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五章 劫牢

雪妩2017-2-22 16:51:51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看他表情,心中一凉,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刺杀你父皇!”

  完颜昊漠漠地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让我……月儿,父皇现在没有事,只要你道歉……”

  完颜昊话未说完,便被赵溪月截断,只听她冷冷地道:“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道歉?”

  完颜昊看着她依旧不肯听从自己的劝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深知她的脾气,她那样倔强,她认定的事便不会改变,可是如果她不去道歉,那么后果会是相当的严重。因为他更清楚他父亲的性格,那样好胜的人,曾经对自己都是那样的残忍,虽然近年来,因为年长改变了不少,但月儿竟然敢行刺于他,他是不会轻而易举地放过她的。

  完颜昊皱着眉,深吸了一口气,抓住赵溪月的手,道:“那好,你现在就跟我走!”

  赵溪月一诧,问道:“哪儿去?”

  完颜昊淡淡地道:“离开这里!离开皇宫!”

  赵溪月闻言,用力甩开他的手,退后一步,冷声道:“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我要弄个清楚明白,我没有刺杀你父皇!”

  完颜昊轻叹了口气,眼神缓和了许多,道:“月儿,别太倔了!我已经原谅你了!你不离开的话,是难逃一死的!”

  赵溪月眼中神色一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冷声道:“你原谅我?这么说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呵呵!就算是死,我也要留在这里,要走,我也只会清清白白地走出去~!”

  完颜昊也不禁勾起一丝苦笑,这月儿真是太过倔强了!他轻轻地道:“好,就算你没有做过吧!你现在跟我走!”

  赵溪月闻言却如被蜜蜂尾刺刺了一下般,心猛地一阵刺疼,她冷笑着道:“什么叫‘就算’?阿昊,两个人之间要是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的话,还成什么夫妻?”

  完颜昊心中一凛,他不能在此久留,思虑一番后,他缓缓地走到赵溪月的身边,温柔地道:“嗯!月儿,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说着,左手已然抚上赵溪月那一头黑亮的发丝。

  赵溪月见他如此说话,也放松了警惕,感觉自己刚才那番话太过激烈了一点,轻声道:“阿昊,我也……”

  话未说完,赵溪月便昏倒在了完颜昊的肩膀上。原来完颜昊趁她不经意间,已然将轻抚她秀发的手,移到了颈项处,两指伸出,在她的昏睡穴上猛地一点。‘

  完颜昊搂着赵溪月急忙向其中一个随从递了个眼色,那随从会意走了过来,完颜昊轻声吩咐他:“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那随从一愣,但太子爷的吩咐怎敢违背,立马将外衣,外裤脱了下来,只剩下一套雪白的内衣。

  完颜昊急忙将赵溪月身上的外衣脱下,给她穿上那随从的衣服。见那随从还呆呆地站在那,不耐烦地横了他一眼,冷声道:“还不快穿上!这几日,你先扮一下侧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那随从急忙点头,因他个子矮小,穿上赵溪月的衣服,竟然刚刚合适。穿好后,他急忙按照完颜昊的吩咐背向牢房门,坐在了墙边。

  完颜昊也立马向另一个随从道:“你扶着她,就说是身体不适,突然昏倒过去了!”

  那随从急忙扶住赵溪月,用宽大的帽檐将她的头遮住了。

  完颜昊当先领路,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天牢。

  完颜昊携带着赵溪月出了天牢后,想想自己不可能将赵溪月带回宫中啊!那先将她安排在哪里呢?

  赵溪月在天牢中失踪了,父皇一定会到处搜捕的!现在最安全的办法就是送她出城。想到这里,完颜昊一皱眉头,可是,如果将她送走,那自己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不行,还是先将她安顿下来,等父皇气消了,再将她接回来!

  哪里才是安置月儿的最佳地呢?完颜昊想了想,对了,贤王府!自己入宫前住的王府,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想到这儿,完颜昊急忙带着赵溪月直奔王府而去。

  翌日,金太宗得知了赵溪月越狱而逃的事情,大为光火,立马派人叫来了完颜昊。

  完颜昊跪在金太宗下方,低着头,恭敬地道:“父皇叫儿臣来是有什么事么?”

  金太宗看着一脸淡然的完颜昊,眉毛也不禁竖了起来,眼中充斥着炽烈的火焰,冷声道:“你还和朕装算,月妃是被你带走的吧!你把她藏哪儿去了?”

  完颜昊依然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淡淡地道:“儿臣不明白父皇的意思?月儿不是被您关在天牢么?天牢看守是非常严密的,怎么会被人带走了呢?”

  金太宗见他竟然装得跟无事人一般,不禁怒道:“昊儿,你太袒护她了!难道你心里就真的没有父皇了么?”

  完颜昊闻言脸色顿时一黯,淡淡地道:“父皇怎么这么说?”

  金太宗冷声道:“月妃行刺朕,你非但不苛责,还将她私自从天牢中截出!你真的这么恨朕吗?”

  完颜昊一听这话怎么变了味了啊!听起来好像是说自己指使月儿这样做的一样。想到这里,完颜昊冷冷地道:“父皇,月儿真的行刺你吗?”

  金太宗闻言大怒,冷冷地道:“难道朕还会撒谎吗?况且还有杜公公和一众侍卫看着。”

  完颜昊闻言沉声道:“我不是那意思,父皇我相信月儿只是一时冲动,你就原谅她吧!?”

  “原谅?太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何况,她是要杀朕的人。朕不除她,你能担保下次她不会杀了朕?”金太宗眯起眼,对着眼前自己唯一的儿子,不禁怒从中来。

  “我能担保,我一定会看好她,而且,她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她想通了就不会了。”完颜急急地替月辩护着。

  “那这一次呢?只是冲动而已吗?等她想通了,就更要杀了朕了。昊儿,你可别忘了,是谁灭了她的国家,是谁让她家破人亡……”金太宗缓慢地说道,犀利的眼却直盯着跪在地上的完颜昊,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完颜昊无语了,父皇的话字字句句都像钉子一样敲在他心上。是的,她是应该恨他的。是他毁了她从前的一切啊。

  月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