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结局

雪妩2017-2-22 17:12:27Ctrl+D 收藏本站

明丽的阳光照耀在刑台上,将台上众人的脸晒得微微泛起红光,弓箭手聚精会神地望着台下,只待监斩官一声令下,便会将台下几人射成马蜂窝。

  那监斩官嘿嘿一笑:“皇上已经下旨处决你,你现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哈哈!给我射!”说罢,大掌一挥。

  从箭手引弓在手,箭矢如雨而下。徐猛等护卫着萧峻左闪右躲,削落了大半以上的利箭,却仍有少数几支射中了萧峻的亲卫。铁一样的汉子,咬呀强忍着疼痛,额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却没有呼一声痛。

  只见箭手们反手自身后抽出箭支,系于铁弓之上,又待再射。

  “谁敢射!”却听马蹄阵阵,一人身骑一匹大白马直冲而来。待得走近,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完颜昊骑着一匹大白马已然冲到了栅栏边,身前还有一个人被捆缚着横于马上,心下都是一喜。

  监斩官看分明后,大惊:“丞相大人!?”说着,横了完颜昊等人一眼,道:“你们竟敢挟持丞相大人,该当何罪?”

  完颜昊唇角微扬,剑眉轻挺,将宝剑横在洛成颈前,冷声道:“叫他们放下箭,让开,不然我就杀了他!”

  那监斩官无奈,只得一挥手,道:“全都退下!”众官兵急忙让出一条路来。

  完颜昊冷眼一望萧峻,对徐猛道:“你们先走!”徐猛深深地凝视了完颜昊一眼,转头对其余几人道:“撤!”说罢,背负萧峻,匆匆而退。

  那监斩官见徐猛等人一退,便道:“本官已经让他们走了,还不快放了丞相大人!”

  完颜昊没有理会他,待得徐猛一行人走得远了,这才呵呵一笑,觑准时机,猛地将洛成一把推下马去,道:“给你!”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转马头,向郊外急驰而去。

  身后箭矢如雨,却在他左闪右避下,没有伤到他分毫。而那洛成却因为遭遇挟持,又被大力推下马,惊慌过度,堕马而死。

  完颜昊一手持缰,一夹马肚,马儿扬蹄在郊外田间小路上狂奔而过。冷风拂动他白色的衣袂,将他耳际的黑发吹得高高扬起。猛然间,他却觉得眼前一花,用力摇了摇头后,稍微好受多了。

  他又急驰了一阵,远远地便看见一个白色的纤细身影自院外小道上翘首相望,一眼看见他驰马而回,急忙迎上前去,笑道:“阿昊,你终于回来了!没有受伤吧!?”

  “没有!”完颜昊翻身下马,却觉脑袋昊一阵昏眩,有些站立不稳,急忙扶住马身,稳了一稳,站定。

  赵溪月见他神色不对,急忙上前扶住他,紧张地道:“阿昊,你怎么了?”完颜昊冲她轻轻一笑,道:“没事,我们先进去吧!”

  这时,众人已经在萧老伯的堂屋里坐定,正在讨论着什么。完颜昊隐约听见,好像萧峻执意要去见皇上,还他个清白,众人在那里劝他。完颜昊携赵溪月走进堂屋,萧大娘偷眼向他望去,见他完好无损,终于放下一颗心来。其实,她一直都在担心完颜昊,已经出去看过好几回了,这时,才刚刚进来。

  萧峻见完颜昊与赵溪月双双牵手,亲密无间地走进来,脸上顿时一片黯然,忽地站起身来,走到完颜昊近前,语气冷冷的:“为什么要救我?”想到完颜昊冒险前去法场救他,语气虽冷,却已不似先前般充满敌意。

  完颜昊不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他能说他心底最深处,还是有那份兄弟情义在?难道他能说他不想看见他的母亲伤心?

  徐猛见场面僵持,急忙上前,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立即走才行,不然会连累萧老伯的!”

  众人也觉徐猛所言极是,正为朝哪里走而拿捏不定时。完颜昊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昏沉,突然眼前一黑,就似随入了万丈冰窟般,晕了过去。赵溪月本就坐在他身旁,这时,他突然晕倒,她本能地将他抱住,大叫:“阿昊,你怎么了?”

  完颜昊躺在竹编小床上,幽幽地醒了过来。赵溪月惊喜地望着他,道:“阿昊,你醒了啊!”完颜昊正待回答,却陡觉喉头一甜,他急忙将头向床下一偏,“噗”的一声,一大口鲜血便吐到了床沿上,向床下流去。完颜昊顿时又昏了过去。

  赵溪月大惊,急忙上前用手绢给他擦试干净嘴边的血迹,眸中神色焦急,道:“怎么会这样?”说着,转过头去,望着站在一旁紧皱着眉头的郎中。

  萧大娘亦一脸担忧,双手不自觉地来回揉搓着,望向那郎中道:“大夫,他这是什么病啊?”却见那郎中看了完颜昊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行医三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病症!怒在下医术不精,您另请高明吧!”说罢,背起药箱,转身欲走。

  萧大娘急忙拉住那郎中的臂膀,道:“我们已经找了很多大夫了,都是如此说,难道昊儿真的没救了么?”

  那郎中转过身来,轻叹一声,道:“也不是完全没救,这世上或许还有一个人能治得了他!”赵溪月急道:“是谁?你快说啊!”

  那郎中望了望一脸忧态的两人,淡淡地道:“此人名叫华问天,人称‘鬼医’,据说,天下没有他治不了的病,就连孕妇死了,他也能让她产出孩子来!”

  萧大娘闻言急忙道:“那鬼医在哪住?我们马上去找他!”谁知那郎中却一摆手,长叹一声,道:“我劝你们还是别找了!且不说鬼医行踪不定,就说他那怪脾气,也不定医你啊!”

  赵溪月已然将被子给完颜昊盖好,走到近前,望着那郎中无奈的脸,坚定地道:“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治好阿昊的病!”

  那郎中再次叹了口气,道:“看你们如此不弃,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吧!据说江湖上有个百晓生,通晓天文地理,对江湖上的人事,更是清楚得很!他一定知道鬼医现在在哪!你们可以去找他问问吧!”

  赵溪月惊喜地道:“真的,那百晓生住在哪里?”那郎中道:“就在城西五里处,那里就住着他一个人!”说罢,转身而去。

  一行人带着不停咳血的完颜昊向百晓生的住处进发。萧峻的几名亲卫都已隐名埋姓,去了别地隐居。徐猛因为环环要和妹妹一起,自然也跟了上去。

  傍晚时分,赵溪月一行人穿过一片茶园,来到了百晓生居住的农家小院外。只见竹门紧闭,从竹篱笆向里望去,可见一白发苍苍的老叟在院中不停地挥毫写字。

  赵溪月心中一喜,站于半人高的竹篱笆外,叫道:“请问,您是百晓生,百前辈吗?”那老叟紧捏着狼毫笔,不停在地纸上挥洒,根本没有理会赵溪月等人。

  赵环环看那老叟不理不问,以为他耳背,急得大声叫道:“喂,问你呢!你是不是百晓生啊!?”那老叟忽地抬起头来,恨恨地望了众人一眼,冷声道:“吵什么吵?”

  赵溪月柔声道:“前辈,我夫君他生了重病,只有鬼医前辈能治,请问你知道鬼医现在在哪吗?”一阵清幽的茶香飘来,沁人心脾。

  那老叟却又埋下头去,道:“我不知道什么鬼医,快滚,别打扰我的清静!”说罢,突然白眉一横,眼神狂乱,陡地将桌上写好的纸张抓住一把撕破,白色的碎屑飞了满地,有几张残片吹到篱笆外,落到了赵溪月的脚前。

  赵溪月拾起来一看,只见一张残纸上写着两个黑色小楷:山里。正疑惑间,忽听身后被徐猛扶着的完颜昊又咳出血来了。赵溪月眼见完颜昊咳血的次数越来越多,心中焦急之情溢于言表,突然心一横,一咬牙,在竹篱笆外跪了下来,颤声道:“百前辈,请你告诉我鬼医在哪儿呀?”

  百晓生仍无所动,只是继续挥毫,撕了写,写了又撕,突然眼神狂乱,仰天大叫道:“生在山里,死在锅里;藏在瓶里,活在杯里。为什么我穷尽三十年,还是解不开这谜语啊!”

  赵溪月闻言联系刚才闻到的茶香,脑海中灵光一闪,她急忙站起来,推开篱笆门道:“百前辈,若我能解开这谜语,你可否告知鬼医的下落?”

  百晓生闻言,向赵溪月望去,唇角露出一抹窃笑,道:“我解了三十年,都未能解开,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解得了么?”

  赵溪月笑了笑,胸有成竹地道:“谜底已经在我心中,不知道前辈愿不愿意听?”百晓生见她一脸自信,冷声道:“好,你说,如果你说的对,我便告诉你们华问天的下落!”

  赵溪月转过身,向外望了望竹篱笆外的茶园,然后转过头来,微笑:“这个谜底就是茶!”

  “茶!?”百晓生默念出这个字来,眼中陡然精光一闪,似乎一瞬间被点透,他摇晃着脑袋道:“呵呵!是啊,为什么我没有想出来呢!娘子生平最喜欢种茶,而大理又是茶园最多的地方,她一定是在那里等我啊!为什么我早没有想出来!”一时之间,似哭似笑,难以言状。

  赵环环眸中闪过一丝厌烦之色,冷声道:“谜语已经解开,你还不说出鬼医的下落!”百晓生哈哈大笑一声,望定赵环环道:“我百晓生说话算话,鬼医华问天这两年都隐居在上京以西五十余里处的一个名叫蝴蝶谷的地方!”

  赵溪月和萧大娘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笑容来,赵溪月份上前道:“谢谢前辈!”

  赵溪月一行人急忙向上京出发。而这时候,金国都城正自普天同庆,原因便是金太宗自失去唯一的儿子完颜昊后,又喜得贵子。

  二个多月后,终于找到了鬼医居住的蝴蝶谷。赵溪月挺着大肚子,坐在马车里。她轻轻地撩开车帘,笑容洋溢在她秀丽的脸庞上,阳光温暖地自枝叶的缝隙斜透下来,她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完颜昊坐在马车里,神情憔悴,面色苍白,头发也掉了好多,稀疏地披散在肩上。徐猛驾着马,向蝴蝶谷中心一路赶去。

  蝴蝶谷中花香四溢,流水潺潺,众人向里推进,来到谷中的一间茅屋前停下。徐猛当先跳下马车来,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正自在茅屋前的园中浇花。

  徐猛急忙上前,喜道:“你是鬼医华问天,华大夫吧!”华问天闻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浇花,冷声道:“是又怎么样?”

  徐猛恭敬地道:“我们这里有个病人,请华大夫救治!”萧大娘和赵溪月也在赵环环的搀扶下,下了马车,都一脸赤诚地望着华问天。

  华问天冷声道:“我为什么要救他?”众人被他的话一噎,皆面面相觑。

  萧大娘心中一冷,扑咚一声,跪下地来,朝华问天磕头道:“华大夫,我求求你,救救我的昊儿!”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华问天仍旧浇着花,没有看众人一眼,气氛瞬间凝滞。

  “我不需要你可怜!”却是完颜昊挣扎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望着跪于地上的母亲,冷声道。刚一爬下马车,却一跤跌倒在地。

  赵溪月急忙上前去扶他,无奈挺着个大肚子,无法弯下腰来,还好徐猛眼疾手快,已然将他拉了起来。萧峻也急忙上前将萧大娘扶了起来,嗔道:“娘,你这是何苦!”

  萧大娘心中一凉,虽然经过这几月来的相处,他表面已经没有再排斥自己,但听他刚才这句话,他还是没有原谅自己啊!

  华问天闻言,猛地抬起头来,甩开手中的小壶,冲到了完颜昊身前,抓过他的手,就把起脉来。半响,他猛地大笑起来:“绝症,终于让我碰见这种怪病了。”

  众人被他奇怪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见他愿意替完颜昊诊治,都露出欣慰的笑容来。赵溪月急忙道:“华大夫,你说什么?绝症?”

  “是啊!终于被我碰上了,他得的是一种叫做血噬的病,症状就是掉发,全身泛力,吐血,最终血脉衰竭而死!”“还能治吗?”萧大娘也焦急地道。

  华问天哈哈一笑,道:“天下没有我鬼医治不了的病。他的病只需要换血,就能痊愈!”说着,又道:“他有孩子吗?”

  赵溪月连忙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道:“有啊,再过两个月,小家伙就要出来了!”华问天闻言,猛地一皱眉,道:“两个月?不行,他的病拖不过十天,他还有父母兄弟吗?最好是亲生兄弟的血,换上才最有效!”

  萧大娘急忙道:“我是他娘,换我的血吧!”虽然她并不知换血是怎样的,但只要能救他她的昊儿,什么事她都愿意做!完颜昊迷蒙间,听到萧大娘的话,心中一动,她心里还是爱着自己的啊!其实月儿说得对,有什么不能原谅的,月儿,不是也原谅了他吗!

  华问天看了她一眼,道:“那好!你们先将他扶进房里,我给他换血!”

  却在此时,萧峻上前拦在了萧大娘身前,道:“不行,娘,你年纪大了!我不许你这样犯险。”说着,望向华问天道:“我是他大哥,让我来吧!”

  众人的心中皆是一震,萧峻能说出这样的话,愿意这样做,看来,一家团圆近在眼前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尤其赵溪月和萧大娘笑得最为灿烂。

  两个月后,蝴蝶谷中又搭建起了几间茅屋。茅屋外的花圃中,完颜昊正自来回焦急地踱来踱去。眉心也因为紧张而皱成了一个结,额上虚汗直冒。

  屋中赵溪月凄厉的叫声,响彻整间茅屋,也撕扯着完颜昊的心,他不时地向门内望去。

  良久,终于,“哇”的一声婴儿叫声划破寂静的天空,正午猛烈的阳光在此时散发出更加强烈的热量。

  完颜昊就要冲进屋去,刚刚推开门,便被屋中的赵环环挡了下来,道:“再等一下!”完颜昊只得又退了出来。

  刚退出房外,便又听见一声响亮的哭声自门内传出,完颜昊心中大喜。徐猛一笑上前,作了一揖,道:“恭喜,是双胞胎啊!”

  赵环环已经抱了一个孩子出来,站在门口,笑道:“还是龙凤胎呢!”完颜昊惊喜之情溢于言表,急忙接过孩子,冲进了房去,坐到赵溪月身边。

  完颜昊看了看赵溪月,又看了看怀中和躺在赵溪月身旁的两个孩子,唇角轻扬,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月儿,你辛苦了!”

  赵溪月望着完颜昊,苍白的脸上,汗水盈然,微微一笑,一只手伸出,紧紧握住了完颜昊的手,“执子之手,与比偕老;今生与君,风雨同舟!”

  徐猛和赵环环望着屋中幸福的小两口,相视一笑,默默地带上房门,携手而出。

  蝴蝶谷谷口,萧峻背着包袱,再次回望了一眼那渐渐隐去的小茅屋,淡淡的愁绪慢慢盈上心头。

  别了,月儿!请原谅,我无法面对你们的幸福!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