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三十五章 惊现胎记

雪妩2017-2-22 17:4:28Ctrl+D 收藏本站

萧大娘抬起头来,看向那年长的人,开始茫然,随后脸上渐渐有了笑意:“你是峻儿身边的参将王勇?”

  那年长的恭敬地道:“正是末将王勇!”

  萧大娘疑惑地看向王勇,道:“你不在峻儿军中侍候,跑这里来做什么?”

  王勇急忙行了一礼,恭敬地道:“末将正是奉了萧帅的命令,前来接老夫人参加萧帅的婚礼的!”

  萧大娘闻言疑惑地看向王勇,问道:“峻儿要成亲了?新娘是谁?”一边说,一边去扶醉倒在一旁的完颜昊,萧大娘的手刚搭上完颜昊的臂膀,却停止了所有动作,呆呆地望着他手臂处那淡淡的鱼形胎记,恍然若失。

  从前的记忆又被拉回到了脑海中,那样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她将大儿子萧峻寄养在邻居家中,便冒着血雨腥风,随时都会丢掉生命的危险,前去寻找自己出征的丈夫。可是,战场上尸体狼藉,她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丈夫,却被一队金兵发现,她拼命地逃,却跌倒在了那个人的马蹄下。

  随后,她便被那个人俘虏回去,遭到了他的强暴,做了他的侍寝囚奴。他一直害怕她逃走,是以,竟用铁链锁住了她的脚踝,直到她怀上了那个人的孩子,他才稍微放松了对她的警惕,让她可以在府内自由走动。

  一年后,孩子降生,是个男孩,手臂上居然有块淡淡的鱼形胎记,她记起自己的大儿子手臂上也有一块鹰形胎记,古有鲲鹏之说。

  鲲鹏来自庄子的《逍遥游》中记有“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这鲲鹏精于变化,通灵万物,助天帝澄清玉宇,受敕封为九天鲲鹏。

  庄子说有一种大鸟叫鹏,是从一种叫做鲲的大鱼变来的。传说有一大鱼名曰鲲,长不知几里,宽不知几里,一日冲如云霄,变做一大鸟可飞数里,名曰鹏。

  而自己生育的这两个同父不同母的孩子手臂上居然一个是鹰形,一个是鱼形,难道冥冥之中竟也注定他们是兄弟。

  那个人抱着婴孩欢喜异常,给那婴儿取名为昊,意为天上之日,可见其怜爱之深。但是这些丝毫不能阻断她对前夫的深深爱恋,深深想念,更加不能阻断她回归故国的想法,只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初生的婴儿。

  她开始将所有的爱恋都贯注在了这个小小的婴孩身上,可她也更加想念自己身在宋国孤苦无依的大儿子,终于,她在小昊满了六岁之时,她无意中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前夫,他竟然没有战死,而只是流落异国。两个人抱头痛哭,最终她决定放弃小昊,和前夫回归故国。

  她清楚得记得那天细雨蒙蒙,她忍着泪,将自己常吹的口琴交给那稚气未脱的小儿子,自己便被前夫拉着逃离了她生活了七年的魔窟。

  她一步三回头,她亲眼看到孩子眼中那恋恋不舍的目光,直冷透她的心房。

  而今日她又再次看见了那个鱼形胎记,出现在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上,一个大胆的想法涌现在她的脑海里,难道他竟然是自己留在金国的小儿子么?

  这时,却听参将王勇道:“是贤福公主赵溪月!老夫人,我们这就起程吧!”

  萧大娘似乎没有听到王勇的话,仍然呆愣愣地望着完颜昊手上的鱼形胎记,她的心情无比激动,却又说不出的隐隐担忧,他会原谅自己当年弃他而去吗?算了,还是不说罢,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就让他永远埋藏在记忆里。

  “老夫人!”王勇见萧大娘没有回答,弯下身子试探着问道。

  萧大娘这才回过神来,将自己几欲跳出的心脏按了回去,平复了下激动的情绪,才道:“王参将,请你们帮我把这位小兄弟扶起来,我要带他一起走!”

  王勇闻言,面色一肃,似有些为难,但对方始终是元帅的母亲,只得应道:“是!”说罢,便指挥几人一起将完颜昊搬上了马车。

  六人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萧峻与赵溪月准备举行婚礼的小镇,因为此去京城以最快的速度也得几个月,而赵溪月肚子里的小生命却是不能再等了,是以,赵环环提议就在小镇先完成了婚礼,再回京禀明宋高宗。

  小镇上唯一的客栈中,已然是灯火辉煌,处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众人都在不停地忙碌着,有的摆果品,有的挂条幅,客栈中一片刺眼的红色,却又透着无比的详和。

  萧峻正身着一身新郎喜服,招呼着众人就席,虽然喜事办得仓促,但四邻的乡亲知道是一心为国奋力征战的萧大元帅成亲,都齐齐来贺。送来各自的贺礼,都是些自家喂养的欢迎鸡鸭等土产。萧峻亦是欣然接受,一再说,礼轻人义重。

  完颜昊已然换了一身小厮衣服,一顶小盘帽遮住了大半边脸,跟在萧大娘身后,他之所以这样乖,是因为他听说了萧山峻要和一个公主成亲了。而且这个公主的名字居然和月儿一模一样,他的心脏难以抑制地加速跳动起来,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脑海中滋生。难道一切真的是他们演的一场戏么?只是为了骗自己,月儿已经死了,让他断了念想。

  完颜昊按耐下激动的心情,深呼吸了一大口气,只要等下新娘出来,自然能知道事实真相。萧大娘被迎上了上首的席位,完颜昊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站到了一边的角落里。萧大娘自知他乃金国皇子,若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所以见他站到一边,只是偶尔将余光睨下他,也不强求。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