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四章 质问(下)

雪妩2017-2-22 16:51:24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西下,在天边织染出一抹腥红,那片腥红背后,白云翻卷,隐隐地透出半块镰刀般的月牙来。

  完颜昊径直来到专门用于关押犯了罪的皇亲贵戚的天牢。

  看着面前这座阴暗的牢房,完颜昊紧皱的眉心更加难以舒展了!也不知道月儿现在怎么样了?

  守卫天牢的狱监急忙拦住他,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冷声道:“你什么人啊!竟敢擅闯天牢重地!”

  完颜昊面上一冷,从怀中掏出一块九龙令牌,在那狱监面前一晃,冷声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御赐九龙令,本王乃当今太子,你还不快快让开!”

  那狱监吃了一惊,慌忙伏身在地,恭敬地道:“下官参见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驾临,还望恕罪!”说完这席话,却依然挡在了完颜昊的面前。

  完颜昊作势就要抢步进去,见他不让路,怒道:“既知本王乃当今太子,还不快快让开!”

  那狱监退后一步,仍然不肯让路,恭敬地道:“殿下,皇上有旨,任何人都不得见侧妃娘娘!”

  完颜昊一惊,怒道:“你竟敢阻拦本王?信不信我可以一剑刺死你?”说着,抽剑一挥,指向那狱监。

  那狱监哪敢和太子动手,毕竟现在的太子就是将来的皇帝,到时就算皇上怪罪下来,自己只要说太子强行闯入,也不会太过受罚,一边嚷道:“殿下,你不能进去!”一边却慢慢地向后挪去,给完颜昊让出了通往里面的路。

  完颜昊没有再理会他,径直冲了进去。

  阴暗的牢房中,四壁光滑,一股霉烂的味道充斥于整间牢室,赵溪月躺在最里边的一间牢房中的杂草铺就的地铺上,幽幽地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仍有些昏痛的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刚一睁眼看到眼前的一切,赵溪月不惊目瞪口呆,她环视四周,只见自己身处于一间牢室之中,努力地回忆刚才的情景,却无法具体地想起来,只记得当时,她身体里的血液突然涌上了头,然后就是一阵昏眩,后来的事她就记不清楚了。她心中一惊,不禁自语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她。看守她的狱卒坐在另一头闲聊着家常,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已然醒来。

  “月儿!月儿!”几声清脆地呼喊越来越近。

  好熟悉的声音!是阿昊!

  赵溪月急忙爬起身来,抓住牢房的铁栏杆,向外回应着:“阿昊是你吗?阿昊,我在这里!”

  两个守卫的狱卒被声音惊动,却也不敢直斥赵溪月,毕竟她现在身为太子侧妃,在没有定罪前,她仍然拥有尊贵的身份。

  这时,完颜昊已然闻声而来,他的后面紧跟着狱监。

  那狱监一直追着完颜昊,与他保持三尺之距,大叫:“太子殿下,您不能进去啊!”

  那两个狱卒听说来人是当今太子,急忙跪下行礼,大声道:“奴才参见太子殿下!”

  完颜昊根本来不及理会他们,因为他一眼已经望见了身在牢房中的赵溪月。

  两人四目相对,赵溪月眼中竟然泛出盈盈泪花。

  完颜昊突然转头,大喝一声,“还不把牢门打开!”

  那狱卒一边缓缓地去解裤带上的钥匙,一边斜眼睨了一下狱监,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只见那狱监跪在地上道:“殿下,皇上吩咐牢门不能开~!”

  “混帐!”完颜昊突然将剑往地上一拄,暴喝一声,“就是皇上让本王来审问的,开门!”

  “审问!?”赵溪月闻言惊诧,她犯了什么罪,居然要完颜昊来审问?

  狱监使了个眼色,那保管钥匙的狱卒闻令颤微微地上前,将牢门打开了。完颜昊急忙向狱卒一挥手道:“你们去外面守着,别防碍本王问话!”说罢推开门,走了进去。

  赵溪月一片迷茫,望着完颜昊道:“阿昊,出了什么事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完颜昊闻言一惊,面上毫无表情,语气淡淡地道:“你还问我!月儿,你告诉我,你心里还是恨父皇灭了你的国家么?”

  赵溪月闻言,心跳加速,许久不愿意再想起的往事,又生生的被勾扯了出来,她的国家,她的父皇,她的兄弟姐妹,都是被眼前这个人和他的国家所毁灭的啊!

  想到这里,她冷冷地道:“你问这个作什么?”

  完颜昊看她面上表情变化,心中一凉,果然,果然是她!完颜昊后退一步,冷冷地道:“月儿,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可是,你现在已经嫁给我了,我的父皇就是你的父皇!你应该忘记仇恨,重新开始啊!”

  赵溪月盯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完颜昊眼中充盈着期望的神色,突然上前,一把抓住赵溪月的臂膀,急切地道:“月儿,你说,你并不是真心想刺杀我父皇,你只是一时冲动!”

  这一次轮到赵溪月大惊失色了,她睁大了双眼,道:“你说什么,我刺杀你父皇!?”

  完颜昊神情黯然,眉心紧皱,道:“月儿,我知道你也是无心之过,只要你去向父皇道个歉,他看在我的面上,就会放你出来的!”

  “你什么意思!?”赵溪月一把推开完颜昊,惊疑道,“刺杀?父皇?你父皇怎么了?”

  “你怎会不知道?”完颜昊盯着赵溪月,怎么都不会相信她是这种做作的人。

  “难道……你以为,是我刺杀你父皇的吗?”她心里随之一阵绞痛,自己心爱的男人居然不相信自己。

  完颜昊本来也心内存疑,觉得以赵溪月这样一个柔弱女子无论如何也伤不了金太宗的,可是,当听说金太宗当时浑身泛力后,他心中便有了一种揣测。

  在猎场时,赵溪月曾经为金太宗侍奉茶水,是完全有机会往茶水中下药致使金太宗毫无招架之力的。

  完颜昊面色阴冷,不发一言。

  赵溪月看他表情,心中一凉,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刺杀你父皇!”

  完颜昊漠漠地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让我……月儿,父皇现在没有事,只要你道歉……”

  完颜昊话未说完,便被赵溪月截断,只听她冷冷地道:“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道歉?”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