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想的还是他

雪妩2017-2-22 16:54:59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的心中一片冰凉,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有些轻微地发抖。她紧紧地攥起了拳头,从长春花的间隙中,死死盯着那个名叫洛成的人,眼中迸射出噬骨的恨意。就是这个人,害死了她的父皇,一定要杀了他,替父皇报仇。

  却听兀术将手背在身后,望着落至树梢的夕阳,淡淡道:“洛兄弟,你觉得是皇上对你好,还是本王对你好些?”

  洛成一听,心下一凛,望着兀术,眼神闪烁,卑恭地道:“四狼主和皇上对洛成都是恩同再造,哪有什么分别!”

  兀术转过身来,眼含深意,在洛成臂膀上一拍,笑道:“如果一定得选呢?”环视了下四周,语气突转严肃,“你是跟我还是跟他?”

  洛成心中一凛,眼中神色数变,凑前一步,离兀术近了些,压低了声音道,“四狼主的意思是……?”

  兀术亦低下头来,小声道:“任务也是要你前去宋国刺探情报,不过刺探的情报不是报告给皇上,而是直接回报本王!”

  洛成闻言,垂下眼,有些为难的样子:“有什么可靠消息我一定向四狼主禀报,可是,皇上那边……怎么办呢?”

  兀术望了望他轻笑:“皇上那边,你也照实禀报吧!只不过要先给本王说!办得到吗?”洛成明白了兀术的意图,反正也影响不了他,也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便一脸谄媚地笑道:“当然,洛成愿为四狼主效犬马之劳!”

  他们的谈话听在长春花后的两人耳中,却是越听越是心惊,赵溪月心道,他们在说什么刺探情报?西夏现在和他们是友邦,而辽国被灭,虽有残部作乱,但不足以为惧,剩下的就只有刚刚在临安称帝的九哥了。啊!难道兀术是要洛成前去临安刺探军情?

  赵溪月越想越是心惊,咬着牙想着一定要回去通知九哥,让他趁早防范,却猛地发现身旁的皇姐赵环环有些不对劲。只见赵环环一手捂着腹部,俏脸狰狞,眉头紧皱,汗水大滴大滴地自额际滚落,显得痛苦异常!

  赵溪月急忙握住她的手,以眼神询问她,却发现触手冰凉,不禁眉头紧皱,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只见赵环环紧捂着腹部,红唇已然被她咬得失了血色,眼中泪花闪闪,额上豆大的汗珠滚落在长春花叶上,汗水已然将她的白衫浸湿。她极力忍受着痛楚,腹中又一阵剧痛猛地袭来,她不禁“呀”的一声,轻呼出口。

  “谁?”这样细微的声响也被兀术听见了,他望着那丛长春花,大声道,“谁在那里?给本王滚出来!”

  赵溪月一惊,看着赵环环越发狰狞的脸色,心中也和她一样痛苦,却偏偏在这时候被兀术发现了,怎么办?难道只有死路一条吗?

  兀术已经朝那丛长春花行去,一边抽出随身长剑,将剑尖指向前方,赵溪月将姐姐的身子按下,下定决心,猛地站了起来,走出花丛,冷声道:“是我,你待怎样?”

  兀术望着从花丛后走出来的赵溪月,看着一身男仆装扮的赵溪月,开始露出些微疑惑,紧接着脸上便挂起了一抹邪笑:“原来是小六弟的侧妃啊!只是,你在本王府中做什么呢?而且还是弄成这副模样!”

  赵溪月挺了挺腰,没有一丝惧怕,望定兀术,冷冷地道:“你管我,我爱来就来!”花丛后,赵环环已然痛得快晕过去了,汗水已然湿透了所有的衣服。

  只见洛成上前一步,脸上神色肃然,走到兀术身边,小声道:“四狼主,此女不除,必然会将我们的事,泄露出去的!”

  兀术凝神思考着洛成的话,这女子当然不能让她活着出去,如果被金太宗那老不死的知道了,他的计划就落空了,就边性命也难保了。只是,这女人再怎么说也是当今太子侧妃,如果莫明其妙就死在这里的话,很难说得通的!兀术眉头紧皱着,突然,眼中精光一闪,是了,赵溪月本就是刺杀金太宗的嫌疑犯,又越狱而逃,就算现在拒捕被杀的话,也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

  想到这里,兀术提剑的手动了动,望着赵溪月向前一步。赵溪月见来势不好,不禁迫得后退一步,冷声道:“你要干什么?”

  兀术逼进一步,笑道:“弟妹,当然是抓你去见皇上啦!你私自越狱逃跑可是死罪呢!”说着,阴阴一笑,“不过,如果你极力拒捕的话,本王也有可能一时失手,送了你的性命!到那时,六弟也怪不得本王了!”

  说罢,将剑直指向赵溪月,赵溪月手无寸铁,眼见兀术的剑向自己刺来,想到退无可退,只要姐姐躲过就好,只得闭目待死。

  在双目轻翕的瞬间,脑海中闪过他的脸庞,冷酷的,温柔的,对着她宠溺的,所有的表情,满满占据了她整个心神。她的心忽地万般绞痛起来。阿昊,对不起。恐怕我再也等不到你查出真相了!

  再也见不到你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有没有刺杀你的父皇,那对于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阿昊,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的生命因为有了你而变得多彩。

  一行珠泪自眼角边悄然滑落,曾经以为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曾经以为我们会相守一辈子,可是,谁曾想到,命运会如此捉弄人。阿昊,你怪我也好,你怨我也好,总比一辈子负疚的好,想不到这时候了,我想的还是只有你!

  月轻闭上眼,能感受到剑风划过耳旁的声音,丝丝冰凉,她不挣扎,不反抗,静静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不要!”谁知,一声清脆中带着些许痛苦的声音自花丛边传来,赵溪月猛地睁开眼睛,却见她的皇姐赵环环已然捂着肚子,从那丛长春花后,走了出来。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