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六章 大婚(中)

雪妩2017-2-22 16:47:50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昊来到金太宗的寝殿时,金太宗还在午睡。

  ??被太监的通报声吵醒,金太宗恼怒地皱了皱眉头,可一听说是完颜昊有事求见,心中增加了几许疑惑,却也为他能来找自己,而感到心慰。

  ??宫女侍候金太宗穿好衣服,完颜昊已经在前殿等候多时了。

  ??金太宗缓缓地步了出来,眼中还残留着些许倦意,想来应该是还没有睡醒的缘故。

  ??看到金太宗出来,虽然之前有些不愉快,可是出于礼数,完颜昊立马上前,行了一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金太宗诧异地看了完颜昊一眼,奇怪他这瞬间的转变,轻轻地拂了拂手,示意他平身。

  ??金太宗坐到了虎皮软椅上,微咪着眼睛,淡淡地道:“什么事?说吧!”

  ??完颜昊站了起来,向前一步,道:“我答应你和李依兰成婚,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金太宗闻言一恼,“你竟然和朕讲起条件来了!”

  ??完颜昊脸上神色不变,恭敬地道:“那答不答应是皇上的事,成不成婚亦是我自己的事!”

  ??金太宗一皱眉,只有他!全金国也只有他这个儿子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样顶撞自己,可是,自己到现在为止,已经只有他一个儿子了,这大金江山还要靠他来传承下去。更何况,当年确是自己对不住他!

  ??金太宗怀了一丝愧疚,声音也不似先前那样冷漠,但又不愿放下皇帝的架子,只淡淡地道:“你要什么条件?”

  ??完颜昊舒了口气,轻声道:“我想在大婚之时,同时娶月儿作侧妃!”

  ??金太宗闻言一震,太子大婚之时娶侧妃,那任性骄纵的丫头还不翻了天去,他一皱眉头,道:“这于理不合啊!再说,她以女奴的身份怎么能做侧妃呢?”

  ??完颜昊闻言一怒:“我娘也是女奴,为什么我不能娶一个女奴为妃?”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在整个寝殿中。

  ??金太宗只觉脑中轰地一声,过去的点点滴滴像一幅幅图画般,呈现在他的脑海里。曾经刻意去忘记的东西全数地又涌上了他的心头。

  ??那是他不愿意想起,更不想别人提起的伤疤,那个他至爱的女人,却在十三年前从他的身边逃离了出去。

  ??金太宗怦然大怒,手掌重重地拍上身旁的茶几,只震得那红木茶几微微晃了三晃,只听金太宗怒声道:“我不许你再提她!?”

  ??完颜昊亦毫不示弱,对上金太宗充血的眼:“为什么不能提她!?就因为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着她?就因为你没得到过她的心”

  ??金太宗闻言大怒:“放肆!我叫你不许再提那个女奴,你听不见么!别以为你是我的唯一的儿子,我就不会处置你,不要再想什么娶赵溪月为妃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完颜昊冷声道:“谁也不能阻止我!月儿我是娶定了,父皇,我会照你的意思娶依兰为正妃,但那一天我一定要见到月儿披上喜服!”说完,不顾金太宗气急败坏的神情,转身走了出去

  ??金太宗拼命平复着自己心中的怒气,盯着他的背影,这小子,有他当年的气魄。罢罢罢,随他去!

  ??

  ??冬月十五这一日,整个皇宫都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宫中人人忙得头仰马翻。

  ??今天是新册封的太子完颜昊的大婚之日,作为婚礼主角的完颜昊此刻却正朝着宫中最冷清的地方冷月轩走去。

  ??完颜昊走在幽静的小道上,准备去看一看他今天的新娘,告诉她,在他心里只有她一个,她才是他真正的新娘,而李依兰只是一个陪衬而已。

  ??他必须先去告诉她,不然以她倔强的性子,说不得因为只是做他的侧妃而不肯穿上喜服呢!

  ??完颜昊一边想着一边朝前走,经过几处热闹的宫殿,穿过长长的回廊后,来到了位于宫中最不起眼位置的冷月轩前。

  ??完颜昊望着那梁上的三个朱漆大字,露出了一丝喜悦的笑容,终于要见到她了,终于可以娶她做自己的新娘了!

  ??守卫的侍从一见完颜昊,急忙跪下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完颜昊今天心情特别的好,面带着笑容挥了挥手,示意他起身,然后径直便想朝里面走去。

  ??不想那侍卫却拦在了他面前,恭敬却固执地道:“殿下,您不能进去!”

  ??完颜昊本来愉快的心情,被他那严肃的面容,固执的话语给抵得散到了九霄云外,只见他马上恢复了平日的冰冷的面容,冷冷地道:“为什么不能进去?我偏要进去!”完颜昊以为是金太宗让他守着不让自己见月儿,心下一阵恼怒。

  ??说着,就要朝里面走去。

  ??那侍卫急忙上前几步,又挡在了他面前,微躬着身子,道:“殿下,真的不可以!”

  ??完颜昊剑眉一扬,大掌一挥,便将那侍卫推到了一边,人已然来到了大门旁。

  ??正待进去,一个鲜红的身影,摇着一身肥肉从里面走了出来,向他福了福身,道:“奴才,见过太子殿下!”

  ??这肥胖的嬷嬷正是金太宗派来侍候赵溪月的,宫里人当着她面都叫苏嬷嬷,背后却叫那水桶嬷嬷。

  ??完颜昊猛一皱眉,道:“平身吧!”说罢,就要向房里走去。

  ??苏嬷嬷摇着她水桶似的腰,站在那里,并不移开,刚好挡住了完颜昊的去路,只听她正色道:“殿下,你现在不能进去的!”

  ??完颜昊奇道:“为什么?”

  ??苏嬷嬷道:“成亲之前,新郎是不能和新娘见面的,不然不吉利的!”

  ??完颜昊顿时软和了下来,心想晚上再给月儿解释也不迟,便淡淡道:“这样啊!那好,反正今晚就能见面了!”说罢,转身离去。

  ??

  ??完颜昊猜得很对,当苏嬷嬷叫赵溪月穿上喜服时,她心中积蓄了很久的怨气,便撒在了那身鲜红、艳丽的喜服上。

  ??赵溪月猛地将那身喜服掷到地上,坐在床上,冷声道:“我不要穿,我也不要做什么侧妃!”

  ??赵溪月的心好痛,完颜昊啊完颜昊,你当我是什么人!?你既然要娶那李依兰,又何苦再来招惹我?我赵溪月虽然已经没有了公主的身份,但是也决不会与别人共同分享一个丈夫!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