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四十章 惊闻凶讯(下)

雪妩2017-2-22 17:6:41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昊闻言一怔,愣在了那里,朋友?这个素不相识的掌柜竟然说他们是朋友!朋友?曾几何时,朋友一词竟然让他觉得遥远而陌生了。

  他的心底最深处,似被一根极细的针轻轻拨动,他心里一颤,他这十九年来,曾经那么好的朋友,唯一的朋友檀飞扬已经因为月儿,而和他翻脸了。

  他还会有朋友吗?他还能挽回那段丢失的友情吗?完颜昊心中一片怅然。不过他一点也不后悔,为了月儿,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就算失去唯一的朋友也罢,就算众叛亲离也罢,他只想一辈子拥有她,一辈子让她躺在他怀里,看着旭日东升,看着夕阳西下,然后慢慢变老,那样就足够了!

  “客官!客官!”随着掌柜的几声呼唤,完颜昊这才回过神来,笑道:“那么,谢谢掌柜的了,厨房在哪?我这就去给内子煎药!”

  掌柜的急忙道:“我这就带你去。”说罢,就待转身,刚走出两步,他突然又转过身来,看向赵溪月,吩咐道:“夫人没事的话,就不要到外面走动了,外面太乱,我刚出去时听说,有人假冒公主呢!你说这世道,哎,太多人吃不起饭了啊!这样大逆不道的事都敢做,那可是砍头的大事啊!”

  赵溪月正想躺下再睡一会儿,闻听掌柜的一番好意叮嘱,心却猛地抽紧,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睁得老大,她惊问:“假冒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样子一看就是好扯家常的主,他见赵溪月感兴趣,急忙回转身来,向前几步,离床近了些,左手捂着嘴,作势往外瞧了瞧,这才小声道:“夫人,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刚才出去时,正好听见一个人和药馆老板闲谈,说有个年轻女子,竟然冒认是当今圣上的七皇姐柔福公主赵环环,就连萧大元帅也被她蒙在鼓里呢!听说,还有一个冒认贤福公主的,算她跑得快,没被抓住!”

  赵溪月只惊得目瞪口呆,声音也不自觉地有些发颤,她伸手抓住掌柜的衣袖,颤声道:“你说有人冒认是柔福公主?怎么会呢?”

  掌柜的不想赵溪月的反应如此过激,吓了他一跳,随即笑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呢,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也不清楚!”

  完颜昊闻讯也是一惊,但一来他对赵环环没什么好感,二来在这里不宜表现地过于关心,让人怀疑他与月儿的身份,徒惹祸端,他马上镇定下来,淡淡地道:“掌柜的,你先带我去煎药吧!”

  掌柜的闻言急忙笑嘻嘻地转身向房外走去,完颜昊待他走出房门,猛地大步走到赵溪月床边,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月儿,待我煎完药,就去外面查探清楚!”说罢,急忙纵身出了房门,紧随掌柜的而去。

  温热的气息还残存在耳畔,赵溪月看着他疾步离去的背影,轻轻一叹,他果然是懂她的心啊!他知道自己闻听假冒公主这个消息,定然心中不安,为姐姐担心,所以马上就安慰自己,等会儿前去查证,心中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暖得她脸上发烫:有夫若此,妻复何求!

  完颜昊劫走新娘赵溪月后,整个婚礼都陷于终止。众宾客都无言散去,只余下满店的酒席与没有动过的饭菜。十几个士兵收拾着残局,萧峻颓然坐在一桌酒席旁,一脸颓丧,半响无言。

  好好的一个婚礼就这样被完颜昊给破坏了。他心爱的女人也随着那个金国男人去了,萧峻沮丧不已,拉过桌上的酒坛,整坛子端了起来,仰起头,猛朝嘴中灌着。少许酒液自他嘴角滑落,流入领中,颈中,将胸前的衣服也浸湿了一大团。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盈满整个大厅,甘香的烈酒猛灌放喉,萧峻的心中却更加痛苦。

  其余士兵见主帅这副模样都不敢再接近,躲到外面去了。徐猛看着眼前的萧峻,心中不忍,走上前来,劝道:“萧帅,别喝这么多!你会醉的!”

  萧峻一边大口大口地灌着酒,拿着酒坛的手还不住地挥扬着,眼中迷蒙,摇头晃脑地道:“我没醉,你别管我!”

  徐猛轻叹了一口气,走到萧峻身边,就要去夺下他手中的酒坛。不想萧峻早有准备,他立马退后半步,从腰中抽出一把长剑来,冷声道:“我说了,我没醉,给我出去!别防碍我喝酒!”

  徐猛长叹了一声,转身默默退了出去。萧峻见他离开,将剑掷于地上,又开始灌起酒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终于找到了她,终于将她带回了大宋,却依然得不到她!他心中好苦,苦胜那高山上的黄莲。

  他能对何人诉说,又有谁能理解他内心最深处的苦楚。他的心中其时很想问,他的母亲,问她一句话,为什么她要让完颜昊协她为质?为什么她要帮着那个在公在私都是他的敌人的金人?

  在完颜昊胁持萧大娘那一刻,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亦或是没有注意,是萧大娘自己倒入完颜昊手中,让他抓自己为质的!可是,偏偏他看见了,为什么会是他看见了?他甚至听见了母亲说:“快抓住我,以我为质!”

  那怎么可能是他的母亲会说出的话,做出的事!萧峻突然很气恼自己,为什么自己要会那样高深的武功,如果自己不会那传音入密的功夫,自然也不会听见那另他心碎的声音!

  不,他不要这样,他一定要问个清楚!到底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在这时,萧大娘已经走了过来,她弯下腰将被萧峻掷于地上的长剑拾起,放到他面前,按住了他正要伸向另一只酒坛的手,冷声道:“峻儿,别喝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