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一百零一章 刺杀

雪妩2017-2-22 16:50:3Ctrl+D 收藏本站

翌日,秋高气爽,白晃晃的天空中,太阳懒洋洋地洒下光辉。

  金太宗坐在銮驾上,带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皇家猎场行去。其中包括太子完颜昊、太子妃李依兰,四狼主完颜兀术,几个武将出生的大臣,还有一队随行的侍卫。

  轻风拂动完颜昊黑亮的长发,他骑在一匹枣红色的大马上,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他的身前一个身着白衫的娇小身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大家都认得她,那是太子殿下刚娶的侧妃赵溪月。

  有几个大臣一边走一边低声议论着,太子殿下也做得太过分了。本来在太子大婚之日,就娶侧妃过门,已经是对太子妃的一种蔑视了。而且,听说太子在婚礼后,居然径直去了侧妃房里过夜,现在居然一再坚持要让侧妃随队同行,还和她同骑一马,这样招摇过市,不知道太子妃又会作何感想啊?

  议论到这里,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向坐紧跟在金太宗銮驾后的一辆华丽的马车看去,那里面坐着的正是李依兰。

  此时,她正好掀开轿帘,向外张望,那几个人刚一接触到她的目光,便马上转过头去,一脸正经地继续策马前行,仿若从没有交头接耳过一般。

  李依兰青葱般的玉指撩开轿帘,便看见坐在枣红大马上谈笑正欢的两人。她的心里猛地如针扎般,一阵刺痛,但是,片刻之后,她便恨恨地盯着两人,挂起了一抹邪意的笑容:等一下就有好戏看了!呵呵!

  想到这里,李依兰放下了轿帘,不愿意再去看完颜昊与赵溪月亲密的样子,坐在轿中,神思飘惚地构思着将要发生的场景。

  兀术亦骑着一匹黑色的大宛马,一边与另一个武将闲谈,一面向完颜昊二人睨去,眼角溢出一个邪意的眼神:把要说的都快说了吧!嘿嘿,等会儿可是想说也说不成啦!一想到今日那个一箭双雕之计就能除去自己心头的两大忧患,兀术的脸上洋溢起了欢快的笑容。

  大队车马晃晃悠悠地一路前行,终于来到了位于京城以西五十里处的皇家猎场。

  金太宗的銮驾当先进入,皇家猎场中负责管理的大臣早已迎了出来。

  猎场中树林茂密,郁郁葱葱,在进入场中不到一里处的地方,已经摆放好了桌绮板凳,猎场官员将金太宗一行人迎了进去。

  金太宗坐到了首位上,对着陆续入座的官员道:“现在开始吧,朕今日身体有些绵软,就不亲自上场了,你们玩得尽兴点!”

  众人闻言便要起身牵马,这时,兀术笑盈盈地站了起来,向金太宗行了一礼,恭敬地道:“皇上,为臣有个提议!”

  金太宗懒洋洋地靠在软椅上,微咪着双眼,心里不禁有些奇怪,早上起来明明精神抖擞的,现在怎么软软的提不起精神来。他努力克制下昏昏欲睡的感觉,道:“什么提议,你说吧?”

  兀术道:“为臣是想平时打猎的话,各自顾各自的,多没意思啊!所以,为臣提议,拿一只脚系红绳的小鹿来作为猎物,先放入猎场中的密林中,由皇上发出口令,然后,众人齐上,谁先射下这只小鹿,就可以得到奖赏!”

  金太宗听后微微一笑,从腰带上扯下随身携带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翠玉来,放到面前的桌子上,道:“这个办法不错!嗯,这块玉就当是胜利者的战利品吧!”

  一个猎场官员手按着一只小鹿的背部,望向金太宗。

  完颜昊、兀术等几人已然跨上了马背,就等待金太宗一声令下,便开始追逐那脚系红绳的猎物了。

  这时,金太宗身旁的李依兰忽然倾前一步,揽着金太宗的手,娇笑着要求:“父皇,兰儿也要参加!”

  “哦!?”金太宗眨了眨眼,笑道:“嗯,去吧!”当时,女真人无论男女都是从小学习骑马射箭,因为他们是游牧民族,在马背上讨生活,对女子没有太大的歧视,加上金太宗本来就很喜欢这个侄女,是以,没有反对。

  李依兰高兴地坐上了侍从牵来的白马上,与完颜昊并肩而立。她望了一眼因为不会武功,而呆在金太宗后边的赵溪月,又甜甜地笑着看向完颜昊,终于可以撇开赵溪月和他在一起了,她的心里好开心。

  谁知,完颜昊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将黑眸移向了另一边的赵溪月,此时,赵溪月也正向这边看来,四目相对之下,两人情意炽烈。

  李依兰的心底如坠冰窟般一阵透凉,转过脸去,捏紧缰绳,狠咬银牙。

  此时,只听金太宗一声令响:“开始!”

  那按着小鹿的官员立马松开了手,在小鹿臀部猛地一拍,小鹿吃痛,向树林中急奔而去。

  众人也急忙一夹马肚,弯弓搭箭,向林中追去。

  阳光透过绿树的缝隙洒到了金太宗的脸上,金太宗轻轻地靠在软椅上,只觉得头脑一阵晕眩,好想睡觉!他连忙揉了揉沉重的眼皮,啜了口浓茶,可是,那浓烈的睡意依然一丝也没有消除。

  赵溪月坐在金太宗的斜对面,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向密林深处,不知道阿昊射下了猎物没有?

  她拿起桌上的一块精美的绿豆糕放入嘴里,轻轻咀嚼,一股浓烈的香味自金太宗所在的方向随风送来,飘入赵溪月鼻中。

  赵溪月只觉得脑中如充血般一阵晕眩,她摇了摇头,想摆脱这突然出现的不适感,谁知那昏眩的感觉越来越重,她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金兵破城当日的情景,到处都是血雨腥风,父皇的头颅也被不知名的人一剑割下,她的心中完全被血腥感所占据了。

  赵溪月望向金太宗的眼,突然迸射出狼一般的幽幽绿光,她的眼中呈现出了这样的景像:眼前的金太宗变成了那擦身而过的青色身影,而旁边一个侍卫则被她幻化成了她的父皇,金太宗恶睁着大眼,正自举剑,要向自己的父皇头上砍去。

  赵溪月惊叫一声:“父皇!”手已经从旁边一名侍卫的身上抽出一把剑来,直直地向金太宗刺去。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