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九章 兀术的计谋

雪妩2017-2-22 16:49:10Ctrl+D 收藏本站

屋外冷月清辉,晓风轻拂。

  屋内红烛高烧,帐幔低垂。

  完颜昊轻轻地拥着自己的新娘赵溪月缓缓地向那一片大红的喜床上躺去,一只手轻捻下洁白的纱帐,他的唇已然贴上了她温润的红唇。

  虽然经过李依兰刚才那一闹,完颜昊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总算气氛还在,看着眼前这个粉颊飘红的少女,完颜昊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冲上脑,浑身如火烧般难耐。

  他的手开始在赵溪月的身上游移,轻轻地解开她的衣服,让她将那粉嫩诱人的**展现在了自己面前,他的手轻轻地在她白皙的身体上抚摸,赵溪月也羞涩地迎合着他。

  两个人都沉醉在了这个绮丽的梦里,不愿醒来。

  再说李依兰被完颜昊掌力一带,跌于地上,愤怒地摔门而去后,却也没有直接回到新房中。而是径直向御花园跑去。

  李依兰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在碎晶石铺成的小道上,一路小跑而去,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风在耳边呼呼地吹着,似在嘲弄她的可笑与可悲!

  千方百计要嫁给这个人,而如今自己终于如愿以偿,可是,完颜昊,该死的完颜昊竟然敢如此对自己,自己一定不会让他和赵溪月如愿以偿的!

  李依兰愤怒地奔行在小道上,离主殿越来越远,已经进入了花园中的一座由奇石组成的假山旁。

  突然,李依兰脚下一滞,只听扑通一声闷响,她脚下踢到了一块深嵌在泥土里的石头上,一头栽倒在地。

  李依兰脑袋里顿时一阵眩晕,几秒后,她伏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滴滴晶莹的泪珠儿,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掉落在地上,浸得她脸下的泥土也湿了一团。

  手心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李依兰稍微清醒了些,她趴伏在地,翻过手掌一看,只见白嫩的手掌已然被先前倒地的大力所擦伤,血珠儿不住地往外渗出。

  李依兰咬紧了嘴唇,被擦出血丝的手固然疼痛,可是,更痛的是她的心啊!

  可是,自己能怎么办呢?她已经让皇帝姨父胁迫他,和自己成了亲,但是他的心里始终都是只有赵溪月一个人。而他竟然说他娶自己,是为了让自己后悔!

  他到底想怎么样?一辈子将自己摆在那里,只有一个太子妃的虚名!还是想让自己每天清清楚楚地看着他和赵溪月如何恩爱?

  不!我决不允许!我要的东西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现在能怎么办呢?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定要让赵溪月消失!

  李依兰想到这里,脸上升腾起一抹邪意的笑容来。

  “娘娘?”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李依兰感觉到一个宽厚的身影缓缓地蹲了下来。

  这么晚了,是谁?不能让他看见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李依兰急忙伸袖抹了抹泪,然后强作平静地转过头去,月辉映上身旁那人的脸颊,在他的侧脸上形成了一抹阴影,那个人正诧异地看着她。

  虽然月光黯淡,但李依兰还是看清楚了来人,她心中一惊,急忙撑起身来,道:“四表哥!怎么会是你?”

  原来那男子正是来此参加婚礼的四狼主完颜兀术,他多喝了几杯酒后,不愿再在前殿应酬,便寻到这个清静的地方来,不想却遇见了本应该在新房里等着新郎的太子妃。

  兀术有些诧异地看着泪痕残存的太子妃李依兰,急忙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

  只听李依兰“嗳哟”一声,原来是兀术不小心碰到了她手上的伤口。兀术见状一惊,急忙拿出一方汗巾,拉过她的手,给她包扎起来。

  兀术一边包扎,一边奇怪地道:“太子妃,深更半夜的,你不在新房里,跑来这里做什么?”

  李依兰闻言眉着一皱,新婚之夜,新郎不去自己房里,而去侧妃那里,本就不是很光彩的事,而自己去侧妃那里大闹一场,结果被新郎赶了出来,更是不能对人言的。

  李依兰沉默了片刻,想到如今完颜昊和赵溪月一定在卿卿我我,心中更加悲愤,身子一软,靠在了兀术的肩膀上,只觉鼻中猛地一酸,本已止住的眼泪便又哗啦啦地倾泄了出来。

  兀术见她哭得伤心,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环视了下四周,郁郁葱葱的花园里,一个人影也没有,他才放下心来,轻轻地抚上她的发,柔声道:“兰儿,受什么委屈了,告诉四表哥,四表哥替你出头!”

  李依兰听他不叫自己太子妃,而叫起了自己的乳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亲切,眼前这个人仿佛又变成了十几年前那个爱护自己的哥哥,她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中盈满了泪花,将先前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讲了出来。

  兀术听完事情始末,心里不禁惊叹,这个完颜昊,还是本性不改啊!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从来不顾及大局。他如此对待李依兰,难道就没有想过,万一因此得罪了西夏皇帝,引起两国交兵,到时宋和残辽在从中插上一脚,大金必亡啊!

  想到这里,兀术也不禁眼露笑意,这样子的完颜昊决不是自己的对手!一个一箭双雕的办法已然计上心来。

  兀术轻声道:“我看哪,问题主要是在赵溪月身上,不除去她,完颜昊是不会喜欢上你的!”

  李依兰心中一凛,试探着问:“四表哥的意思是,杀了她?”

  兀术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依兰担忧地道:“可是,要是我杀了她,昊哥哥,更加不会原谅我的!”

  兀术唇角一扬,扯起一抹邪意的笑容:“我没有说让你杀她啊!我们来个借刀杀人!”

  李依兰奇道:“怎么个借刀杀人法?”

  兀术边比划边道:“我们让赵溪月去行刺皇上,到时,她背了刺客之名,六弟是想护她也不行啦!再说,她如果行刺皇上,你想六弟还会喜欢她么?”

  李依兰听完微微点了点头,可是又急忙摇了摇头:“办法是好,可是,四表哥,赵溪月怎么会听我们的命令前去行刺姨父呢?”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