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四章 妒嫉

雪妩2017-2-22 16:46:56Ctrl+D 收藏本站

贤王府中的厨房里。

  一缕轻烟自厨房角落处袅袅娜娜地飘起,一股浓烈的草药味亦飘散在了空气中。

  药炉旁,赵溪月手执蒲扇,正在以适当的力度,扇着炉下的火星。炉中些微燃尽的灰烬被她的扇面一扇,呼呼地飘了出来,猛地钻入她的口鼻中。

  赵溪月急忙捂住口鼻,轻呛了几声,擦了下被烟火薰得流出泪来的眼,紧接着又开始扇了起来。

  赵溪月一边扇着火苗,一边捻起手指,将药罐盖子轻轻揭起,因为盖子滚烫,她急忙放下,轻轻地将手摸了摸耳朵。刚才看到药的色泽,应该是熬得差不多了!

  赵溪月轻轻地放下蒲扇,拿起一块方巾,就要将药罐端起来。

  赵溪月轻轻地将手放在药罐边的耳朵上(用于将药罐端起的支撑部分,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所以就用耳朵代替了),端了起来,转身便想把药罐往后面的桌子上放去,盛药的碗也在桌子上。

  可刚刚一转身,脚下却被什么东西一绊,只听“呯”的一声脆响,随即便是扑通一声闷响,赵溪月手中的药罐已然掉到地上,碎裂成块状,她的身体也紧跟着跌到了地上,趴跪在地,药罐中滚烫的药液猛地喷溅而起,有几滴药液甚至溅在了赵溪月的脸上,但一半的药液却全数倾倒在了赵溪月的胸上。

  只听赵溪月一声大呼,猛然抬起头来,正对上李依兰得意的脸。她来不及去喝问李依兰为什么这样做,因为胸口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已经使她的眼角挂起了泪珠。

  她急忙将粘满药液的胸口的衣服剥离身体,然后跑到厨房中的水缸旁,舀起一大盆水,直接从胸口淋了下去。

  火烧火燎的感觉被冷水一冲,暂时麻痹了一下,可几秒后,那火辣辣的疼痛感,却又如附盅之蛆般蔓延开来。

  李依兰站在离赵溪月不远的地方,看着因疼痛而略带扭曲表情的她,唇角弥漫出兴奋的笑容。

  赵溪月咬了咬牙,额头上汗珠直往下掉,她强忍着疼痛想去药房寻找治疗烫伤的药材,李依兰却挡在了她的身前,睁着她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嘻笑:“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可知道你烫伤了是小,你把昊哥哥的药打翻了,却是大事!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赵溪月胸上剧烈的疼痛使她的眉头一直紧皱着,她闻言,不禁怒意陡增,厉声道:“明明是你将我绊倒,害我把药打倒了不说,还害得我被烫伤了!要惩罚,也该惩罚你!”

  “啪。”一声脆响,李依兰一扬手,赵溪月的脸上被陡现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赵溪月震惊似的望着她,只见李依兰秀眉微扬,眼中露出恨恨的光芒,冷冷地道:“贱婢,你竟然胆敢顶嘴!”

  赵溪月一只手撩着胸口的衣服,另一只手捂着脸颊,眸中绽放出怒意的光芒,正待反抗,眼睛却定格在了李依兰的身后。

  李依兰见赵溪月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后面,也奇怪的转过身去。她一转身便迎上了一双充满怒意的眼眸,深深的怒意,如炸药般蓄势待发。

  李依兰心中一惊,原来来人正是完颜昊,只见他脸色虽然已经好了很多,可是仍然有些许苍白,他轻靠在门边,黑亮的眼眸中蓄满了火焰般的光芒。

  完颜昊向前几步,靠近李依兰身旁,猛地一扬手,李依兰闪避不及,一个响亮的耳光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完颜昊冷冷地道:“我告诉你,李依兰,不管是谁,也不能伤害月儿!”

  李依兰捂着被扇得红红的脸颊,丹凤眼中充满着怒火,恨恨地道:“昊哥哥,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完颜昊没有再理会她,急忙走到赵溪月身旁,看着她被烫伤的部分已然冒出水泡,脸上也有些脱皮,她的唇已然被咬出了些许血丝,心陡地一痛,无限怜惜地道:“月儿,很疼吧!走,我们赶快去上药。”

  说着,便接起赵溪月的手向房外走去。

  李依兰定定地望着远去的完颜昊和赵溪月,追出门外,犹自不甘地大声道:“昊哥哥,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完颜昊轻轻地为赵溪月擦着用于治疗烫伤的芦荟,一边擦一边叮嘱道:“月儿,这烫伤没有好之前,千万不能沾水,知道么?”

  赵溪月望着一脸虔诚,为她涂抹药膏的完颜昊,想到他为救自己而身受重伤,差点没命,又想到他今日为维护自己,竟然扇了那女人一个耳光,鼻子一酸,眼泪便扑簌簌地滑落,直掉到了完颜昊握芦荟的手上。

  看着晶莹的泪珠滑落到手上,完颜昊一惊,抬头望着赵溪月泪眼婆娑的脸,嗫嚅着道:“月儿,我弄痛你了!?”

  赵溪月急忙试了试泪,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柔声道:“没有,没有,阿昊,你真好!”

  完颜昊亦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轻声道:“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便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却说,李依兰因着在厨房被完颜昊扇了一耳光的事,气愤之下,当日便回到了宫中。而在完颜昊养伤的一个多月内,金太宗亦亲自来看过他几次,父子之间渐渐地有了些许缓和,有一次,完颜昊无意之间,竟然了金太宗一声父皇,结果,当天晚上金太宗竟然高兴地睡不着觉。

  金太宗不止一次地要求完颜昊和他一起回宫居住,好叙叙父子之情。完颜昊总以各种理由推脱。

  完颜昊的伤彻底好了后,终于不忍在拂逆金太宗的意愿,带着赵溪月搬入了宫中。

  这一日,金太宗派人将完颜昊叫了过来。

  完颜昊行了君臣之礼后,金太宗将他扶了起来,和自己坐在了一起。

  金太宗看着完颜昊炯炯有神的眼睛,想了一想,端起一口茶,轻抿了一口,道:“昊儿,朕有一事和你商量!”

  完颜昊看着金太宗镇重的眼神,有些奇怪,道:“什么事?”

  金太宗放下茶杯,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吐出了几个让完颜昊不愿意接受的字:“你和依兰的婚事!”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