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三章 质问(上)

雪妩2017-2-22 16:50:58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昊抱着李依兰坐上枣红马向林外急驰,只见李依兰右胸处不断地涌出鲜红的血液来,一张闭月羞花的俏脸,早已苍白的没了血色。

  完颜昊已经来不及多想,快马加鞭,几分钟后便驰出了密林,一边勒住马僵,一边大声道:“来人,快叫医官!”

  话音刚落,却发现外面有些不对劲,刚才进密林围猎前,金太宗明明坐在这里小憩,还有月儿也陪坐在这里,怎么现在一个人也没有了?

  完颜昊心下疑惑,但李依兰的伤势不空耽搁,他急忙将她抱下马来,这时一个猎场官员却自外面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边跑边道:“太子殿下,皇上……皇上……”话还没有说完,猛地一眼瞧见了完颜昊手中抱着的太子妃浑身是血,不禁吓了一大跳。

  完颜昊瞧见他,脸上一冷,怒喝道:“医官呢,医官在哪?赶快叫医官来!”一面说,一面伸出两指,在李依兰的几处大穴上一点,望着她越渐苍白的脸庞,眸中透露出难得的关切来。

  那官员急忙道:“下官便是这里的医官,太子殿下请随我来!”尔后,当前带路将完颜昊引入了几步外的一间厢房之中。

  那官员急忙吩咐下人烧来热水,望着插在李依兰胸口上的箭眉头紧皱。

  完颜昊急忙道:“她的伤怎么样?”

  那官员仍然皱着眉头,低声回禀道:“禀殿下,太子妃中箭的部位正好在心脏边缘,虽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可是,一旦拔出羽箭,只怕到时鲜血喷涌,失血过多的话,哪就回天无力了!”

  完颜昊急道:“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治好她!不然,你也别再想要项上人头!”

  那官员咽了咽口水,心跳加速,只得点头道:“下官一定竭尽全力!”

  只见那官员将李依兰中箭部位的衣服剪出一块小孔来,露出箭身,配备好止血药,咬了咬牙,握住箭身,猛地向外一拔。

  鲜血喷洒,只听昏迷中的李依兰闷哼一声,羽箭已然被拔离了她的身体,她痛得睁了下眼,马上又昏了过去。

  少许鲜血喷溅到了那官员的身上,可是他已经无法顾及,在拔箭的瞬间,他急忙用止血药给李依兰的伤口上敷好,然后用热水清洗了下伤口边缘,便用纱布包扎好。

  弄完这一切,那官员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转身对完颜昊道:“太子殿下,血总算止住了,太子妃的伤已无大碍!”

  完颜昊望着李依兰依旧苍白的脸,听到医官的这番话,顿时舒了一口气,心下放心了许多,毕竟李依兰是为救自己而受的伤,如果她有什么事,自己也会良心不安。

  到底是谁要暗杀他?完颜昊急忙拾起那官员拔出的那只羽箭,细细检查,这只羽箭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标志,任是哪里都买得到的。

  完颜昊心里不禁有些失望,放下羽箭,突然想起刚才没有看见金太宗和赵溪月等人,他见医官已经开好药方,为了不打扰李依兰休息,他招呼过那官员轻声道:“皇上到哪里去了?”

  那官员这才想起刚才就是要和完颜昊说这事,他立马恭敬地道:“禀太子殿下,侧妃娘娘突然行刺皇上,皇上已经带着她回宫了!”

  “什么!?”如若晴天霹雳,完颜昊被震地一愣,他抓起那官员的衣领,双目中似要燃起火来,冷声道:“你说什么?月儿怎么可能行刺父皇?”

  那官员被完颜昊的动作一骇,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颤抖着道:“殿下,是真的!具体情况下官也不是很明白,您先回宫去看看吧!”

  完颜昊一想他说得也有道理,只有回去才能弄个明白,他道:“那父皇没有受伤吧?”其实这句话他自己也觉得是白问,只因金太宗没有当皇帝之前,曾是骁勇善战的元帅,怎么可能被一点武功也不会的赵溪月刺伤呢!

  那官员急忙道:“皇上没有受伤,不过要不是杜公公闪电般的出手护驾的话……”说到这里,那官员脑海中又闪现出先前那一幕,杜公公真是深藏不露啊!

  完颜昊此时心急如焚,也无瑕与他多说废话,一边吩咐道:“你好好照看太子妃,本王先回宫看看!”说罢,已闪电般地转身出门,跨上那匹枣红马,向回宫的路急驰而去。

  完颜昊飞驰在碎石路面上,冷风呼呼地自耳边划过,将他黑亮的长发扬起,只见马上的他眉头深锁,脸色肃然,他怎么也想不通,月儿为什么会去刺杀父皇?就算是因为国仇家恨,可是她已经嫁给自己了啊!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两个人彼此恩爱,也没见她有特别仇恨自己父亲的表现。

  更何况,月儿根本不会武功,就算她起心刺杀,她也该明白自己根本杀不了父皇啊?

  疑问在完颜昊的心中纠结,一盏茶的功夫后,他终于驰回了皇宫。

  金太宗因着先前在猎场那一幕,心中本就郁怒,又因为一直昏昏欲睡,所以回到宫中,便在寝殿中睡下了。

  完颜昊急匆匆地赶到金太宗的寝殿后,却被太监杜公公拦了下来。

  杜公公满面堆笑,挡在了门前,恭敬地道:“太子殿下,皇上刚刚睡下,吩咐老奴任何人都不见,您就不要进去打扰了!”

  “任何人都不见?也包括我吗?”完颜昊不禁有些恼怒。

  杜公公丝毫不介意,仍然灌以他职业性的笑容,道:“皇上就是不想见殿下啊!”

  完颜昊奇道:“为什么?”

  杜公公道:“殿下想必已经听说了猎场刺杀的事,月侧妃刺杀皇上,皇上知殿下必来求情,是以,吩咐老奴在此,太子殿下请回吧!等过几天交由刑部审理之后,自会有结果!”

  “刑部?!”完颜昊一惊,刑部侍郎乌野是出了名的用刑专家,在他手里,没有人是不吃苦头,就招供了的。月儿柔弱之躯,怎么受得了呢?

  完颜昊知杜公公是父皇的心腹,一生只听父皇的话,要他朝东,他决不朝西,是以,也不再强求,他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救她出来!

  唯今之计,他只有先去天牢问问月儿,她为什么要刺杀父皇?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