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五章 试探他的心

雪妩2017-2-22 17:14:40Ctrl+D 收藏本站

萧峻如一阵风似地掠过了盛开着荷花的碧池,穿过茂密的葱林,来到那几间熟悉的草屋前。

  两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正在屋前的花丛给花浇着水,见有陌生人前来。

  “奶奶!”扎着小辨子的女孩儿一溜烟儿朝另一间草屋跑去。

  其中那个男孩子,睁着一双宝石般黑亮的眸子,望向萧峻,甜甜的童音中带着愤怒,“你们又来干什么?你们为什么带走我娘?”

  萧峻闻言一愕,不用别人说,他也能猜得出来,这两个孩子就是完颜昊和月儿的孩子。可听这孩子的口气,月儿已经被人抓走了,他还是来迟了一步么?可为什么这两个孩子却完好无损地在这里呢?

  萧峻正想细问,这时那个女孩儿已经牵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走了过来,他心中陡地一震,八年不见,娘亲她竟然老了这许多。

  萧大娘眼望着眼前这个一脸大胡子的人,奇特的熟悉感直透心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萧峻镇定了下心神,清了清嗓子,故意压低声音道,“大娘,我是徐猛的朋友,在半路上闻听朝廷的人前来蝴蝶谷找鬼医,所以特地前来通知他!”

  “哦!?”萧大娘有些狐疑,“他们外出还没有回来!鬼医早在三年前去逝,他们带走了月儿!”

  “什么?”虽然刚才已经在小男孩的口中得知了一点消息,可是现在由萧大娘亲口说出来,萧峻还是觉得难以置信,自己又来迟了,“他们只带走了月儿吗?”

  “是的,七年前,鬼医收了月儿为徒,他们说是要去宫中给什么人治病,所以就带她走了。现在环环已经去外面通知昊儿和阿猛他们了!”萧大娘叹了口气又道,“请问,阁下叫什么名字,阿猛回来,我也好给他说啊!”

  “就说是当年军中的兄弟吧!大娘,你要多保重啊!我走了!”萧峻眼中饱含着担忧的目光,狠了狠心,头也不回地飞掠而去。

  萧大娘愣在当场,努力地回忆着刚才这个人的样貌,怎么那么面熟呢?突然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大叫:“峻儿!”可诺大的蝴蝶谷中哪还有萧峻的身影。

  萧峻掠出蝴蝶谷,来到陆盈兰栖身的小山包,却发现那里早没了陆盈兰的踪影。他心下一阵惶急,四下里一望,突然发现一个物事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闪闪发亮。他急忙上前拾起来一看,认出那物事正是陆盈兰的一只耳环。

  萧峻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再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一个人不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啊?难道陆盈兰被人绑架了?

  山间小道中,陆盈兰和林展两人分乘在两匹马上,并排前行,缓缓叙话。

  “师妹,我们就这样走了。那大胡子能跟得上来吗?”林展眉头微皱,忧心忡忡地道。

  “我留下的记号,足够他找来了。如果他连这点本事都没,还怎么走镖啊!”陆盈兰的半边脸颊映照在朝阳的光晕中,显得格外娇俏可人。林展一时看得呆了。

  “师妹,你这被绑架的事怎么收场啊?你想过没有!”林展想到陆盈兰竟然制造被绑架的假象来欺骗那大胡子,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哎呀!师兄你多虑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烦来明日忧嘛!”陆盈兰说着突然眼珠儿轻转,斜睨向林展,“师兄,我觉得我们应该把那个游戏规则改一改!”

  “哦?你想怎么改?”林展迎上陆盈兰墨色的眸,看着她一脸狡黠的笑容,知道她定然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不由得想逗她一逗。

  “不如,我们改成只要我拿到他身上最心爱的东西,就算赢了!好不好?”陆盈兰狡黠地笑着,一双黑亮的眸看在林展眼里,竟似有某种说不出的魔力般吸引着他无法自拔。

  “那不是太便宜你了!以你绝色神偷的身手,还怕偷不到吗?”林展笑着,驳回了她的要求。

  “什么啊!那只要我不用偷就行啦!我叫他心甘情愿地送给我,这样总可以了吧?”陆盈兰噘着嘴,脑海中却灵光一闪:哼哼!我不偷,可是没说过我不骗!嘻嘻,我把他的东西骗到手后,也算赢了师兄啦!

  “好啊!我同意!”林展其实也不愿意萧峻占到陆盈兰的便宜,这样的规定正符合他的想法。

  “抓住他们!别让秀女跑了!”一阵呼喝声自不远处传来,带着冷厉的气息。声落处,只见一队衙役追赶着一对青年男女自前方向陆林二人跑来。

  不多时,那对青年男女便冲到了陆盈兰和林展的马蹄前,而那一队衙役也在同一时刻追上了他俩。那对青年男女无助地站在小道上,惊恐地望着来抓他们的衙役。

  只见那领头的看起来如师爷模样的中年男子抚须笑着走上前去,望着此时如惊弓之鸟的二人,冷冷地道:“玲珑,你作为本县的秀女,竟敢与人私奔,来人,给我押回去!”

  两名衙役马上听命上前,走向那叫玲珑的女子。眼看那两名衙役就要靠近玲珑,她身边那名样貌清俊的年轻男子,急忙挡在她身前,大声道:“有我在,我不许你们带走玲珑!”

  “凭你!?”两名衙役狞笑着,只见其中一名衙役一拳就向那男子挥将上去。拳风凌厉而至,而那男子显然不会武功,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眼看着就要被铁拳砸中。

  后面一众衙役也自认为将要得趁,都狞笑着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只听“嗖”的一声,长鞭带起一阵劲风,扫在了那衙役的手掌上,那衙役痛呼一声,手掌处已然映出了一条血痕。

  “叫你欺负人!”陆盈兰噘着樱桃小嘴,冷冷地看向那衙役,眼中满含骄傲之意。

  “你是哪来的黄毛丫头?竟敢和官府作对!”见自己手下的衙役受伤,那师爷再也站不住了,冷哼着看向陆盈兰。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