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四十六章 莹妃娘娘

雪妩2017-2-22 17:9:21Ctrl+D 收藏本站

夜凉如水,清冷的月辉洒在完颜昊的脸上,更映得他一脸愁容的脸上倦意倍增。他轻靠在假山上,双手不自觉地相互揉搓着,直至白皙的手掌被搓磨地渐渐泛红,却尤自不觉。

  完颜昊在这边思虑着,那女子却已然从碧池的那边渐渐走近,离他栖身的假山只有几步之遥了,幸好完颜昊背向着那女子,而那女子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前行,并没有发现他。但如果她再走几步的话,就会与他正面相对,到时不看见也难了。

  完颜昊不住地将眼光投向那书房门,里面漆黑一团,根本看不到那寻找令符的徐猛,他的脸色也因为过度紧张而变得有些许苍白,这时女子刚好走近完颜昊藏身的假山,却突然脸色发白,大惊失色,完颜昊急忙一把抓住她,捂着她的嘴道:“别吵,否则杀了你!”

  那华服女子身子微颤,更加惊恐,就在同一时间,徐猛已然找到令符轻轻地跃出了书房,来到假山后,却发现完颜昊的怀里多了一个女子,只见那女子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服饰,应该是哪个宫里的娘娘。

  徐猛轻声道:“怎么回事?”完颜昊并没有立即解释,看见徐猛出来,立马问道:“令符呢?”徐猛将令符在完颜昊眼前一晃,又揣入怀中,道:“已经到手了!”

  说罢,他望着那华服女子,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这个女子怎么如此面熟?徐猛不禁有些诧异,仔细想了想,猛然间记起那次随萧峻前来面圣时,这女子就陪侍在旁,啊!对了,她是皇上最宠爱的莹妃娘娘!这下可怎么办呢?徐猛不禁皱了皱眉。

  完颜昊见令符到手,看着手中的女子,略一思索,便准备杀人灭口,却被徐猛一把拦住,冷声道:“不要杀人!”

  完颜昊神色微怒,冷冷地道:“她发现我们了,不死怎么行?”说着,就又要动手。

  “娘娘!娘娘你在哪儿啊?”就在这时,碧波池畔传来了一个婢女的声音,那莹妃娘娘听见呼唤,身子微微动了动,眸中神色变幻,她听得出来,那是她的贴身婢女秀秀,却苦于被人控制了手脚,捂住了嘴巴,而无力回答。

  完颜昊与徐猛尽皆心中一凉,要是被那婢女发现他们挟持了莹妃娘娘,那就更糟糕了!可是现在能怎么办呢?就算是杀了眼前这个女子,也是会被发现的啊!宫中最为得宠的莹妃娘娘失踪了,皇帝必然会下令四处寻找,到时令符被盗的消息就会走露,他们也救不了月儿了。

  正在完颜昊在杀与不杀之间徘徊的时候,徐猛已然镇定下来,望着一脸惊惶的莹妃,恭敬地道:“娘娘,我等并无意冒犯,只因情不得已,只要娘娘答应不要叫喊,我们便放了娘娘!”

  那莹妃已然认为自己生还无望了,不想匪徒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然是忙不迭地点头,以眼神示意她接受他们的条件!

  完颜昊陡听徐猛说出这番话来,心中一惊,自是不肯同意,她此时顾命要紧,自然是答应不叫,但是一旦她脱困,必然会叫侍卫来抓他们,到时还怎么救得了月儿,想到这里,他冷声道:“不行,不能放了她!要是她反悔,我们还怎么救月儿!”

  在听到完颜昊吐出月儿两字时,莹妃美丽的眸中光芒一闪,她竭力发生唔唔声,努力想要说话,嘴却被完颜昊用力捂紧。这时,那婢女秀秀的声音却越来越近:“娘娘,娘娘!”

  徐猛面色惶急,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莹妃道:“娘娘,我们对您并没有恶意,只要您当没有见过我们一样,我们便放了你!”

  莹妃拼命地点着头,完颜昊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还和她说什么废话,要是被那小丫头发现了,就连我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是杀了她!”说罢,另一只手就要伸向莹妃的喉咙。

  徐猛情急之下,将剑指向完颜昊,冷声道:“放了她,不然我杀了你!”听着徐猛义正严辞的声音,看着他在黑暗中仍然晶亮的眸子,完颜昊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却不得不放了手。他真的不明白这些宋人,为什么总是那样心软!就这样子置自己的安危于一个根本难以兑现的许诺中。

  完颜昊的手刚一松开,莹妃急忙大呼了几口气,就要转出假山,不想徐猛的剑已然搭在了她秀丽的颈上,只听他冷冷地道:“娘娘,希望你遵守诺言!”

  莹妃深吸了几口气,略微平复了下心神,面色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惧怕的感觉,她凛然望向徐猛,淡淡地道:“其实我名叫绿莹,曾是溪月公主的贴身丫环,刚才我听说了有人冒认公主,还正想出宫查探呢!”顿了顿,又道:“听你们这一说,那天牢中的真的是公主殿下?”

  徐猛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是的,可现在皇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认亲妹妹,所以,我们不得不出此下策!”

  莹妃脸上露出一抹甜淡的笑容,道:“那你们快去吧!一定要救公主出来啊!请替我带一句话给公主,就说,绿莹很想她!”说罢,转身而去,一滴眼泪却自眼角滑落。

  远远的,那丫环秀秀便看见了从假山后行出的绿莹,她惊喜地跑过来,道:“娘娘,你跑哪去了,可担心死奴婢了!”

  完颜昊闻听她意思是月儿以前的贴身丫环,看她的样子,她俩的感情定然很好,幸亏自己被徐猛拦住,没有将她杀害,不然以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月儿,想到这里,他不由感激地看了徐猛一眼。

  徐猛却并没有注意,只四下里环视一遍,道:“我们快走吧!”两个人如飞蛾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