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八章 依兰的怒气

雪妩2017-2-22 16:48:43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穿着一身大红喜服,被安置在了偏殿之中。这里是她的新房,可今夜新郎却在前殿与别的女人拜堂,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啊!

  赵溪月坐在铺着鸳鸯锦被的床上,因为被点了穴道,一动也不能动。可她的脑袋里却在飞速地转着,该死的完颜昊,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难道他冒死去救自己,身受重伤;自己中毒,他亲自喂药,这些都是假的吗?

  可是她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情意啊,但他为何又要娶李依兰为妻呢?一想到呆会他和别的女人进洞房,她的心就犹如千万根针扎般,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想着想着,她的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这个混蛋,还说什么爱她……而现在呢?男人都是不可信的东西,亏她还那么地爱他……正想着,却听到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赵溪月的心跳猛地加速,是谁?

  却听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只听身旁侍立的丫环惊喜地道:“太子殿下,奴婢参见太子殿下!”

  原来,完颜昊拜完了堂,被几个同龄的公子哥儿拉着喝了几杯酒,但心里还是惦念着赵溪月,就借口离开了。

  太子殿下?是阿昊他来了吗?赵溪月的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欣喜的感觉,脸上若有似无地挂起了一抹笑容!他终究还是没有忘了她!

  完颜昊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丫环下去。那丫环唇角一扯,带起一抹微笑,轻轻地带上房门,退了出去。

  完颜昊轻轻地走到赵溪月身边,看着一身喜服的她,眼角眉梢都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他坐到了她的身边,嗅到赵溪月身上传来的茉莉清香,伴随着她这个年龄特有的少女体香,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开始朝某一个焦点汇集。

  完颜昊只觉得下腹处升腾起一股难耐的***来,他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揭开了赵溪月头上的红盖头。

  刚一接开红盖头,完颜昊便看见了赵溪月清丽的脸庞上,挂满了泪花。

  他先是一愣,随即释然,月儿一定是怪他没有说清楚,就娶了李依兰,还让她在这里等了许久。

  完颜昊看着她虽然满脸泪光,但仍绝美的容颜,不禁深深地陶醉了。他俯下身去,想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却在临近她脸庞时,陡然停住。

  她的眼神?她的眼神怎么像要吃人似的?只见赵溪月睁大了双眼,怒视着完颜昊。

  完颜昊有些奇怪,手轻抚上她的肩膀,道:“月儿,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赵溪月盯着完颜昊的脸,质问他的话就想冲口而出,可是,那些话却全数噎在了喉咙里,眼泪却不听话地汹涌而出。

  完颜昊见状大急,急忙伸手去帮她试泪,却发现赵溪月的身体僵硬无比。完颜昊诧异地看着她,猛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急忙伸指在她腋下轻点了一下,暖声道:“月儿,是谁点你的穴了?”

  赵溪月终于获得了自由,冷冷地盯着他道: “你会不知道吗?”

  完颜昊被她问得一愣,陡然想起她一定是气自己今天娶了李依兰的事情,便伸手握住她的手,道:“月儿,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娶依兰是因为父皇以你的安全威胁我!如果我不娶她的话,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不过,月儿,你放心李依兰永远都只会是名义上的太子妃,我的妻子只能是你,也只有你!”

  赵溪月的手被他紧紧握着,想要挣脱却是不能,听到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放弃了挣扎,眼中也不似先前那般冷漠,看着他,淡淡地道:“是这样的!?”

  完颜昊见她软和下来,笑意亦爬上脸庞,柔声道:“当然是这样的!”

  赵溪月闻言,心下的气消了不少,她轻呼了口气,低下头去,拿出手绢擦试着泪痕。

  完颜昊看着她那娇懒的样子,整个人都沉醉了,他轻轻地揽过她的腰肢,嘴唇已然压向了她娇嫩的红唇。

  赵溪月亦将手绢丢弃在了床上,柔顺地迎合着他。

  两个人深深地拥吻在了一起,月亮洁白的光芒透过窗户洒进房里,屋内的烛火摇红,两个人都醉了!醉在了这个他们盼望已久的梦里!

  “呯!”只听一声闷响,房门已经被人大力撞开。

  完颜昊和赵溪月同时一惊,望向那个破门而入的人,来人正是久候完颜昊不至的李依兰。

  完颜昊正处在***中,却被李依兰硬生生的把这梦幻般的意境给破坏了,怒从心起,横眉望着提剑而入的李依兰,冷声道:“李依兰,你要干什么?”

  李依兰一进门,便看见完颜昊正和赵溪月拥吻,一股怒火迅速地自心中直冲脑海,她的身体亦轻轻一颤,怒声道:“赵溪月,你这不要脸的,我今天不杀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着,提剑便向赵溪月刺来。

  完颜昊眼疾手快,急忙飞身夺下李依兰的剑,同时一掌挥出,将她震到了一旁。

  李依兰被掌力猛地一带,跌倒在了地上。她心伤得看着完颜昊:“完颜昊,你不要欺人太甚!”

  赵溪月看见完颜昊竟然毫不留情地将李依兰摔掼在地,心中有些不忍,想要起身去扶李依兰,不防却被完颜昊拖住。

  赵溪月看着一脸冷酷的完颜昊,心中却是一暖,毕竟他是为了维护自己才出手伤了李依兰的。

  李依兰看着完颜昊一副保护赵溪月的样子,心里悲愤之情溢于言表,她落寞地望着眼前的两人,终于止不住地落下泪来!

  完颜昊站到她身前,锐利的目光似要将她洞穿,只听他冷冷地道:“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

  李依兰闻言一惊,原来他早就存了这样的想法,就算娶了自己,也只是将自己做个摆适。“呵呵!好呀,完颜昊,你的算盘打的还真好,就这样想和赵溪月双宿双飞吗?我决不会让你和她这样逍遥快活的!”

  说罢,李依兰忍着臀部的疼痛支撑着站起身来,看了他俩一眼,冷笑一声,转身而去。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