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洞中暂避

雪妩2017-2-22 17:11:34Ctrl+D 收藏本站

秀兰点燃火折子,当先引路,众人一个个地弯腰跟了进去。萧老伯待众人都进去了之后,使力将衣柜挪回了原位,确是丝毫也看不出来异样。

  这是一个足有一人来高,能容两三个人同时穿行的山洞。想不到这老两口居然能知道这样隐秘的所以,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在此挖潜的洞穴,竟然深达数百丈,一路走来,居然没有到头。越向里走,洞室越宽,大大小小的排列着数间小室,里面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一应俱全,看来应是战乱中人们挖来用于避难的洞穴。

  秀兰带着一众人等在一间洞室之中坐定,从旁边的壁柜中取了一些水果来,道:“大家先将就着吃吧,等那些人走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就算他们一时不走,这里的食物也够我们吃上三五个月了!”

  徐猛看向那侍卫长吴江,道:“小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和老夫人被谁追杀啊?”

  吴江在另一名侍卫的帮助下,包扎好了伤口,望向徐猛,淡淡地道:“徐将军,萧帅被洛成那个奸佞诬蔑,说元帅勾结金人,通敌卖国,已经被皇上下旨,打入了天牢。我们好不容易护着老夫人,逃了出来!”

  徐猛闻言一惊,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道:“什么,你说萧帅被下狱了?”赵溪月亦站了起来,望向萧大娘,道:“伯母,是真的吗?”

  萧大娘无言地点了点头,神情落漠,她的心中正如千万根尖刺扎入心口一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之痛,布满细纹的眼角边,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滑落。

  赵溪月急忙递上一张粉色的绢帕,萧大娘接过,望着她轻轻地笑了笑,却显得更加无奈。徐猛已然道:“老夫人,你不用担心,大帅根本没有与金人勾结。”说着,他看了一眼完颜昊,又道:“一定是因为我和完颜昊合力劫天牢之事,连累了萧帅,我这就出去自首,换萧帅回来!”说罢,就要转身出洞。

  赵环环心中一急,站起身来,挡在了他的面前,冷声道:“就算你现在出去,你以为就救得了他么,说不好,还会赔上你的性命!”

  侍卫长吴江也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和赵环环一起挡在了徐猛的前面,他望了一眼完颜昊,又看了看萧大娘,这才黯然地道:“徐将军,并不是因为你,那洛成指控萧帅与完颜昊勾结,说萧帅与完颜昊乃是亲生兄弟!”

  此话一出口,室内众人皆是一惊,完颜昊更是觉得脑子里一阵轰鸣,猛地站起身来,冲上前,抓住吴江的衣领,冷声道:“你胡说什么,什么兄弟?我和他怎么可能是兄弟!”

  吴江并没有被完颜昊的失狂而吓住,他凛然不惧地望着完颜昊的眼,冷声道:“这是那个叛徒马巨说的,他说是他亲耳听到老夫人对萧帅说的,而萧帅竟然也没有反驳!”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坐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的萧大娘,她却并没有理会众人诧异和询问的目光,只见她一脸愁容,自怀中掏出一只口琴来,状若无人地放到唇边,吹了起来。

  完颜昊看到她拿出的口琴,心中顿时一凉,那个口琴的式样,居然和他的母亲留给他的那只口琴一模一样。曲声轻轻回荡在室内,初始悠扬婉转,继而悲伤哀怜,正是宋地名曲《当归》。

  赵溪月轻轻地将完颜昊送给她的口琴拿在手中,轻抚,听着这首熟悉的曲子,自萧大娘的嘴中吹出,她亦有些怔忡,难道他们真是母子?

  “够了!别吹了!”完颜昊已然放开吴江,大叫道,除了这只一模一样的口琴,这首熟得不能再熟的曲子,更有那依稀相似的面庞,他的心猛地一阵抽痛。

  她真的是他的母亲啊!那几次匆匆的见面,都为了赵溪月的事悲愤异常,亦因为当年母亲走时,他只有五岁稚龄,是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认出来。而这时,结合这种种事例,已经能够肯定,这就是他的母亲。他恨了十四年,也爱了十四年,更想了十四年的母亲,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会以此种方式相见!

  突然,萧大娘站起身来,走近失控的完颜昊,望着他幽怨地道:“昊儿,是娘对不起你!”虽然众人已然猜测到了他们的关系,可是由萧大娘亲口说出来,还是出乎众人所料。

  完颜昊一把推开萧大娘抚上他肩膀的手,退后一步,睁着一双腥红的眼睛,望向她,字字冰雪:“为什么?为什么当年你要弃我而去?我当时才五岁啊!你就那样狠得下心。”

  这样带着悲恨的责问响彻在整个洞室中,萧大娘被完颜昊的一推之力,震得退后几步,险些跌倒。她站定,望向他,只见他的眸中恨意交织,她能怎么说?她还能怎么说啊?她能像他解释说,她只是被掳去的女奴,她并不是真心想要生下他,她更曾试图将他打掉,可是,怎么能说呢!一切的一切,只能用泪水代替。

  赵溪月急忙上前,扶着踉跄欲倒的完颜昊,道:“阿昊,你不要怪萧伯母,她也是有苦衷的啊!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先将萧大哥救出来!”

  徐猛也上前道:“是啊!先救萧帅要紧,可是,我们已经劫过一次天牢,现在守卫定然比先前森严,不是那么容易将人救出来的啊!”

  却在这时,洞室内叮铃铃连响了三声,众人寻声望去,发现洞顶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巴掌大的铜铃正自轻微摇晃着,响声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秀兰望了望那铜铃,看它没有再动后,这才转身望着众人道:“这是我老伴发的信号,说明那些人已经走远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