不会有什么关系吧?随即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联想。历史上的红娘子,应该是在河南出现的,怎么可能出现在山东呢?

    正要上前仔细的看个究竟,马轶忽然到来,低声说道:“大人,这边出了点事,杨伟国他们救下来一个人,来历不明,不知道如何处理,还请大人示下。”

    张准点点头,跟着马轶来到队伍的侧后。

    杨伟国、钟无影、刘吉祥等几个人都聚在一起,等待张准的到来。在他们中间的地面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年轻人处于昏迷状态,依稀能够判断出还有微弱的呼吸。因为受伤的关系,年轻人的脸色,显得相当的煞白,和浑身的暗红色血迹互相对比,格外的触目惊心。

    杨伟国报告说,这个年轻人,刚才跌跌撞撞的撞到他们的队伍中间,一头栽倒在地上,跟着就昏迷了过去。他们已经察看了年轻人的后面,没有现追兵。不过,因为年轻人什么话都来不及说,他们无法询问对方的身份。他们搜查过年轻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在古镇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所在,他们担心胡乱多管闲事,会给张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决定请示张准再做处理。

    张准蹲下身,察看年轻人的身体。

    年轻人的身上,的确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是两件破旧的麻布衣。撕开麻布衣以后,才现他的身上,居然全部都是一刀一刀的刀痕。刀痕密密麻麻的,却又不深,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凌迟,痛苦异常,却又死不掉。不知道谁会对他下手,而且还是如此残忍的毒手。

    张准站起来,沉声说道:“先将他弄醒过来。”

    杨伟国将年轻人抱起来,头稍微放高一点。马轶拧开随身携带的葫芦,给年轻人喂清水。钟无影则将自己的葫芦拧开,将一些清水倒在年轻人的脸上。

    护卫队的每个战士,都配备了一个葫芦,用来装清水饮用,就好像是后世的军用水壶。还别说,这种经过特别处理的葫芦,功能还是相当不错的,坚固耐用,轻易不会破裂,可以随便摔打。

    清水慢慢的灌下去,年轻人渐渐的恢复了神智。他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人,呼吸依然是非常的微弱。但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他的求生**非常的强烈。尽管身上有几百道的伤痕,他的生命力,依然如此的顽强。单是这一点,就让旁边的护卫队战士佩服。

    “不要管我……”年轻人嘶哑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马轶低沉的问道。

    “你们不要管我……我是从五莲山跑出来的……会给你们惹麻烦的……”年轻人继续说道,声音非常的微弱,断断续续,奄奄一息。不过,希望身边的人不要多管闲事的态度,却是非常明确的。看得出,他是不想连累更多的人。由此推断,他对自己的仇人,相当的忌惮。

    马轶看看张准的脸。

    张准冷静的点点头。

    马轶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看看马轶,又看看张准,又看看四周的护卫队战士,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叫独孤猎……五莲山的马贼在追杀我……他们随后就到……你们不要管我……免得惹上麻烦……”

    张准插口说道:“他们为什么追你?”

    独孤猎原本黯然无光的眼神,忽然爆出一丝丝的神采,苍白的脸颊也多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他的声音也变得坚定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因为我杀了他们的二当家……”

    周围的人浑身都是微微一震。

    他们不知道这个二当家是什么人物,猜测应该是马贼的二头领。难怪他的身上有那么多的伤痕,原来是结下了这样的深仇大恨。你将别人的老二干掉了,老大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你吧。要不然,在手下的面前,实在是太丢份了。这一刀一刀的凌迟,大概就是杀鸡儆猴的意思了。

    张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沉着的说道:“继续说。”

    独孤猎断断续续的说,他本来是五莲山西面山脚下的猎户,善射,是当地的一名好猎手。由于生活艰难,父母早已过世,只有他和妹妹两人相依为命。有一天,五莲山的匪徒,从山脚下路过,看中了他的本领,于是将他的妹妹强行带上山,威胁他加入马贼队伍。独孤猎没办法,只好顺从了马贼,当了一名马弓手。

    独孤猎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箭术,可以守护妹妹的安全。没想到,一次出征回来,他现自己的妹妹,居然跳崖自杀了。一问之下才得知,是马贼的二当家对他的妹妹产生了邪念,强行将她糟蹋了。他的妹妹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愤而跳崖自杀。他一怒之下,用弓箭射杀了二当家,为自己的妹妹报仇,然后逃了出来。

    但是,山贼的势力强大,人数众多,其中精通跟踪术的人也不少。他没有跑出多远,就被抓了回去。大当家下令将他凌迟处死,以儆效尤。幸好,他逃生的本领很强,趁着守卫和女人胡天混地的时候,愣是从黑牢里面跑了出来。跌跌撞撞间,他逃到了古镇。大当家带领的追兵,就在他的后面不远,很快就会杀到。

    【今天的第一更送到~~~~走过路过的兄弟,给力点收藏,给力点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