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二十一章 被捕(下)

雪妩2017-2-22 16:59:0Ctrl+D 收藏本站

萧峻冷冷一笑,道:“终于想起来了,不过,我还告诉你,我现在是统领三十万大军的元帅萧峻!记住了,有我在,你休想带走月儿!”

  完颜昊‘嗖’地一声,拔出随身佩带的血玉宝剑,指向萧峻,冷冷的目光直视着他,怒道:“我今天是一定要带走她的!谁拦我,就只有死!”

  萧峻闻言也抽出随身长剑,一个纵身,长剑已经破空向完颜昊刺去。完颜昊立马举剑迎击。森冷的月色下,剑光暴涨,数朵白晃晃的剑花交相辉映。

  赵溪月眼见两人打了起来,心中焦急,想上前劝阻,却被两人的剑光阻在了一旁,她俏脸涨红,不停叫着:“阿昊,萧大哥,你们不要打了!”

  可是,正在激战中的两人是不会听从她的话的。只见两人越战越猛,已然从溪边打到了溪水上,然后又从溪水上,飞战到了小溪旁,打得是难舍难分,更是难以分出胜负。

  赵溪月目不转睛地望着交战中的两人,轻咬着红唇,一跺脚,气自己没有办法阻止他们打斗。此时,却听军营方向传来阵阵嘈杂声,正有人朝这小溪边行来,可能是听到了他们的打斗声,闻声而来的士兵。

  只见那一队士兵足有二十来人,个个高举着火把,已然渐渐逼近。火光在明亮的月色下跳动,将峡谷映照得更加明亮。只听其中有人说道:“是那边,那边有人打斗!”

  赵溪月心中焦急万分,那些肯定是宋兵,望着仍然在全力酣战中的完颜昊与萧峻,她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脸色也有些微苍白,虽然两人的武功可说是伯仲之间,可是,如果萧峻加上这一队士兵,一起合攻完颜昊的话,他能有几分胜算!?更何况,完颜昊是何等倔强的一个人,他说过要带自己走,便不会一个人离开!

  赵溪月情急之下大叫:“阿昊,你快走!有人来了!”正自激战中的完颜昊被她话音一扰,略一失神,只见半空中厉芒一闪,萧峻已然一剑疾刺而来,幸好完颜昊闪得快,只被刺中了左手手臂。

  完颜昊轻哼了一声,坠落在溪边大石旁,捂着左手伤口,看见了那渐渐逼近的熊熊火光。他的眉头轻皱了一下,难道今日竟然就要丧命在此了吗!还有四十万大军等着自己去指挥,还有父皇临行前的使命,还有整个金国百姓的安危,自己都不顾了吗?这一刻,完颜昊突然有种深深的自渐,却没有一丝后悔。因为,如果生命中没有了月儿,他活着亦没有任何意义!

  完颜昊愣在那里,是进还是退?取舍之间,让他难以决断!可是,萧峻是不会容他将这个问题想清楚的!只见萧峻已然疾冲而来,举剑便刺。完颜昊恍惚间,急忙挥剑去挡,激烈中又已交手二十余招。

  那一队士兵已然全数小跑到溪边,见到萧峻等三人,急忙大叫:“大帅!”尔后,都拉弓引箭,将完颜昊团团围住,蓄势待发!

  完颜昊本已受伤,迎战萧峻已有些吃力,更何况面对这二十余人的箭阵,他站立当中,望了望四围的宋军兵士,眼中竟有些许苍凉之意,但当目光移向赵溪月时,眼里却多了一份决绝,那是不死不休的决绝

  赵溪月心里一颤,五脏六腑都似在翻腾不休,脑袋里已然昏昏沉沉的,只觉热血上涌,她大叫一声:“不要杀他!”便待冲入箭阵之中。

  萧峻看见赵溪月这样异常的举动,梨花带雨的脸庞,忍不住紧紧地攥起了拳头,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眼中充溢着能焚烧一切的烈焰。但是,毕竟他作战多年,本身的性格之中还是稳重居多,虽然一时情难自控,但他马上意识到眼前最重要的是做什么!抓住这个金军统帅,数十万金军便会不击自退!

  不想刚冲出一步,便被身旁的士兵拉住,任她怎么挣扎、反抗都是无济无事。完颜昊握紧手中剑,仔细觑着如何杀一个赚一个,他已然不报生还的希望,谁知,就在他望着赵溪月苍白的小脸时,离他并不远的萧峻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横在了他的颈上。

  只见赵溪月一张俏脸越发苍白,她望着萧峻,声音微颤:“萧大哥,不要杀他!”萧峻横在完颜昊颈中的剑丝毫没有挪动,他望向赵溪月,眸中神色冷冽,淡淡地道:“月儿,你就这么担心他吗?”

  赵溪月被他一句话说得神情一滞,垂下眼,声音轻飘:“我哪有,我只是想他既是金军主帅,如果以他为质,金军自然溃败!”说完这句话,她竟然将头低得越发低了,不也去看完颜昊的眼睛。

  完颜昊闻言一震,望着赵溪月娇小的身影,心内微凛,这个女人,什么时候竟有了这样的心思,她的心中真的这样想的吗!?呵呵!以自己为质,换取她大宋军队的胜利,突然,完颜昊只觉得自己很傻,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置数万军队于不顾,置数千万百姓于不顾,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吗!这样一个要以自己换取胜利的女人!

  完颜昊脸色越发苍白了,眸中一片黯淡,写满了绝望。萧峻却听出了赵溪月话中的维护之意,她竟找出这样的借口,只想保住眼前这个金国太子的命,月儿啊!月儿,你竟这样爱他吗?

  萧峻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旁边的士兵,冷声道:“没听见公主殿下的话吗,还不快将这逆贼绑起来,押回军营!”

  两名士兵急忙上前,将完颜昊捆缚起来。完颜昊头脑中昏昏沉沉的,任那两名士兵将自己五花大绑,却没有任何反抗,他眸中一片灰色,就如一具行尸走肉般。

  赵溪月不忍再看见完颜昊绝望的眼神,努力挣脱了士兵的束缚,向营帐方向急奔而去。一路狂奔,夜风袭面,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