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死而复生

雪妩2017-2-22 17:3:8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洒遍整个山脉。宋军大军浩浩荡荡地在萧峻带领下向南撤退,在距穿天峡五十里外的一个小镇扎下营来。

  安排妥当后,萧峻迫不及待地来到赵环环帐中,心中那个疑团越来越缠绕得他头痛欲裂,当日月儿木棺被焚,萧峻听闻后,便要去找完颜昊算帐,不想却被赵环环拦住,叫他立马带大军撤退,然后便告诉他一个他很想知道的秘密。

  萧峻走进帐中,见赵环环正自悠闲地梳理着她的一头青丝,心里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正待发作,却睨在帐中的软塌之上,一个白衣女子正自坐在塌沿,微笑着看着自己。

  那不是月儿吗?真的是月儿吗?萧峻仍然不相信地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眼时,月儿已然微笑着望着自己,甜声叫道:“萧大哥!”

  “月儿,你没死!”萧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身子也不由得轻轻一晃,急忙冲上前去,抓住赵溪月的两只胳膊,开心的说道。

  那一刻,他的心中,不知该怎样去形容,感谢老天没有带走她,感谢上苍又将月儿还回到自己身边,他真想抱起月儿,尽情地飞舞飞舞……

  可是,似乎有哪里不对,月儿不是明明死了吗?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啊!自己还亲自探过她的鼻息和脉搏,她不会武功,自然不可能用龟息功来闭气装死啊!再说当时她的身体冰凉透骨,已全然没有了生的气息。这是为什么呢?

  萧峻带着满腹的疑问望向赵溪月,只见她俏丽的脸庞泛起一丝微微的红晕,她仿佛看穿了萧峻的心思,放开了他的手,站起身来,轻轻地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赵溪月因为发现自己竟然怀上了完颜昊的孩子,真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她和她爱的人终于有了属于他们的骨肉,忧的却是皇姐知道后的态度和如何面对两个人处的敌对身份。

  当日,姐姐为了让她免于被世人唾弃,而费尽心思要去替她找寻堕胎的红花,她不好阻止,便想到一法,只要有人肯当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那么那个小小的生命便不用死了!可是谁愿做这便宜爹爹呢?她想到了对她一往情深的萧峻,最后萧峻经过一番挣扎之后,也同意了。

  却在这时,她想到了以完颜昊的脾气,如果得知她嫁给了别的男人的话,肯定不会轻易放弃,到时,必然又是两败俱伤,更何况她这些日子以来,见到宋金两国交战,死伤无数,便想到以假死的方法来化解这场干戈。

  至于火烧棺材这一段,是她深知以完颜昊的性格,虽然当时相信自己已死,但他是一个锲而不舍的人,过后,必然会猜测,是以,她用在山中寻到的矿石‘磷’放在棺木之中,又辅以干枯的兽骨,磷石加上兽骨,遇到高温之后,便发生了自燃,这就是为什么当日的棺木会在烈日下熊熊燃烧的原因。

  听完赵溪月的讲述,萧峻不禁惊叹她的智谋,如此谋略,要是用在战场上,必定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不禁打心眼里佩服。

  只听萧峻轻声道:“月儿,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真的去了,害得我……”萧峻俊脸一红,后面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害得我们萧大元帅好伤心呐!嘻嘻!”赵溪月的姐姐赵环环自旁边打趣道。一句话说得萧峻更加不好意思了,赵溪月不禁瞪了姐姐一眼,赵环环立马道:“我去看看徐猛在干什么?”说着闪了出去。

  突然降临的喜悦感将萧峻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他感觉上天待他还是不薄的,他与赵溪月对坐在塌沿上,脸上微微泛红,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又垂下眼,小声道:“月儿,那我们的婚事还作数么?”

  虽然他的声音有如蚊蝇,但赵溪月还是听清了,不禁轻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睫,淡淡地道:“自然作数!”

  萧峻的心跳加速,脸越发红了,猛地抓紧了赵溪月的纤手,正待诉说情话。却听这时一个士兵不合时宜地一声“报告大帅!”打破了美好的气氛。

  萧峻心中恼怒,但面上也不好表现出来,急忙放开了赵溪月的手,只不耐烦地道:“什么事啊?”

  只见那士兵恭敬地道:“禀元帅,金兵已然撤退,听说……听说……”话未说完,却已瞧见死而复生的溪月公主,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不禁吓得后退了半步。

  萧峻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公主并没有死,那一切都是做给金人看的障眼法而已,勿须大惊小怪。到底听说什么啊?”

  那小兵镇定了下心神,恭敬地道:“金国太子完颜昊跳崖殉情了!”

  萧峻闻言呆了下,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刚才听到什么了?完颜昊跳崖殉情?他……真那么爱月儿吗?

  他忽地回过了神,急忙转身看向一边的月儿,只见她的脸色比寒冬的冰雪还要惨白,身体也不住得颤抖着。瞬间,她柔弱的身体如一片掉落的树叶般轻轻飘落,软软地滑下去。萧峻急忙上前,搂住了赵溪月。

  赵溪月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柔软的被子捂着她,让她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怎么在这儿?我怎么了?忽然,那小兵的话又回响在耳边,金国太子完颜昊跳崖殉情了!

  瞬间,她的心如被尖刀刺过,血流如注,昊,昊,你怎么会……怎么会……你怎么这样傻呀?身上虽然盖着温暖的被子。但她却觉得身体犹如在寒冰中一样,冷彻心肺。一行晶莹的泪珠自她的眼角滑落下来,流到唇中,咸咸的、涩涩的,她挣扎着起身,不,不行,一定要去找,去找到他,绝不相信,不相信昊会就这样走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