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七章 大婚(下)

雪妩2017-2-22 16:48:16Ctrl+D 收藏本站

赵溪月猛地将那身喜服掷到地上,坐在床上,冷声道:“我不要穿,我也不要做什么侧妃!”

  赵溪月的心好痛,完颜昊啊完颜昊,你当我是什么人!?你既然要娶那李依兰,又何苦再来招惹我?我赵溪月虽然已经没有了公主的身份,但是也决不会与别人共同分享一个丈夫!

  苏嬷嬷赶紧将那身大红喜服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语重心长地道:“姑娘,能够嫁给太子殿下做侧妃,那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啊!将来再添个小皇子,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赵溪月的眼中露出些许迷茫的光来,水灵灵的大眼睛轻轻转动了下,目光渐渐黯淡:“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只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可是他,他为什么娶了我,还要去娶别的女子?”

  苏嬷嬷轻叹了一声,她在宫中也呆了近三十年,看多了宫中的女子为了争宠,而争先献媚,却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本是一个女奴身份,而今让她做太子殿下的侧妃,将来太子殿下登基为皇,她最少也能混个贵妃当当,如果再有幸生了皇子的话,那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这样的锦绣前程,这个女子却说她不要!

  苏嬷嬷将那身大红喜服往床上一放,站到了床边,轻声道:“姑娘,自古以来,男子都是三妻四妾的,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人啊!更何况太子殿下将来是要做皇上的人,后宫佳丽数以万计,到那时,你更要学会包容,以后还要和其他妃子和平共处呢!”

  “不!我不要”赵溪月双手捂着耳朵,犹如听见魔咒般,只觉脑中一阵晕眩。

  此时,华灯初上,宫中却是一片笑语喧哗。大臣们都已来到殿上,相互谈笑着。

  一阵喇叭声响,清脆地自前方的碧池边传来。只见不远处,几个太监模样的人抬着一顶花轿,几个乐手,正卖力地吹着。

  虽然不似前殿那般热闹,却也在完颜昊的强烈要求下,没有太过冷清。

  眼看着那顶花轿离冷月轩越来越近,苏嬷嬷一下子慌了神,这姑娘不肯穿喜服,自然不肯上花轿,该怎么办呢?

  苏嬷嬷望了望一脸倔强的赵溪月,突然计上心来,她面带着微笑走了出去。

  苏嬷嬷来到门外守护的侍卫身旁,附在他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侍卫猛地扬起脸来,一脸惊恐兼诧异地盯着苏嬷嬷胖乎乎的脸庞,轻声道:“嬷嬷,这样不行吧?”

  苏嬷嬷一边将那侍卫往门内推去,一边笑道:“怎么不可以!如果姑娘不肯上轿,太子殿下也不会饶你的!”

  那侍卫无奈,正在进行着极力的思想挣扎,已经被苏嬷嬷推了进去。

  赵溪月听见声响,猛地抬起头来,却见那侍卫竟然进了自己的房间,后面还跟着苏嬷嬷,不明所以,但是自己的闺房,可不是男人随便能进的,更何况她现在名义上是完颜昊的即将成婚的侧妃!

  那侍卫一脸尴尬,苏嬷嬷却在后面轻捏了下他的臂膀,那侍卫深吸了一口气,恭敬地道:“奴才参见侧妃娘娘!请侧妃娘娘快点换上喜服,花轿马上就到了!”

  赵溪月美目一横,原来又是一个作说客的。她转过脸去,冷声道:“我不会上花轿的,你叫完颜昊来,我要他给我说清楚!”

  苏嬷嬷马上道:“成亲前,太子殿下现在是不能来的!姑娘快换上吧!”说罢,心里想着,其实就算晚上也不可能见到的啊!你只是侧妃,太子殿下今晚必须先去太子妃房里。

  见赵溪月仍然不肯换衣,苏嬷嬷向那侍卫使了一个眼色,只见那侍卫领会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急行一步,伸指在赵溪月腋下一戳,道声:“得罪了!娘娘!”

  赵溪月一惊,身子已经不能动弹,她嘴里却仍不肯饶人:“你们这是做什么?快给我解开!”

  可是,那两人是不会理会她的,苏嬷嬷向那侍卫微一点头,那侍卫便乖乖地走了出去。

  苏嬷嬷轻带上房门,将赵溪月的外衫脱下,然后把喜服给她套在了身上。

  赵溪月就这样被苏嬷嬷和侍卫架上了花轿,幸好,以皇家贯例,赵溪月身为侧妃是不能和完颜昊拜堂的,所以,她被苏嬷嬷很顺利得弄到了东宫的偏殿之中。

  大殿之上,完颜昊正在进行着烦琐的礼节。

  朝臣们都在争相祝贺,喜气洋洋的气氛却丝毫不能控制完颜昊的心神,他的心里有些微恼意,为什么不让月儿和他拜堂!就因为她是侧妃?

  “夫妻交拜”

  完颜昊机械性地随声做着动作,脑海里却全是赵溪月的影子,他现在只想礼节快点完毕,好飞到她身边去。

  完颜昊和李依兰拜完堂后,李依兰也被送入了新房中,李依兰心时一阵愉悦,终于和他成亲了,嬷嬷在她耳边嘱咐几句,要她不得自己拿下喜帕,那只有太子殿下才能拿下。

  想到一会就要和他洞房,她不禁羞红了脸颊。

  等待是漫长的,但她甘愿做出这样的等待,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慢慢冷却,她的心不禁也咚咚乱跳了起来。他就要来了,他就要来了……她美丽的脸庞现出微笑

  外面的喧哗声已然完全淡去,夜已很深了,似乎能清晰地听到外面草丛里的蛐蛐声,也能听到侍卫在走廊里巡逻的脚步声。但就是没有听到接近新房的他的声音。她的心慢慢凉了下来,如同外面的夜色。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还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她的怒气油然而生,他到底去哪儿了?

  赵溪月那里?

  想到这里,李依兰心里陡地一凉,她白玉般的手指抓住喜帕的一角,就要将喜帕扯落下来。手将够上喜帕,嬷嬷的话又萦绕在耳边。

  李依兰无奈地放下手来,对身边一直侍立在旁的贴身丫环莲儿道:“莲儿,你去看看太子殿下去哪儿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