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求婚

雪妩2017-2-22 16:59:26Ctrl+D 收藏本站

如墨的夜空中,满天星斗如一颗颗莹白的宝石般镶嵌在天边那一弯冷月的光辉中。某个营帐中,烛火轻摇。

  赵环环轻轻靠在软床上,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徐猛的身影来。那个肤色微黑,身子强健的男子,有着明亮的双眸,尖尖的下巴,虽然他总是绷着个脸,很少看到他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严肃的表情在赵环环看来,却是一种冷俊的帅气美。

  赵环环嘴角含笑,轻抚着被角,想得入了神。突然,门外一声:“公主殿下!”将她从深思中拉回到现实中来。她听出那正是徐猛的声音,心跳陡然加速,面色也涨得微红,她整理了下如瀑般的青丝,轻声道:“进来吧!”

  徐猛闻言掀帘而入,轻轻站定,左手却背于身后,正待向赵环环行礼,却听环环已然坐了起来,含笑道:“徐将军不必多礼,请坐吧!”

  徐猛却仍然依礼行事,躬了躬身后,并不落座,上前几步,来到赵环环面前,唇角扯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暖声道:“公主,请先将蜡烛熄灭,属下有样好东西给您看!”

  赵环环唇角微翘,面上却隐现一丝怒容,慎怒道:“不是说过,没别人在的时候就叫我环环吗?怎么又忘了!”

  徐猛神色微敛,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你还不是叫我徐将军!”赵环环跳下床来,走到徐猛面前,神色羞赧,柔声道:“好嘛!阿猛,你给我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徐猛见赵环环羞涩的样子,不禁心里一阵甜蜜,这个柔福公主,刚来时,那脾气可没法说,任性骄惯,可,随着自己和她相处下来,发觉她的心地其实挺好的,渐渐地居然喜欢上了她。

  徐猛卖了个关子:“你先将蜡烛灭了!”赵环环闻言,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居然还叫自己把蜡烛吹灭,难道他想……虽然自己已经不再纯洁,可是想到要在这军营之中做那样的事,况且他们认识也才一个多月而已,怎么能那样呢?

  徐猛见她神思不属,猜到她肯定想歪了,轻轻一笑:“你别想歪了,我是有东西给你看!”说罢,干脆自己吹灭了蜡烛。

  帐篷内顿时一黯,两个人处身于一片漆黑之中,只有外面篝火的余光折射进来,将两人的身影映得朦朦胧胧。

  徐猛急忙将左手上提着的一个布袋拿了出来,轻轻打开,无数小灯似的萤火虫便从袋中飞了出来,将整个帐篷映得如外面的星光。绿莹莹的小灯在面前飞过,一盏紧接着一盏,犹如一条绿色的飘带,飞舞在帐篷之内,飞旋在她的身边,将她紧紧缠绕。她刹那看呆了,这美不胜收的景致,仿佛置身世外。

  赵环环的心彻底被徐猛给收服了。今天下午时,她只不过说想看下萤火虫的光亮,感觉下大自然的美好,而他就记在了心里,晚上就给自己捉来了这样多的萤火虫。

  她望着满帐篷的萤火虫,脸上盈满了笑颜,“咯咯”地笑出了声,一滴泪花亦顺颊滑落,在萤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她被是太开心了,开心地居然流下了泪。

  徐猛抓住时机,轻拥住赵环环,温热的气息萦绕在环环的耳侧鼻间,他动情地道:“环环,嫁给我好吗?”

  笑声瞬间隐没,徐猛突然发觉怀中的身体猛然僵硬,他低下头,只见朦胧的萤光中,赵环环神色呆愣,脸色却突然苍白,似在回忆什么不想再记起的事实。

  赵环环一愣,他在向自己求婚吗?可是,他的一句话却瞬间勾起了,她那日听到的话,那天,她无意中听见那妹妹赵溪月与医官的谈话。

  “大夫,待会儿我姐姐醒了,你千万不要告诉她,她,她这辈子都不能生小孩了!”赵溪月说着,眼泪便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只听那大夫诺诺连声,“放心吧,姑娘,我不会的!医者父母心啊!况且,这位姑娘也真够苦的了!”

  赵环环苦笑了一下,只是他们不知道,床上的她已然醒来,只是闭着眼睛,却听见了他们最重要的这一段话。

  往事在脑海中回旋,赵环环猛地一把推开徐猛,背过身去,不让他看见自己流泪的脸,冷声道:“你出去吧!我不会嫁给你的!”

  徐猛心内巨震,身体发颤,跌后两步,望着赵环环朦胧的背影,眼中神色绝然:“为什么?是觉得我配不上公主殿下吗?”

  赵环环强忍住不停滑落的泪水,心中道:是我配不上你!她轻眨了下眼睛,几滴清泪坠落于地。她猛地试去泪水,一转身,面对徐猛,正想说出决绝的话来断了徐猛的念想,帐外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两人对望一眼,相继钻出帐篷,只见帐外火光大亮,萧峻走在最前面,后面一队士兵押着一个人正朝这边走来。

  待得走近,赵环环这才看清,被绑的人正是金国太子完颜昊。却见他一脸颓丧,任由两个士兵将他架着,向营中牢房走去,就如一具尸体般,任人摆布。

  赵环环一见完颜昊,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没有了清白之躯,没有了生孩子的权力,不能嫁给心爱的人,都是拜金人所赐。她突然发疯似地跑上前去,眼中猛地一亮,众人还没有反映过来,她已然从一名士兵的腰际抽出一把刀来,不步也不停留地,向完颜昊挥去。

  徐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得一愣,呆呆地站在帐篷外,望着那奔腾而去的娇小身影,一进反映不过来,该怎么处置!

  只见赵环环冷厉的刀风已然划至,而完颜昊仍然如一个稻草人般,屹立不动,那角落边哭泣的小小身影也不禁微微一颤。赵溪月望着姐姐,突然划出的一刀,惊呼出声。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