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战事又起

雪妩2017-2-22 16:57:12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闻言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身体软软地靠着那一株桔椤树,只觉头顶“嗡嗡”作响,眼前金花飞舞,似乎自己的灵魂也脱离了躯壳,没有了思想,甚至没有了感觉,离开他!永远都不在见他!那这辈子还有什么意义呢?

  赵溪月纤手抚上额头,忽然神思一转,想到就算自己离开他,可他又怎么才能洗脱罪名,被放出天牢呢?想到这里,赵溪月挺了挺身子,抬起头望向仍然一脸得意的李依兰,冷声道:“阿昊杀死兀术已成事实,就算我离开他,也不可能改变的!”

  李依兰见自己的话还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心中微怒,冷声道:“如果你离开他,以本宫西夏公主的身份,自有办法让他们放了昊哥哥!”

  赵溪月闻言,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神色郁郁。李依兰气恼地哼了一声,厉声道:“我早就知道你一点都不爱昊哥哥,所以是不会顾及他的死活的!”

  赵溪月闻言一震,突然仰起头,冷眼望向李依兰,道:“谁说我不爱阿昊,好!我明日便离开此地,永远都不再见他!你一定要遵守承诺,救他出来!”说着,禁不住珠泪盈盈。

  李依兰轻蔑地一笑,道:“我一定会救他的,毕竟他还是我的丈夫。只是,你必须现在就离开,永远离开大金!”

  赵溪月说明天再走,其实是想和柳絮告别,顺便叫他带几句话给完颜昊,哪知道李依兰如此不尽人情,可想到完颜昊的安危,还是狠了狠心,默默地点了点头。

  李依兰目送着赵溪月两姐妹远去的背影,冷冷一笑,这个女人终于不再缠着她的昊哥哥了。可是,下一刻,李依兰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结,她要怎样才能救出昊哥哥呢?

  金銮殿上。

  金太宗正为完颜昊的事情而非常伤神。突然一个兵将模样的人,一路小跑而来。“八百理加急战报”的话语响彻整个宫殿。

  正在殿上为完颜昊应不应该叛死罪而争吵不休的两边大臣、王亲贵族,都震在当场,瞬间哑然无声。

  金太宗亦非常震惊,这时,只听那伏于地上的军士手拿一卷纸书,高举过头,恭声道:“皇上,八百里加急!南宋来犯,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我大金三座城池!”

  金太宗身边的贴身太监杜公公急忙行到阶下,取过那兵士手中的战报,转身走上玉阶,呈给金太宗。

  金太宗接过战报一看,陡然一扬手,将那战报直接摔下了玉阶,虎眉一扬,怒道:“给朕马上派兵去啊!朕要打他个落花流水!”

  众人面面相觑。金国最能打战的便是兀术与完颜昊,如今兀术已死,而完颜昊又因此关在天牢,放眼殿上,谁能为主帅,指挥作战呢?

  金太宗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一阵怒意之后,他竟有些庆幸宋国此时开战,这是给了一个他放完颜昊的绝佳机会啊!只见金太宗向心腹大臣檀道城使了个眼色。

  檀道城领会,马上上前一步,站在大殿中央,躬身道:“皇上,臣有个建议!不如让太子殿下领兵出战,待罪立功!”

  金太宗微微点了点头,望向殿中众人,只见众人一阵窃窃私语之后,竟皆表示赞同:“请皇上让太子领兵出征!”

  天牢中。

  完颜昊的拳头紧紧地攥起,手上青筋暴涨,眼中似要喷出火来,望着伏跪于地的柳絮,厉声道:“你说月儿不见了!?”

  柳絮伏趴在牢室中,不住地道:“殿下,您惩罚属下吧!是奴才没有看好月妃!”完颜昊气愤地一脚向柳絮踹去,柳絮额上大汗直冒,硬生生地接下了完颜昊一脚,仍然伏在地上。

  “殿下!”拓拔本来就关在完颜昊隔壁的牢室中,这时见完颜昊因为赵溪月失踪而突然情绪大变,心中也不禁为柳絮担心。

  完颜昊突然一拳击向砖墙,牢墙被他大力一震,不住地落下泥块和残渣来,一股鲜红的血液也随着他的手掌留了下来。

  完颜昊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痛,将充血的眼再次回到柳絮身上,带血的拳头再起紧攥,他向前两步,就要一拳挥向柳絮的头颅。

  正在这时,却听一声:“圣旨到!完颜昊接旨!”声到人到,只见来传圣旨的人已然来到了牢室前,狱卒急忙打开牢门。

  那钦差急忙先向完颜昊行了一礼,才道:“请太子殿下接旨!”完颜昊急忙放下悬在半空中的手,跪下地来,俯首听旨:“臣,完颜昊接旨!”

  那钦差立马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宋蛮来犯,夺我城池。军中不可一日无帅,着请太子完颜昊领兵出征!戴罪立功!”

  完颜昊一震,南宋居然敢出兵来犯,定然是军中有能担当重任的大将之才。只是,现在月儿莫明其妙地失踪了,自己根本没有心思去打什么仗,更何况那是月儿的国家,月儿的亲人,这样一来,岂不是与她敌对!

  完颜昊思量及此,却并不伸出双手去接那圣旨,只淡淡道:“请钦使回复皇上,昊重罪在身,实不宜领兵出征!”

  “这……”只见那钦差一脸无奈,正想婉言相劝,却听隔壁的拓拔已然道:“殿下,你不能抗旨啊!”

  完颜昊转过头,望了望拓拔,冷冷道:“月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我实在没有心思去领兵攻打她的国家!”

  拓拔抓着铁栏杆,突然情急生智,急道:“殿下,月妃可能已经在回宋的路上,你现在去或许还能追上她!现在你只有领兵出征,才能出这天牢啊!”

  完颜昊闻言顿时有种恍然大悟之感,只见他接过圣旨,道:“我需要拓拔为副将,请钦使一并放了他!”

  那钦差道:“这个皇上已经向下官说明,殿下不用担心!”说罢,指使狱卒打开了拓拔的牢门。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