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六章 挑战信任(上)

雪妩2017-2-22 16:52:19Ctrl+D 收藏本站

太子东宫。

  李依兰躺在靠枕上,望着眼前不再冷漠的完颜昊,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自从李依兰为他挡箭以来,完颜昊对她的态度改变了许多,今天还亲自拿来蜜饯。

  丫环莲儿端过一碗汤药来,舀起一勺,道:“娘娘,吃药吧!”

  李依兰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苦着脸,连连道:“我不要喝了!我都成药罐子了!”

  莲儿的手僵在了碗边,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为难地道:“娘娘!?不喝药怎么行呢?”莲儿一面劝导李依兰,一边将头微微一偏,望着完颜昊,目光中满是探询之意。

  完颜昊的神思却有些恍惚,丝毫没有注意到莲儿的眼色,此刻,他的心里还心心念念地想着那个倔强柔美的女子。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和不让别人跟踪他而找到赵溪月,完颜昊这几天都呆在东宫,尽心尽力地照顾为他挡下一箭的李依兰,寸步未离。

  李依兰也发现了完颜昊的失常,故意轻咳一声,望向完颜昊,甜声道:“昊哥哥!”

  完颜昊这才回过神来,望着李依兰道:“什么事?”

  李依兰嘟起小嘴,眸中笑意盈然,眼望着那碗汤药,央道:“昊哥哥,我要你喂我喝!?”说着,给莲儿递了个眼色。

  莲儿会意,端起药碗站了起来,眼巴巴地望着完颜昊,等待他来接过药碗。完颜昊心里虽不是很情愿,但一想到那日她奋不顾身地为自己挡箭,就算是报恩,自己也应该满足她的愿望。想到这里,完颜昊站起身来,接过药碗,坐到了床边。

  李依兰甜笑着,睨了眼莲儿。莲儿识趣地退了出去,轻轻地将门带上,屋子里只留下了李依兰和完颜昊。

  完颜昊舀起一匙汤药,轻轻地送进李依兰嘴里。李依兰乖乖地将那平时她视若毒药似的苦药吞了进去,眉头微皱,但脸上仍然挂着笑意。

  很快,一碗药便喂完了。完颜昊站起身来,淡淡地道:“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下!”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李依兰还没来得及说话,完颜昊已然踏出了房门。她心里有些憋火,想不到他还是不愿意在自己的房里久呆。

  他要出去!一定是要去见赵溪月!听说赵溪月居然在天牢里失踪了,让人很奇怪。其实她心里早就揣测,应该是完颜昊带走了赵溪月,但是他会将那女人藏在哪里呢?看他虽然这几日都陪在自己身边,可是总是心神恍惚,心里肯定时刻都在念着那个女人!想到这里,李依兰就不禁一阵憋闷。

  就在这时,一声敲门声轻轻传来,随即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莲儿走了进来。她是看到完颜昊刚走出去,便敲门进来了。

  李依兰软软地躺在床上,心情因完颜昊的突然离去变得异常糟糕,她看也不看莲儿,冷冷地道:“什么事?莲儿!”

  莲儿将房门带上,轻手轻脚地走到李依兰床边,小声道:“娘娘,奴婢刚看到太子殿下出宫去了!”

  “哦!?”李依兰闻言转过头来,望着莲儿,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他出宫去做什么呢?”

  莲儿眨着那狡黠的大眼睛,将耳朵贴进李依兰耳侧,道:“娘娘,看来殿下应该把侧妃藏在了宫外!他现在应该是去看她了!”

  李依兰双手紧紧地将被子攥紧,眸中露出噬人般的光芒,嘴唇已然被她咬得发白,虽然她早已猜到赵溪月被他藏起来了,但从莲儿的口中说出,还是让她的心猛地一阵刺痛,只听她冷冷地道:“好你个完颜昊,你竟然还是想着她!”

  莲儿轻轻地抚上李依兰的手,眼神狡黠,道:“娘娘请息怒!侧妃在世一天,奴婢看殿下都不会对您假以辞色!现今的办法,只有一个!”

  李依兰闻言,将目光移向她的脸。莲儿环视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任何人之后,做了个杀的手势。李依兰道:“杀了她!?”其实她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只有让赵溪月永远消失,完颜昊才可能忘记她。

  莲儿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李依兰眉头微皱,有些担忧:“可是,如果让昊哥哥知道是我杀了赵溪月的话,他一定不会原谅我的!”虽然她已经陷害过赵溪月了,但她并没有参与直接杀人啊!现在要让她直接杀人,她还是有点犹豫的。

  莲儿胸有成竹地窃笑道:“这一点娘娘尽管放心,奴婢会做得天衣无缝!”

  想到这时候,完颜昊可能已经和赵溪月在卿卿我我了,李依兰不禁怒从心起,咬了咬牙,眸中闪出一股厉芒,道:“那你还不去!”

  莲儿急忙领命而退。

  贤王府中。

  赵溪月幽幽地醒了过来,看着这间似曾相识的房间,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着。这是贤王府中完颜昊的寝室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她努力地回忆着。

  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丫环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小玉!”赵溪月看清来人,心中又惊又喜。

  小玉将早点放在了圆桌上,望着赵溪月甜声道:“侧妃娘娘,快起来吃早点吧!”

  赵溪月闻言一皱眉,抓了件外衣套上,跳下床来,道:“小玉,别那样见外啊!你还是叫我月儿吧!”

  小玉笑了笑,有些调皮地道:“娘娘的谕旨,小玉遵命!”

  赵溪月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疑惑地道:“小玉,我怎么会跑来这里的?”说着,心里不禁在想,我这不成了越狱的逃犯了么!

  小玉正要回答,却发现完颜昊已然悄无声息地闪进了房来。她急忙福了福身,道:“奴婢参见殿下!”

  完颜昊向小玉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后,坐到了赵溪月身旁。赵溪月已经放下了碗筷,冷冷地盯着他。半响才道:“阿昊,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

  完颜昊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月儿,你暂时先住在这里吧!待风声过后,我再接你回宫!”对于刺杀一事,完颜昊本就心内存疑,可是人证、物证俱在,动机也有,叫他不得不相信。只是,他内心深处总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在月儿刺杀父皇的同时,自己也被人暗算?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