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一十章 混入兀术府(下)

雪妩2017-2-22 16:54:5Ctrl+D 收藏本站

目送檀飞扬走后,赵溪月就走上了热闹的小街。她要去集市找她的姐姐,她唯一的同母姐姐。虽然她明知道集市人来人往,她的姐姐可能早已不在那里。更何况,檀飞扬看到的女子还不一定是她的姐姐。但是,她的心已经飞到了集市上,因为她有种强烈的感觉,觉得那就是她的姐姐。

  赵溪月放快了脚步,朝集市急行。一路上,碧绿的丝瓜、鲜红的辣椒、闪亮的马鞍、七彩的绸缎、祭祀的香烛、算命的灵符……这些一切的一切都不能引起赵溪月丝毫的兴趣。她在人群中搜寻着,那个和她长相相似,同样娇小的身影!

  渐渐地,赵溪月明亮的双眸中写满了落漠,她轻轻地转过头,正准备朝另一边去再看一下时,眼中突然一亮,她定定地望向一间中药铺。

  就在刚才,赵溪月清晰地看见了一个女子朝那药铺行了进去,那背影简直似及了她的皇姐赵环环。她急忙向那药铺跑去,在穿过街道时,被几个路人阻了阻,来到对街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子已然坐上了一顶小轿,晃晃悠悠地向前行去。

  “皇姐!”赵溪月试探性地叫了一声,追在了轿子的后面。幸好,当时的金国上京还没有多少人懂得汉话,以是,虽然路人都尽皆望了她一眼,却并不清楚她话中的内容。

  那轿中女子闻声一惊,猛地睁大眼睛,掀开轿帘,刚刚探出一个前额,露出疑惑的眼神,询问:“是谁在叫我?”

  那紧跟在轿边的丫环却一句话把她给堵了回去,只听那丫环道:“哪有人啊!?夫人,你听错了!”说罢,又急忙催促轿夫,“走快点啊!”

  几个轿夫急忙加快脚步转入了一条小巷中,当赵溪月追上前去时,那顶软轿已然抬进了巷子中的一座华丽的府第中。

  赵溪月仰起头来,只见那朱红的大门顶部龙飞凤舞地画着三个碎金色的大字:国相府。赵溪月凑上前去,在门边偷眼往里瞧,希望能看见姐姐赵环环的身影,却不想从里面急匆匆地跳出一个人来。

  只见那人一脸络腮胡子,年纪也不算很大,眼角却已然布满了皱纹,他一见赵溪月,便上前一把拉住她,语气中似有些埋怨:“你是小三子介绍来的吧!?怎么还不快进去,事情还多着呢!”

  赵溪月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男儿装扮,看着那管家模样的中年人那一脸焦急的表情,她心中忽地生出一个念头来。自己何不将计就计,混入府中,查看下姐姐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呢!

  想到这里,赵溪月故意将声音压低,连连点头道:“嗯,是的!”那中年人一边朝里走,一边道:“快跟我来,你叫什么名字啊?”

  赵溪月淡淡想了想,紧跟在他后面,道:“我叫小贤!”不想那管家突然转头,怒视了下赵溪月道:“小贤是吧?我告诉你,你进府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奴才,所以在主子面前一定要自称奴才,不要再说什么‘我’!知道不?”

  赵溪月撇了撇嘴,低眉道:“是,奴才知道了!”

  赵溪月被安排在了厨房中,负责洗菜、摘菜等粗活。这几天,赵溪月都呆在了厨房中,也没有机会去查看姐姐是不是在这府中。她也试探着问过厨房中的人,可是其他人都说这国相兀术府中的女人,虽说不像皇帝一样,有佳丽三千,但是三十个绝对是有的。是以,都不认识她口中的女子。赵溪月正在厨房边洗着小白菜,她一面洗,一面斜眼四望,准备趁没人的时候,溜开一会儿,去查看一下,姐姐到底有没有在这里。

  赵溪月将淘好的小白菜放进了簸箕里,这时,一个瘦高的年轻人向她走来。赵溪月识得他是厨房中的帮工小牛。

  只见小牛走到赵溪月的面前,将手中的水桶往她面前一放,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冷声道:“小贤子,你去井边打桶水来!”

  赵溪月抬起头,冷冷地望了他一眼,正想拒绝,一个念头猛地闪现在脑海里,何不趁此机会,却府中四处查看一翻,或许可以找到姐姐。想到这里,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无奈地道:“好吧!”说罢,提着水桶向另一边的水井走去。

  赵溪月望了望眼前深不见底的水井,将水桶放在了井沿边,微弯着纤细的柳腰,双目却有意地在周围斜睨,见四处无人,她心下计议已定,将水桶搁于井边,飞快地溜了开去。

  赵溪月走在府内的长廊里,四处搜寻着,却没有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她继续向前找寻着。四处张望,遇到有其他人时,便赶紧低下头去,闪到一边,装作在侍弄花草

  如此这番,赵溪月已然行到了府中的假山旁,她轻轻地呵了口气,目光却在瞬间定格,那个女孩,远处长廊上的女孩,正是她苦苦寻觅的姐姐啊!

  赵溪月张嘴想叫,突然发现不妥,自己现在还身处国相府中,她轻捂着嘴巴,急忙向那长廊上的女子追去。

  那女子穿行在长廊上,手中紧紧地攥着一包东西,匆匆地淹没在了长廊转角处。赵溪月急忙跟了上去,“呯!”身体好像撞上了什么硬物般,使她的步伐一滞。

  赵溪月跌倒在地,臀部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她皱了皱眉,半响才仰起头来,这才看见撞到自己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这男子脸色黝黑,双目炯炯有神,看样子应该是武将出身的人。

  只见发地男子一脸惶恐,急忙上前作势欲扶赵溪月,口中不住地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有没有撞伤哪里?”

  赵溪月撑了撑身体,却没有爬起来,只得拉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摇头道:“我没事~!”这人倒是不错,对自己一个下人都如此客气,她心中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

  那人只感到触手柔滑,眉头微皱,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但国相大人找他有要事,他也没有多想,道了声:“那就好!”便如一阵疾风般,向前行去。

  好香!好熟悉的香味!赵溪月眉头紧皱,惊异地望着已经渐渐远去的那人,脑海中努力回忆着。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