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八章 我信你!

雪妩2017-2-22 16:53:12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却不似他那般轻松,皱着眉头,神色疑惑,是谁派人来杀她?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

  ??完颜昊心急如焚,纵身赶回贤王府中时,却见刀光剑影,一个青衣少年正自迎战两个黑衣蒙面人,而赵溪月站在一旁,完好无损,那持剑护在她身周的少年正是自己的好友——檀飞扬。

  ??

  ??他正待加入战团,却见月儿对飞扬倍加关心,而飞扬亦是含情脉脉,看到眼前的景像,完颜昊不禁心中一痛,他想了想,急忙闪身躲到了一旁幽暗的墙角处。

  ??

  ??小玉和几个仆人早已听到打斗声,躲在远处的窗下、门缝中,心惊胆颤地望着几人从房内打到房外,最后只剩下檀飞扬和一名黑衣人持剑对峙在树下。

  ??

  ??檀飞扬眉宇轻扬,望着黑衣人,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杀月儿的?”

  ??

  ??那黑衣人黝亮的眸子,眨了眨,持剑的手猛地一提,脚下发力,已然不顾一切地向檀飞扬直扑而来。

  ??

  ??电光石火间,二人已然又能交手了二十余招,檀飞扬猛地斜飞一脚,踢中了黑衣人的胸部,同时一招“白云贯顶”一剑当头斩下,只见黑衣人胸中一物,突地一声,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完颜昊藏身的墙角飞去,紧接着一声闷哼,那黑衣人脑浆迸裂,倒地惨死。

  ??

  ??完颜昊急忙拾起那黑衣人飞落的物品一看,原来是一块半个手掌大的小小银牌,他借着月光一看,心里不禁一惊,好熟悉!那银牌上刻着几个文字,看样子不像是女真文字(因那时女真还没有明确的文字),亦不像是汉文,倒像是,对了,是西夏文!

  ??

  ??另一边,檀飞扬还剑入鞘,才陡觉伤口疼痛难忍,他一手捂着左肋处,蹲了下来。赵溪月急忙在房里拿出金创药,跑到了檀飞扬身边。

  ??

  ??赵溪月急忙跑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肩膀,焦急地问:“飞扬,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很痛吗?”

  ??

  ??檀飞扬忍痛对着赵溪月笑道:“没事,别担心。”脸上神情却越发扭曲,额上汗珠亦滚滚而落,脸色也在瞬间变得异常苍白。

  ??

  ??赵溪月将他搀扶到房中,替他清理了下伤口处,将金创药给他敷上,包扎好,小玉和几个仆人见外面终于风平浪静了,才战战兢兢地跑了出来。小玉急道:“月——”却发现有好几个人在场,急忙改口:“娘娘,你没伤着吧?”

  ??

  ??赵溪月温和地摇了摇头,继续为檀飞扬裹着伤。小玉这才注意到檀飞扬狰狞的脸色和触目惊心的伤口,惊道:“小郡王,你的伤——”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大声,急忙住了口。

  ??

  ??檀飞扬忍住剧痛,抬头望了望小玉等人,再看了看那两具尸体,道:“小玉,你们几个快将那两具尸体埋到后院去!把屋子打扫干净,不要让人看见!”

  ??

  ??说罢,檀飞扬背靠在床上,望着赵溪月,疑道:“月儿,你知不知道谁要杀你?”

  ??

  ??赵溪月闻言,握着纱布的手一滞,愣了一下,眼中一片迷茫,“我也不知道!”说罢,眼中突然精光一闪,直视着檀飞扬道:“飞扬,当日我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醒来后就在天牢里了,你相不相信我没有刺杀阿昊的父皇?”

  ??

  ??檀飞扬看着她茫然的眼神,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怜惜,目光中透出暖暖的笑意,道:“我相信!”

  ??

  ??“真的!?”赵溪月眼中闪现出欣喜的光,双手握住檀飞扬的臂膊,连声道,“你真的相信我?”

  ??

  ??檀飞扬被她猛力一拽,牵动了肋下的伤口,只见他轻咬着薄唇,似很痛苦般,紧皱着眉头。赵溪月急忙放开手,连声道歉:“对不起!飞扬,是我不好,弄疼你了!”

  ??

  ??檀飞扬自认识赵溪月以来,从未见她对自己如此和言悦色,心下欢喜异常,连忙道:“我不痛,月儿!只要有你在身边,看着你,就是再大的痛苦,我也能够承受!”

  ??

  ??完颜昊早已飞身上了屋顶,趴在那个大窟窿边,将房中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越看他的心越痛,想不到飞扬竟然能想都不想就说出“我相信你”的话来,而月儿听到飞扬的话那惊喜的表情竟然刺得完颜昊心中一阵生疼。

  ??

  ??赵溪月看着一脸虔诚的檀飞扬,心中忽然飘过那冷酷、俊美的脸庞,心中猛地一痛,眼中神色顿时黯然,垂下眼自语道:“可惜他不相信我!”

  ??

  ??檀飞扬看着她提起完颜昊时,那样落漠的表情,联系起刚才伏于房顶上偷听到的他俩的谈话,心中一叹,突然抓住赵溪月的手,道:“月儿,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你去天涯,我便护你去天涯!”

  ??

  ??赵溪月闻言一震,手动了动,却最终没有抽出来,她呆了呆,茫然道:“走!?”离开这里,就永远见不到阿昊了啊!其实在前些日子,她到是很想走的。因为她听说,她的九哥,也就是当年的康王赵构,已然在临安称帝。她好想回到宋国,好想回到疼爱她的九哥那里。

  ??

  ??可是,现在她自己已经真正地爱上了完颜昊,已经将心掉落在了这个异国他乡!再说,这时候走,岂不是让完颜昊一辈子误会她是刺杀他父亲的凶手!

  ??

  ??赵溪月犹豫了,她轻轻地道:“飞扬,现在还不是时候!飞扬,你能帮我个忙吗?”檀飞扬说出那句话时,本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这时听到她要自己帮忙,当然非常乐意,急忙道:“什么事?你尽管说!”

  ??

  ??赵溪月道:“帮我去查清当日刺杀的真相!当日我只感觉昏昏沉沉的,后来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在了天牢里了!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

  ??檀飞扬正色道:“当然,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罢,站起身来。赵溪月一脸担忧地望着他肋下,道:“可是,你的伤——”檀飞扬笑了笑,忍着痛,挺直了腰板,望了望敞亮的房顶,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月儿,你到其他房里去休息吧!明早再叫仆人把房顶补一补!”

  ??

  ??说罢,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