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三章 被盗的婴孩

雪妩2017-2-22 17:13:47Ctrl+D 收藏本站

“大胡子!大胡子!咳、咳,等等我啊!”陆盈兰紧追在萧峻身后,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在路边停了下来,望着如一阵风般前行的萧峻大叫。猛地踢到了路边的一根木桩,绊倒在地,她轻呼一声,跪在了地上,俏脸因为气愤而泛起潮红,反而显得更加亮丽迷人了。

  萧峻闻声停了下来,转过头,望向弯着纤腰,不住呼痛的陆盈兰,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回身去扶她的意思,只是冷冷地望着她:“你没有事吧?”

  陆盈兰见他竟然没有要来扶起自己的意思,心中顿时气愤填膺,恨恨地望向萧峻,怒声道:“没有事才怪,你试一下啊!”说着,竟捂着脚就地坐下,不准备起来了。

  萧峻无奈,皱了皱眉头,退后几步,来到陆盈兰身旁,也不弯腰,望着向她,冷声道:“起来!”

  陆盈兰望了萧峻一眼,正想撒娇说:你拉我起来!却发现萧峻竟然转过身去,准备离去,不管她了。陆盈兰急忙爬将起来,却在站起来的瞬间,猛地一呼“哎哟!”。

  萧峻一惊闻声转过身去,看着陆盈兰踮着脚,一拐一拐地准备跟上他,不禁一皱眉,上前拉着她的手,将她扶了起来,道:“怎么了?”

  陆盈兰噘起樱桃小嘴,怒道:“你是瞎子吗?没看见我的脚崴了吗?”萧峻皱紧了浓密的剑眉,闷声道:“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想怎么样?”

  陆盈兰借着他的手攀扶起来,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盯着萧峻被胡须覆盖的脸,娇声道:“我要你背我!”嘴里虽这样说,心中却不禁暗想:臭大胡子,本姑娘如果不是想赢了师兄的话,怎么能让你占了便宜去!

  萧峻闻言一愣,立马垂下眼,冷声道:“我为什么要背你,你自己走不了吗?”说罢,径直走到一旁,折下一枝树干,递给陆盈兰,冷冷地道:“用这个拄着走吧!”

  陆盈兰没有去接那树枝拐杖,却瞪大了眼睛,看向萧峻:“你是不是冷血的啊~!我都这样了,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萧峻没有理会她,将树干掷于她身旁,便径直向前走去。陆盈兰后面的话,便噎进了喉咙里,看着去如疾风的萧峻,无奈地将树干捡了起来,忍着痛,向前走,不想刚走了几步,便又跌倒在地。

  萧峻回过头来,看着轻咬着红唇的陆盈兰,皱了皱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大步走回她身边,蹲下了身子,道:“上来!”

  陆盈兰愣了下,随即爬上了萧峻的背。

  初春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路边映出他们的倒影来。萧峻抬头望了望,前方不远处有一凉亭,正好歇一下脚。等过了这片山林,便在前方市集买辆马车,也好方便行路。

  大老远便听婴孩的哭声,萧峻寻声望去,却见亭中已然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孩,正在那里不停地摇晃着,嘴里滴咕着:“不要哭了,别哭了啊!”

  走进凉亭中,萧峻将陆盈兰放了下来,看向那抱着婴孩的年轻人,只见他身着一袭青灰色衫子,眉头紧皱着,不停地摇晃着婴孩,希望以此来止住他的哭声,可那婴孩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那年轻人见凉亭中来了两个陌生人,眼神闪烁了一下,急忙又转过眼去望着怀中的婴孩,摇晃起来,心中却提高了警惕。

  陆盈兰看不下去了,望向那年轻人,冷声道:“他是饿了吧!你老摇他也无济于事啊!快让他娘亲给他喂奶吧!”

  那年轻人一听陆盈兰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即便陪着笑脸道:“呵呵,是啊!我太粗心了,都不知道他饿了呢!我这就回家去!”说罢,就要走出凉亭。

  那婴孩却在他的怀中挣扎起来,伸出细嫩的小手,不住地想抓扯他的脸发,婴孩手腕上的铃铛也在婴孩的扭动中,响了起来,清脆悦耳。

  萧惊猛地一惊,那铃铛怎么少了一个,看起来好眼熟,他心中发怔,立马大叫:“兄台,等一下!”

  那年轻人心中本就发虚,听他招呼自己,脚下不由一滞,转过头,见他脸上凌厉的神色,吓了一跳,以为他知道了自己做的勾当,急忙发足前奔。

  萧峻一惊,知他心里肯定有鬼,这婴孩难道不是他的孩子?他一个纵身,已然腾空而起,跳到了那年轻人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声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那年轻人急道:“当然是我的!”说罢,就要冲过去。萧峻长剑陡地出鞘,剑光森寒,直指那年轻人,冷声道:“不说,我便杀了你!”

  那年轻人陡地跪了下来,一脸痞态,连声道:“大侠饶命,这是我偷来的小孩,准备到婴儿市场去卖掉的!大侠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说罢,将孩子递给萧峻。

  萧峻也无意伤他性命,接过孩子,抱在手中,那婴孩竟然奇迹般地停止了啼哭。萧峻冷声道:“今天暂且饶你一命,以后再犯,我定不饶你!还不快滚!”

  那年轻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开去,萧峻回到亭中坐下,捻起婴孩手腕上的铃铛,仔细瞧了瞧,果然在镯子上刻着一个‘徐’字,他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陆盈兰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他,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而是他偷来的啊?”

  萧峻笑了笑,轻轻捏着那婴孩的粉嫩的小脸,道:“这个婴孩应该是我朋友的!”他心里暗道,想不到鬼医终于将环环公主的不育症给治好了啊!

  陆盈兰更加奇怪了,问:“你知道那么肯定?”萧峻指了指婴孩手上的铃铛,道:“你看,这手镯上少了一个铃铛,镯身上刻着一个‘徐’字,而我那朋友有一个这样的手镯,是他娘留给他的,他就姓徐!”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