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二章 没有心的人

雪妩2017-2-22 17:13:20Ctrl+D 收藏本站

她呆愣着闭上了眼,半响却没有大手接触脸颊的刺痛,睁开眼来,才发现萧峻已然在距自己脸颊一拳之远的距离外,停了下来,无奈地放下了手来。

  萧峻眼中光芒顿敛,神色郁郁,半响后,他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道:“好,我接这趟镖!走吧!”说罢,转身便向门外走去。是啊!那里没有月儿,自己还怕什么呢?现在自己这副样子,恐怕连娘亲见到自己,也会认不出来了吧!

  陆盈兰见此情景,猛地一愣,随即紧跟在他的后面,不住地道:“不会吧!现在就走,你不收拾点衣物吗?”萧峻却头也不回地迈出了大门,陆盈兰无奈,急忙追了出去,大叫:“等等我啊!”

  入夜。凉凉的风划过窗畔,将屋中微弱的烛光拂得一黯,摇曳了一下,才又重新亮了起来。

  萧峻站起身来,将窗户拉上,在拉上窗户的一瞬间,他眼中神色一滞,望向檐下那一闪即逝的黑影,冷厉的眸子,瞬间如冰雪凝结。终于窗户轻轻关上,那黑影亦以闪电般的速度爬上了屋顶。

  好绝纱的轻功!萧峻在心里一叹,要不是自己细心的话,是根本不会发觉的。这个黑影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着他们?

  萧峻沉思着转过身来,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将手支撑在额前,假寐!这个女人,非要自己和她在一间房里,说是什么万一有人对她不利的话,他可以随时保护她!本来,他还不以为然,可是刚才发现了那个檐下的黑影,萧峻却不敢掉以轻心了。

  陆盈兰坐在床边,斜眼向那屋顶轻看了下。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能感觉到师兄就在上面。他在看自己能不能将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的心偷到。而他们约定的偷心标准便是将这个男人弄上床,乖乖地自己脱了衣服。

  陆盈兰美丽的樱桃小嘴轻轻一扯,露出一抹胜利在望的笑容,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躺到床上,望着萧峻,笑道:“嗨,大胡子,地下冷,到床上来睡吧!”

  萧峻闻言抬起头来,冷冷地望了她一眼,又继续睡自己的觉。

  陆盈兰见他竟然无动于衷,看了看自己月白色的内衫,轻咬樱唇,一狠心,将那月白色的衫子脱至肩膀处,露出里面桃红色的肚兜来,声音也故意弄得嗲声嗲气地道:“赵大哥!”那声音自她嘴里发出时,连陆盈兰自己都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萧峻猛地抬起头来,径直走向陆盈兰,将一件大衣罩在她身上,冷冷地道:“你当自己是醉红楼的姑娘么?还是自重些好!”

  陆盈兰俏脸涨得跟猪肝似的,大吼:“赵峻,你是瞎子么?本姑娘难道就一点也入不了你的法眼么?”

  萧峻冷冷一笑,背过身去,空气中飘荡着他冰冷的话语:“我本就是个没有心的人!”

  “噗”就在萧峻说话的同时,屋顶上一声不易察觉的笑声响起,林展捂着嘴巴,强忍着笑意,却还是发出了一点声响。

  “谁?”萧峻大喝一声,跃出窗户,追了出去。

  萧峻在夜风中施展轻功,紧随在那个青衣人的身后,却在追踪了一里多路之后,失去了那个人的踪影。这青衣人的轻功实在太高!

  林展在终于摆脱了萧峻的追踪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个人的轻功也不弱啊,要不是自己是靠轻功吃饭的,早就被他给抓住了。

  萧峻叹了一口气,猛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会不会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啊!现在只有陆盈兰一个人在客栈之中,会不会遇到危险呢?他心里不禁有些后悔,急忙施展轻功向来路急掠。

  不一会儿,萧峻便掠回了客栈,正要上楼,却看见两个似曾相识的面孔,站于客栈走廊上,正在谈着什么。

  萧峻急切地在脑海中搜寻着,终于在他路经两人身旁时,想了起来。这两人不是宫中的侍卫么?其中一个好像姓黄,他们来这里做什么呢?难道是发出了自己的身份,前来抓捕的么?但在下一刻,萧峻立马否决了自己的这一想法。因为他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内容。

  “老何,你说韦妃娘娘这么急着找鬼医干嘛啊?”那姓黄的侍卫望着另一人,疑惑地道。

  “哎,老黄,我们身为人臣,只要听命主子便是,其他的不应该想太多,更不应该随便打听主子的事情!少说话为妙啊,宫中的事情太复杂!你要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啊!”老何轻轻地拍了下同仁的肩膀,发觉萧峻已然走近,急忙向老黄递了个眼色,双双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萧峻心中一凛,韦妃是当今皇太后的亲侄女,她找鬼医干嘛?治病么?可是宫中那么多医官,难道都不能治么?那么韦妃又是患了什么样的病症,需要派人不远万里前来寻找鬼医,而且看两人的样子,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前来。

  萧峻猛然间双眼睁得似铜元般大小,暗叫一声“糟糕!”想到月儿他们现如今还在鬼医居住的蝴蝶谷中隐居,这两人如果找到蝴蝶谷去,那月儿他们岂不是就会有危险?不行,一定要赶在这两人之间,通知月儿和娘亲他们离开!

  一想到要去见月儿,萧峻的脚步又不禁一滞。月儿和那个人的孩子应该有八岁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啊!可是八年了,这样漫长的八年过去了,为什么自己还是不愿意去面对他们的幸福!就是因为自己曾经深深地爱着月儿吗,到现在也还不能面对!

  我还爱她吗?萧峻在心里问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连他自己也无法回答。萧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冲入了陆盈兰房中,一把抓起已然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的陆盈兰的手,道:“快,我们马上走!”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