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二十六章 惊孕(下)

雪妩2017-2-22 17:1:21Ctrl+D 收藏本站

萧峻只觉浑身都快散了架似的,没有一丝力道,脑袋里也是昏昏沉沉的,微微作痛。他努力撑起身子,大吼一声,发疯似地冲出了帐蓬。

  赵溪月望着萧峻疯狂而去的背影,眼中写满了落漠

  萧峻在峡谷中狂奔,所过之处花草皆被踩踏在地,痛苦却无声地抗议着。终于,奔行了一阵后,他在小溪边停了下来。

  萧峻望着小溪中的倒影,自己很差吗?只见自己朗眉星目,身材高大,肌肉结实,本也是迷倒不少家乡小妹妹的帅气男孩啊!为什么?为什么他喜欢的月儿,他心心念念的月儿居然怀了别人的孩子,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耻辱,而且还是金人的孩子,是他最痛恨的金人的孩子。

  他怎么可能去接受,他怎么可能背负这么一个罪名,来替她养仇人的孩子呢?萧峻猛地转身,狠狠地朝着溪边的树杆就是一拳,树叶凋落,如翩飞的蝴蝶,扬扬洒洒,飞满眼前,飘落于他身周的地上,有几片甚至洒在了他的头上和肩上。

  他已无瑕去顾及,因为他的心中烦乱挣扎,该怎么做,他该怎么做?看着清澈见底的湖水,眼前却浮现了月的美丽脸庞!她挂泪的双眼,她伤心欲绝的脸!

  他的心狠狠扯痛起来,如果不答应她,那么月作为一个没有成亲就生孩子的女子,就会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会成为世人的耻笑,会成为月一身的背负,甚至会被浸猪笼淹死!

  他怎能如此绝情,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因为这种事情而消失于这个世间,不!他不能让她死,他要让她好好的活着,快乐的活着!他相信日久天长,等过去几年,月儿就会忘了那个人,而只记得自己的好,也会爱上自己的!

  萧峻想通了这一点,平息了下起伏的情绪,慢慢地走回了营地。

  穿天峡谷中的百花园中。

  赵环环正自匆忙地来回扒拉着那些花花草草,急切地在寻觅着什么东西。她一抬头发现徐猛落在了后面,没精打采的样子,嘴角微翘,一丝怒意便袭上心头,冲徐猛大声道:“你在踩蚂蚁啊!还不快点找!”

  徐猛闻言一边扒拉着花草,一边没好气的道:“你到底要找什么花啊!?我说叫些人来一起找,人多力量大嘛!你又不肯!”

  赵环环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爱找不找!”说罢,又继续寻找起来。徐猛无奈地咽了口口水,看了她一眼,继续开始扒拉着,嘴里却没有闲着:“你说要找一种暗红色的花,花开六瓣,巴掌大小,是吧!你拿这花来干什么啊?”

  赵环环也不转头,仍然埋头寻找着,没好气地道:“叫你找就找,说那么多废话干嘛!”徐猛被她一句话噎了回来,也不再做声,急忙开始继续寻觅。

  “我找到了!”突然徐猛大叫一声,兴奋地望向前方不远处的赵环环,手中拿着一株带着绿叶的小花,根上还粘连着泥土。

  赵环环闻言急忙跑了过来,一把夺过徐猛手中的小花,脸上显现出乍喜的表情,她仔细观察着那朵小花,只见小花上部的叶子较宽而略扁平,顶端边缘显不整齐的齿状,内侧有一短裂隙,下端残留一小段黄色花柱。

  那朵小花呈暗红色,赵环环放在鼻中闻了闻,气味清淡而微苦,只听他大声道:“是了,就是它!终于让我找到了!”

  徐猛看着赵环环一脸高兴的样子,十分不解,却也不想问她,因为他自知问了只会讨来一顿骂。他脸上堆起了笑容,道:“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赵环环将红花从根茎上摘下,揣入怀中,就欲于徐猛一起回前方的营地中。想到妹妹这下有得救了,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可以除了那孽种,过上新的生活。环环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靓丽的笑容来。

  不过下一瞬,她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徐猛突然转过头来,望着她,暖暖地笑道:“环环,你想不想吃烤兔子肉?”

  赵环环一诧,顺着徐猛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丛花草里,一只肥大的麻灰兔子正自左右转动着眼睛,卧在那里,享受着这峡谷中难得的阳光。

  徐猛见赵环环没有什么反应,还以为是她觉得自己不能抓到灵巧的兔子,正准备展示一下自己高深的武功,在情人面前好好露一手,不想这时,却听到一阵碎响,一只小小的麻灰兔子突然从母兔子的腹下钻了出来,母兔子连忙轻舔着它的小小身体,眼中是无限怜爱。原来是母兔子在此生小兔,不一会儿又有几只小兔子从母兔子的腹下钻了出来。

  徐猛和赵环环见此一幕,都愣在了那里。赵环环看着母兔子不停地舔着小兔子的毛发,那怜爱之情,跃然眼中。她的心猛地一痛,想起自己前些日子流掉的那个孩子,心中悲痛万分,眼泪不由自主地便流了下来。

  不!我决不能让月儿再遭遇和我一样的痛楚,不能让她像我一样以后都不能拥有这样母子之间的天伦之乐。赵环环突然掏出怀里的那朵红花,掷于地上,不停地用脚踩踏,直至那朵可怜的小花碎落成泥。

  徐猛惊见赵环环一系列的动作,被弄得莫名其妙,看着她一脸的泪花,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急忙道:“环环,你怎么了?”

  赵环环止住哭声,突然镇重地望着徐猛,道:“阿猛,我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事到如今,只有让阿猛娶了月儿,一切的事情都可以化为乌有。

  徐猛一惊,却仍然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只是你别哭啊!”

  赵环环正要张嘴,却听一个脆甜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皇姐!”两人闻声望去,只见赵溪月正袅袅挪挪地朝这边一路小跑而来!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