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章 赌约

雪妩2017-2-22 17:12:54Ctrl+D 收藏本站

边疆某城。

  炽烈的阳光笼罩在深碧色的湖面上,几株柳树值于湖堤,细长的柳条垂于湖面上,微风一拂,柳条轻荡,带起一圈圈好看的涟漪。

  湖对面的茶楼上,临湖的窗户敞开着,一男一女正自对坐相饮。

  只见那身着一袭青色衣袍的男子举起精致的酒杯,放到唇边,轻轻地啜了一口,这才笑道:“师妹,你自诩为‘天下第一神偷’,却有一样东西是你无论如何都偷不到的!”

  那被他称作师妹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年纪,样貌清丽,秀眉轻扬,嘴角微微向上一翘,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奇道:“天下竟有我陆盈兰偷不到的东西,我到要听听!”

  那男子却不搭话,斜眼往茶楼斜对面的地方睨去,陆盈兰顺着他眼角余光望去,只见那湖的左面是一处装饰普通的房子,自他们坐的二楼上正好能看见院内的情景,不大的院落里植有几株苍柏,遮住了大半的阳光,院中的凉椅上坐着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白衣男子。

  因为相隔太远,陆盈兰看不清那男子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深深地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孤独的气息,那样的冷傲,那样的森寒,仿佛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近一般。

  也的确,他就是那种无人能接近的人,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至少是对女人来说。八年了,一晃竟然就过去了八年,也不知道月儿他们过得怎么样了?萧峻站起身来,抬起头,望向那苍柏的浓荫遮蔽下的天空,轻叹。

  陆盈兰心中莫明其妙地一个激灵,收回了目光。他师兄已然笑道:“偷心!偷一个人的心!师妹,你无论如何也是办不到的!因为那个人是赵峻!”注:赵峻是萧峻的化名。

  陆盈兰的好胜心一瞬间被激发,也许吸引她与师兄打这个赌的另一原因,还有她对这个冷俊的男人,实在是有太大的好奇心。她轻展笑颜,望着她师兄林展道:“要是我能办到呢!师兄,你就把你的这把剑输给我!”说罢,望向林展腰中的宝剑。

  林展轻笑,取下腰中剑,放到桌上,唇角扯出一抹邪邪的笑容,望定陆盈兰那清澈的眼,眸中满溢着爱慕:“师妹,如果你输了呢?”

  陆盈兰轻笑,脸上绽开了一朵鲜艳的小花,甜声道:“我是不会输的!”说话间,她的眼睛已然望向那院门上金漆的四个大字:福威镖局。

  林展突然握上陆盈兰的手,镇重地道:“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嫁给我!”陆盈兰一惊急忙将手缩了回来,水灵灵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无法置信地望着他的师兄,却坚定地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

  萧峻坐在内堂的木椅上,冷冷地审视着眼前这个娇颜若花的少女,只见她十七八岁年纪,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让人看了,不由得会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来。可他早已无心于这些,来此找他的,只是些托镖的人,他对每个客户都是这样冷冰冰的,有些客户甚至被他这种漠然的态度,气得直接走了人。

  而陆盈兰却不会,她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脸大胡子的男人,足有三寸来长的胡须遮住了他大半边面孔,使人看不清他的真实面容,唯有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出深遂的光芒。

  五月的伏天里,陆盈兰却莫名地感觉到寒冷,她轻吸了一口气,明白那样森冷的气息是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便挺了挺腰,将一袋银子掷于萧峻身前的几案上,笑道:“我的镖,你敢接吗?”

  萧峻冷冷地一笑,望向陆盈兰,眸中绽放出幽冷的光来,似想看进眼前这少女的心底,手抚上那袋银子,冷声道:“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天底下没有我不敢接的镖!说吧,是什么镖?”

  陆盈兰唇角一扯,勾起一抹媚惑的笑容,纤手一转,如青葱似的食指,指向自己的胸口,道:“就是我,我要你保的镖,就是我这个人!”

  萧峻闻言一惊,猛然间转过头,定定地盯着眼前这个少女俏丽的脸庞,看着她一脸正经的样子,确定她并不是在开玩笑后,将银子往前一推,冷冷地道:“我保的全是货物,从不做别人的保镖,姑娘找错人了!”

  陆盈兰一笑,并不去接银子,却道:“你福威镖局打开大门做生意,又没有贴上招牌说不保人啊!难道你是想自毁招牌?还是你觉得你自己能力太差,无法保护我?”

  萧峻眉心紧皱起了一个结,眸中光芒顿敛,突然站起身来,将银子递于身后的小徒弟,看向陆盈兰,冷声道:“说吧!你要我保你到哪?”

  陆盈兰盈盈一笑,轻捻耳发,道:“临安!”她心里正有个小算盘,当日和师兄的赌约又没有规定期限,而且眼前这个男人看来并不好对付,所谓日久生情,也只能边走边想办法啦!

  萧峻闻言大惊,转过身去,冷然道:“临安我不去!”听到临安,往昔的在京城的时光又浮现在了脑海里,他身为朝廷钦犯,怎么能回那帝都呢!

  陆盈兰没有想到他会拒绝,心中一急,声音自然大了几分:“为什么?”说着,眼珠滴溜一转,看向男人的背影,猜测:“难道临安有你的旧情人么?所以你不敢去!”

  “住口!”萧峻闻言大怒,反手便要一掌挥来,月儿是他心中一生的痛,现在被这个女孩提起,却如被人生生地将心口刚愈合的伤口,又重新撕裂了一般,血淋淋地展示在她的面前,刺得他气息也随之一滞。

  陆盈兰被萧峻冰冷的话语,吓得全身一颤,愣在了原地,甚至忘记了那凌厉的掌风向自己的脸迅猛迫来。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