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七章 挑战信任(下)

雪妩2017-2-22 16:52:45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闻言,站了起来,走近完颜昊,凝视着他,镇重地道:“阿昊,你真的相信是我刺杀你父皇么?”

  完颜昊一片茫然,轻叹了一口气,半响才道:“我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事情接而连三地发生,他已经有些疲于应付,如今却又出现了月儿刺杀父皇的事!为什么每件事都和她有关?

  赵溪月看着完颜昊疑惑的眼神,漠然的脸,心中一阵揪疼,鼻子一酸,眸中已然波光盈盈,她不禁后退几步,轻晃着头,苦着脸道:“你不知道!?阿昊,真正的感情是互相理解互相信任的……我们的感情是不是太脆弱了?或许,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情!你对我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完颜昊越听越是心惊,想不到他为了她顶撞他的父皇,为了她深受重伤,差点没命,现在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完颜昊的心猛地一阵刺疼,无力地跌至桌边,一手撑住圆桌,眼中神色悲凉,凄声道:“一时兴起?月儿,你就是这样看我的么?哈哈!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原来就得来了个这样的答案。”

  赵溪月闻言转过身,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受伤的眼神,但他的怀疑仍让她阵阵心痛。完颜昊看到她冷漠的背影,心伤地说道:“月儿……我爱你,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我始终都爱你……等我,我会去查明真相,我会还你一个清白……”

  说罢,完颜昊转身冲出房门,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完颜昊在冷冷的夜风中疾行,刚才月儿的那番话,还在耳边回响。她说真正的感情应该互相信任,可是,她却也没有真正地信任自己啊!她竟然会怀疑自己对她的感情!

  完颜昊想到这里,心中飘过一股凉意,镶嵌着盈光的眼睛有些看不清道路。他就这样一个人在晦暗的月夜中前行,孤伶伶地前行着。一路上,纷繁的思绪困绕着他,使得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难以舒展。

  突然,夜色下闪过一抹似有似无的黑影,完颜昊马上停了下来,四处巡视,却再也没有发现异常。

  杀气!确实是杀气!完颜昊可以肯定。他的心中立时闪过了一个不好的念头,月儿!月儿有危险!

  想到这里,完颜昊立马施展轻功,转身向来路飞奔而去。

  赵溪月茫然地望着完颜昊消失于茫茫夜色中的身影,一颗珠泪,再也忍不住,滑落眼眶。而此时,房顶上檀飞扬亦是心情沉重,借着房顶那被他取下的一片瓦的缝隙,他看到了两个情人之间挑战信任的精彩一幕,却不知为何,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自从明白了赵溪月亦深深地爱着完颜昊后,檀飞扬彻底死了心。他整日买醉,想要以此来忘记赵溪月。可是,无论他喝多少酒,赵溪月的影子依然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他疯狂地想见她,但却得知她已经做了完颜昊的侧妃,想到那样清丽的女孩,完颜昊竟然还娶了别的女子,他的气便不打一处来。本来婚礼当日,他想要去找完颜昊理论时,却被母亲拦住,告诉他,飞扬!她自己愿意,你又何苦破坏她的幸福呢?

  幸福!是啊,只要她幸福就好!不是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她么,只要看着她过得幸福便好!想通这点,檀飞扬便诚心祈祷希望她一辈子都开心、快乐!

  谁知,那日竟得知赵溪月刺杀皇上,檀飞扬真的不相信,那样柔美的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会刺杀得了武功高强的皇上!

  弑君可是死罪!他准备去解救赵溪月,却发现完颜昊已经早他一步去了天牢,他于是跟踪他,竟然意外地发现完颜昊竟然将赵溪月带出天牢,藏在了贤王府中。

  今日,这屋顶偷看到的一幕,让他更加坚定了要带走赵溪月的信心。月儿背负了弑君的罪名,已然不可能再和阿昊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他能,他可以带着月儿,离开京城,离开金国!

  檀飞扬轻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跳下房去,和赵溪月表明心迹。突然身侧一股劲风袭来,一阵杀气扑面而来!

  只见朦胧的月色下,一个身着黑色劲装、身姿矫健的蒙面人,已然破窗而入。紧跟着另外一个蒙面人已经从木门处进入室内。

  “啊!”不防有人破窗而入,赵溪月看着几个蒙面人大叫出声,急忙退至床边,急欲找寻可防身之物,却无奈只抓到一个枕头,她急忙朝离她最近的那个黑衣人扔了过去。

  长剑晃出一朵白亮的剑花,直直地向赵溪月刺来。赵溪月望着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来的长剑,不禁呆愣在了那里。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伴随着瓦片的碎落,檀飞扬自房顶上跳落了下来,举剑一挡,正好站在了赵溪月身前,护住了赵溪月娇小的身躯。

  檀飞扬挡下黑衣人一箭,还不望回头,看了赵溪月一眼,询道:“月儿,你没事吧?”

  赵溪月回过神来,望了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和檀飞扬,淡淡地道:“我没事!”突然神色一变,大叫:“小心!”

  原来另一黑衣人趁檀飞扬回头说话之际,已然迅速地一刀斩向檀飞扬要害,檀飞扬自不是好于之辈,他在赵溪月出声提醒前,已然感觉到了杀意和刀气,猛地执剑反手,轻松地化解了那黑衣人的一记杀招。

  那两个黑衣人俱是武林高手,将檀飞扬紧紧地围在房间中,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气势。檀飞扬一面和两人周旋着,一面护着赵溪月不受任何伤害。却不料在这顾及之下,不慎被那持剑的黑衣人刺中了左肋,他低呼一声,又继续战斗。

  赵溪月见状一惊,怜惜的声音响在檀飞扬耳际,“飞扬,你受伤了!”

  檀飞扬一边打一边回身笑道:“为了你,这点伤,小意思!”说着,已然一剑挑翻了一个黑衣人,只听那黑衣人惨呼一声,倒地毙命。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