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明

第97章 这个人间尤物只能看不能吃

拉丁海十三郎 Ctrl+D 收藏本站

    刺明无弹窗 (oo97)

    【今天的第三更送到,求收藏,求推荐~~~~】

    姬玉情深深的凝视着张准,好像有些搞不懂,他为什么能够如此坦然处之。她深沉的说道:“张准,你难道真的没有意识到,你是在做什么吗?你是在造反!这是诛九族的大罪!没有人能够饶恕你!朝廷的大军很快就会开到,将你们碾成齑粉!若是马大人、朱大人能够为你尽量开脱,或许你还能苟且偷生。若不然,这浮山城里面的一切,都是要夷为平地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张准打了个哈欠,对姬玉情的话只当做是耳边风,漫不经心的说道:“大厦将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们这等小鱼小虾,请各位大人不要放在眼里了,还是好好的想想,怎么对抗鞑子,怎么平息陕西的民乱吧。搞不好,乱军就要杀入北京,鞑子也要进入中原。姬老板,明年你到底还来不来?”

    姬玉情冷冷的说道:“如果明年你还活着的话,我一定会来的。”

    张准微微一笑,充满自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约定,明年不见不散了!”

    姬玉情轻蔑一笑,上了马车。

    “哒哒哒……”

    马蹄声清脆,马车渐渐的远去。

    看着姬玉情袅娜的背影消失在车帘的后面,张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个女人,真是个人间尤物,多看两眼,那也是赏心悦目的。至于她和什么人有交往,那没有关系。对方的后台越大,调戏起来不是越有味道么?靠,几年的时间没近女色,真是越来越堕落了……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张准下意识的回头。

    得,又是一个人间尤物。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人间尤物,和刚才的那个相比,味道就有点生涩了。绝对是只能看不能吃的那一种。嗯,准确来说,连看都要隐蔽一点。刚才的那个,偶尔可以调戏一下,心旷神怡,养气提神。眼前的这个,却是万万调戏不得的,否则,一会儿可能又要闹出上吊、割脉、跳井、跳海等风波来。

    薛知蝶站在他身后不足一丈的地方,脸色有些不好。显然,张准刚才的神态,还有和姬玉情说话的语调,她都听到了。本来是挺感激的张准顶着对方的压力不放人的,可是听到张准的油嘴滑舌,心里就不爽了。她可是性情中人,喜怒都形于色,心里不爽,马上就体现出来了。

    张准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随口说道:“好久不见。”

    薛知蝶语调有些僵硬的讽刺着说道:“你既然那么喜欢她,怎么不送她出城呢?从这里送到即墨县城,有足足一天的相处时间呢!你和她一起坐在马车里,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你挨我一下,我靠你一下,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张准慢悠悠的说道:“古人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没关系,我们明年还会再见的。不急,不急,咱真的是一点都不急。”

    薛知蝶冷笑着说道:“你真的相信她明年还会来?”

    张准踌躇满志的说道:“我是相信我自己。”

    薛知蝶冷冷的说道:“你知道她是谁?”

    张准摇头说道:“不知道。这,有关系吗?”

    薛知蝶狠狠的盯着他,不知道张准的哪句话,又让她心里不舒服了。薛大小姐要是心里不舒服,那是绝对藏不住话的,有什么就说什么。只听到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她是金陵最大青楼雨情楼的老板!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南京司礼监掌印太监韩赞周的干女儿!”

    张准有些诧异的说道:“是吗?”

    他知道明朝在南京还有另外一套完善的行政机构,除了皇帝,其他的职务全部都有。尽管权力不能和北京相比,在南直隶境内,却也是相当显赫的。江南地区的很多事务,都是先报到南京处理,然后再报到北京的。有时候,南京自己就可以将事情处理了。

    南京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地位当然不如北京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力相差太多。不过,在南直隶地区,却也算得上是巨头中的巨头了。除了南京镇守太监,没有人的权力比他更大,甚至南京守备都要看他的脸色,其他的官员就更加不用说了。

    没想到,姬玉情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来头。什么干女儿,张准是肯定不信的,女人还差不多。不过,一个太监的女人……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这个……那啥……还能用吗?嗯,明年要是看到她,还真要讨教一下,那可是高难度的动作啊!以后自己年数高了,说不定还可以派上用场。

    ……有点龌龊了。

    薛知蝶鼻孔里轻轻的哼了一声,似乎有些嗤之以鼻。好在,她总算明白,是张准拒绝了对方的要求,将她们两个收留了下来。如果张准答应对方的条件,她们俩还真是要落入魔掌了。来自马士英和韩赞周的压力有多大,她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张准才会不将马士英和韩赞周当一回事。

    张准习惯性的看看薛知蝶的胸脯,暗中和姬玉情悄悄的对比一下,现两人还真是难分伯仲,姬玉情胜在神态暧昧,烟视媚行,薛知蝶胜在年轻,有潜质。蓦然察觉到薛知蝶愤怒的目光,张准急忙收回心神,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有事找我?”

    薛知蝶对张准的目光是又恨又怒,忍不住就要踢他两脚,警告他不要对自己无礼。自己可不是姬玉情那样的贱女人。好在总算忍住,没好气的说道:“我刚才去匠作坊那边转了一圈,现那边堆了很多柞木,是你让他们将崂山上的柞木砍掉的?”

    张准随口说道:“不是我的命令。制造火枪需要木料,自然有人上山去砍伐。这种小事,也需要我的命令吗?”

    狐疑的看看她,张准诧异的说道:“你管这个做什么啊?他们砍几根树木也犯着你了?”

    薛知蝶瞪着他,好像又有些母老虎的味道了,硬邦邦的说道:“你将柞木都砍光了,以后怎么造船?”

    张准随口说道:“柞木和造船有什么关系?柞木可以造船吗?”

    薛知蝶气得脸色有些涨红,原本丰满的胸脯,情不自禁的挺拔起来,越的丰满,仿佛随时都会破衣欲出。现在是夏天,大家都穿得少,没有了厚衣服的束缚,薄薄的衣物能不能撑着两座挺拔的乳峰,还真是不好说。幸好,薛知蝶愤怒中,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否则,又要暴走了。她大声说道:“柞木在西方又叫做橡木!是造船的上好材料!你学识过人,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张准微微一愣。

    柞木居然就是橡木?

    不可能啊,自己不可能弄错的。

    柞木是柞木,橡木是橡木,两者绝对是不同样的!

    幸好,薛知蝶接着说道:“咱们中原没有纯正的橡木,柞木和橡木虽然外表有区别,其实都属于同一种类型,都防水,耐腐蚀,大部分的船只,都是用柞木做出来的。”

    张准点点头,随即说道:“咱们不缺造船木料啊!”

    他知道造船的确需要大量的木料,十八世纪英国海军大量建造大型战列舰的时候,将很多原始森林都砍伐光了。最后,甚至不得不跑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去砍伐他国的原始森林。但是,对于国内的木船,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张准还真是没有研究过。

    在张准看来,一个中国就相当于两个欧洲,森林众多,各种木头材料多的是。好像从来没有人说过,咱中国的造船材料会缺乏的。历史文献中,一般都是动辄就建造几千艘的船只,木料要多少有多少。甚至连南宋那样的偏安一隅的国家,都没有说缺乏木材的。

    薛知蝶瞪了张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山东本地能够用来造船的木料少之又少?你现在都浪费掉了,以后还怎么造船?难道以后所有的造船木料,你都用银子购买吗?你有那么多的银子吗?”

    张准沉吟片刻,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山东地区森林的确不多,直径一米以上的大树,更是稀少。要是现在就浪费掉了,以后就得到辽东去找木料了。江南没有木料,西面被起义军封锁了,北面是朝廷大军,权衡之下,还是从辽东找木料比较方便。可是辽东又控制在鞑子的手中,到那里去砍伐木料,难度同样不小。看来,这木料还真是要节省一点。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张准立刻说道:“你说得对,我立刻下令,不许砍伐柞木。要是砍错了,也不能使用,暂时存放起来。”

    薛知蝶没有想到张准这么好相与,一时间倒是没有话说。

    张准好奇的说道:“你还有事吗?”

    薛知蝶下意识的说道:“没……”

    张准便挥挥手,随口说道:“那你忙去吧。”

    薛知蝶微微涨红了脸,欲言又止。

    她又给张准的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给伤害了,张准这是随手打她滚蛋呢!薛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礼遇”?想要作,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作不起来。无奈之下,只好跺跺脚,转身急匆匆的去了。

    张准确实没有将薛知蝶的反应放在心上,等她走了以后,忍不住又开始不纯洁的猜测姬玉情和太监间的那个互动……嗯……又龌龊了

    ……忽然背后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薛凝影抿嘴在笑。

    【今天的第三更送到,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