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五十二章 法场救人

雪妩2017-2-22 17:12:0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又在秀兰的带领下,穿过弯弯曲曲的洞穴,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气氛异常凝滞。过了好一会儿,众人终于走到了尽头,萧老伯已经移开了房间里的柜子,众人轮流着走了出来。

  将众人安置下来后,萧老伯道:“我刚听他们说,明日要在菜市口,将峻儿斩首示众!”说罢,已是老泪纵横。

  “什么!”萧大娘一听,轻呼一声,晕了过去。徐猛急忙上前,将她扶住,赵环环也急忙上前掐住她的人中,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缓过气来。

  吴江道:“我们去劫法场,就是死,也要把萧帅救出来!”他身后的三名亲卫也争相应和。

  徐猛急忙道:“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貌貌然前去劫法场,定然会被洛老贼一网打尽!”吴江道:“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明日就要问斩,时间上也不允许我们再耽搁啊!”

  徐猛思虑了一阵,道:“好吧,小吴,你再去找几个可靠的弟兄,明日,我们便去劫法场!”完颜昊一直低着头,不愿意听,也不愿意再管任何事情。

  月色笼罩着小院,洒向淡淡的银色光辉,四周寂静无声。如水凉夜里,完颜昊坐在院外的一块大青石上,仰望星空,陷入了沉思。

  他想心尽千方百计寻找的母亲,如今真的出现在他眼前,却让他难以接受。为什么当年她要抛下他,其实他也知道一些,她本是父皇抓来的女奴,在宋国有儿子,有丈夫,她要回到他们身边,也不是没有道理。可是,为什么要生下他,却又抛下他,让他受尽白眼,受尽苦楚?

  到底是该原谅,还是继续做那陌路人?到底是相认,还是不认?想着她为了救他,而横刀在颈,完颜昊又不竟心下发软。

  “阿昊!”身后清脆的女声响起,完颜昊不用看也知道,是月儿。赵溪月坐到了他身旁,望着他茫然的眼,道:“你在想什么?”

  说罢,握住他的手,拉向她的肚子,微微一笑,道:“感觉到了吗?他在动呢!”完颜昊轻抚着赵溪月微微鼓起的肚子,感受着那里异常的温暖,忍不住笑了笑,“月儿,他好顽皮!?”

  赵溪月见他有所动,轻叹了口气,接着道:“阿昊,人世间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所以啊!你就不要再怪萧伯母了,好吗?”

  完颜昊听她提起萧大娘,猛然间把手抽了回去,望向那茫茫夜空,童年的记忆似乎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只听他冷冷地道:“月儿,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她逃走,所以父皇牵怒于我,让我睡马厩,不给我饭吃,用鞭子抽我,我那时只有五六岁啊!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你能明白吗?”

  “我明白!”赵溪月坚定地道:“但我更明白,身为女奴,在异国他乡的日子,是怎样的难熬!怎样的痛苦!”

  完颜昊闻言一惊,低下头望向她白皙的脸庞,看着她眼中微显痛苦的眼神,想起她也曾是自己掳去的女奴,心中不禁无限愧疚,他温柔地抚上她的发,低语:“月儿,对不起!”

  赵溪月如天边星子般闪亮的眸子注视着他,淡淡地道:“阿昊,我都能接受你的道歉,为什么你不能接受萧伯母呢?”

  完颜昊身体一滞,想了想,其实月儿说得并不是没道理,只是这么多年来的孤苦、凄楚让他一时真的难以接受,他黯然道:“月儿,别提她了!我们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赵溪月见完颜昊转移话题,无奈,只得道:“阿昊,你明天会不会和徐大哥他们一起去救萧大哥啊?”虽然心中担心他去了会有危险,可是,那毕竟是他的大哥啊!而且萧峻对她也很好。

  完颜昊再次陷入了沉默中,如墨的夜色中,冷寂如死。

  临安城。菜市口。

  火辣辣的太阳炽烈地照射在刑场上,身穿白色囚服的萧峻脸上。将他古铜色的肌肤,映衬得暗红一片。

  刑场的木栅栏旁,已然围满了村民与商贩,许多人都在低声议论着。而人群中,化装成普通百姓的徐猛等人亦紧紧地盯着刑台上的萧峻。

  刑台上,监斩官望了望已然升至正中的太阳,拿起桌上的令牌,用力向前挥去。刽子手亦望向刑台上的监斩官,闪亮的大刀高举过头。徐猛向人群中的几名兄弟递了个眼色,猛地飞身上前,一把接住了那即将掉落在地的令牌。就在电光石火间,徐猛又一个飞脚向刽子手胸部踢去。

  只听“啊!”地一声大呼,那肥壮的刽子手便向后仰倒。徐猛急忙上前,解开绑住萧峻的绳子。监斩官一惊,急忙大叫:“有人劫刑场,快抓住他!”那些围观的民众见到此等场面,急忙退得远远的,有的甚至直接跑回了自己的住处。

  随着他一声令下,负责看守刑场的官兵,已然蜂涌而上。与此同时,和徐猛一起前来的几名萧峻的亲卫亦从人群中窜出,与官兵展开了激斗。直从台上打到了台下,越战越猛。

  就在两边的人势均力敌,徐猛一方的人就要突围出去时,那监斩官双手一拍,刑台上立时便出现了十几个手持弓箭的黑衣箭手,个个弯弓搭箭,瞄准了台下的萧峻、徐猛几人。

  只听那监斩官哈哈一笑,望着台下众人,笑道:“萧峻,洛丞相早料到会有人来劫刑场,所以早就埋伏好了,要将你们一网打尽!呵呵,你们还是束手待毙的好,免得到时被射成了马蜂窝。”

  萧峻的身上全是鞭痕,此时被徐猛扶着,气息微弱,他勉力撑起身体,冷冷地望向台上的监斩官:“我没有通敌卖国,我要见皇上!”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