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六十三章 聚仙楼私会

雪妩2017-2-22 16:33:4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日,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柳絮轻摆。

  ??阿卓提着一个小篮子,悄悄地溜出了王府。

  ??一路上,她都非常警觉,不住地停下来打量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拓拔的贴身亲卫柯纫,奉命跟踪阿卓,阿卓一回头张望,他便闪身躲进一旁可以遮蔽的地方,或者装作在小摊前,挑选玉饰等物品的样子。

  ??他的轻功和化妆功夫都是一流的,是以,跟了三条街,也没有被阿卓发现。

  ??

  ??阿卓在一个卖烧饼的小摊前停住了脚步,暖和的阳光轻轻洒在她秀丽的脸庞上,映起一抹淡淡的红晕,她的眉头突然皱了皱,眼睛微微后斜,身体去一动不动地,全身的肌肉却已然绷紧。

  ??柯纫急忙闪身在街边一处卖绸缎的小摊前,装作挑选绸缎。

  ??烧饼摊前香味缭绕,卖烧饼的小贩,正自己热情的吆喝着:“卖烧饼喽,买烧饼哦!”见阿卓停在烧饼摊前一动不动,以为她正在挣扎要不要买,小贩急忙热情地招呼道:“姑娘,买烧饼啊!又香又脆的烧饼呢!”

  ??阿卓这时才抬眼看了看他,掏出一文钱来,递于小贩,道:“来一个烧饼!”边说话,眼睛却向那绸缎铺睨去。

  ??“好嘞!”小贩马上包好了一个烧饼,递给阿卓,道:“姑娘,请拿好了!”

  ??阿卓拿着烧饼,却并没有心思吃,她只觉得背后如芒刺般的眼睛,正目不转眼地盯着自己。

  ??阿卓心里一惊,是谁在跟踪自己?难道说王爷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吗?

  ??怎么办?怎么才能甩掉背后紧跟着自己的那个人?

  ??阿卓一边思虑,一边往前走,却故意放缓了步子,她望了望前方,马上就快到约好的地点聚仙楼了,再不想到办法的话,岂不是要被拆穿了。

  ??

  ??一辆华丽的马车自前方驶来,阿卓眼前顿时一亮,脑中灵光一闪,已然计上心来,她缓缓地将手伸向头上的银色发钗,轻轻地拔了下来,握在手中。

  ??待马车渐渐驶近,路过她身旁时,阿卓,突然将手中银钗使力向马臀刺去。

  ??马儿吃痛,发疯似地乱奔,一路上撞翻了不少小摊,车夫吃了一吓,急忙使劲拉住马僵,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马儿依然狂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阿卓趁乱拐进了一条小巷子,望了望正自四处张望,一脸窝火的柯纫,得意地笑了笑,从小巷子径直向前行去,又再拐过了两条街,尔后,来到了京城有名的酒楼——聚仙楼。

  ??

  ??阿卓快步来到早已约好的楼上第二间雅间,轻轻叩门。

  ??房内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进来!”阿卓皱了皱眉,心里生疑:不是景元的声音!是设也马,怎么会是他亲自来?

  ??阿卓一边想着,一边推门而入,雅间里的华丽餐桌旁,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华服青年,赫然斜卧在一张竹编凉椅上,半眯着眼,正有滋有味地吃着身旁侍女喂到嘴里的苹果片。

  ??果然是设也马!也只有他会在谈如此机密之事时,还带着贴身侍女来,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如果不是他的养父兀术,他恐怕早就被完颜昊给揪出来了。

  ??阿卓略一皱眉,上前一步,福了一礼,恭敬地道:“奴婢阿卓参见王爷!”

  ??设也马轻轻睁开眼睛,对着阿卓,淫邪地一笑:“来了!”

  ??阿卓神色微敛,不想设也马却突然跳起身来,一把扯住阿卓的臂膀,将她拉入怀中,淫笑道:“阿卓,我的小美人儿,可把我想死了!”

  ??阿卓急忙挣脱设也马站起身来,面色一整,正色道:“王爷,正事要紧!”

  ??设也马微微不悦,却也不好发作,懒懒地道:“说吧!”

  ??阿卓心中还惦念着景元的行踪,他也没有通知自己,他今天不会来啊?阿卓道:“请问王爷,今天怎么不是陆管事来啊?”

  ??设也马又不禁调笑道:“那是因为本王想你啊!所以,就自己亲自来了!”

  ??阿卓听得头皮一阵发麻,直欲作呕,面上却丝毫也看不出来,只见她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的那两个设也马的随身侍卫和侍女后,将眼光定格在设也马脸上,却并不急于说话。

  ??设也马会意,轻轻一挥手,那两名侍卫和侍女便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阿卓与设也马两人。阿卓上前四下里瞧了瞧,仔细检查了一下,又将窗户关好,这才道:“王爷,我昨日偷听到,贤王好像已经知道兵工厂的具体地点了,准备近日就要行动了。”

  ??设也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地道:“是么?他真的找到了?嗯,我会通知父王想出应对之策的。”

  ??阿卓看着设也马没有一丝担心的神情,心里却比他还急,想再提醒设也马一下,却知道他一贯如此,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阿卓恭敬地道:“王爷,那奴婢就先回去了!”说罢,转身欲走。

  ??却不想,身子突然倾斜、下沉,原来是被设也马大力地扯入了怀中。设也马的嘴已然欺上她娇巧的红唇。

  ??阿卓奋力挣扎,一边道:“王爷,请不要这样!”

  ??她的话并没有使设也马停下手中的动作,只见设也马亲吻不成,便将她打横抱起,走向雅间里供客人临时休息的软塌。

  ??设也马将阿卓往软塌上一放,三两下便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阿卓看着眼前兽性大发的设也马,知道接下来,又将重演当初的噩梦,可是,已经忍了这许久,难道还不能再忍一忍吗!

  ??她终于放弃了挣扎,任设也马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下。

  ??粉嫩的**便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空气中,设也马俯身轻轻含住那含苞欲放的蓓蕾,吮吸至挺立,阿卓的手紧紧攥起拳头,眼中恨意充盈:设也马,终有一天,我会叫你十倍奉还!

  ??

  ??阿卓走在大街上,她还在考虑回去如何应对已经被怀疑的问题。如果完颜昊问起自己今天去哪里了,她该如何回答。

  ??正自一筹莫展之际,街边一个衣衫破乱、披散着长发的少女却无意中引起了她的注意。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