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九十一章 爱如烈火

雪妩2017-2-22 16:45:35Ctrl+D 收藏本站

??金太宗刚走,李依兰便将赵溪月叫到了客厅之中。

  ??赵溪月默默地走了进去,在厅里的圆桌旁站定,望着背对着自己,一袭红衣的李依兰。赵溪月的心里虽然没有一丝惧意,可是,这个女子为什么一出现就针对她,现在还把自己单独叫到这里来,她到底存了怎样的心思?

  ??李依兰感觉到赵溪月已然进到客厅,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冷冷地望向厅中的赵溪月俏丽的脸庞。

  ??赵溪月亦毫无畏惧的对上了李依兰的眼,这时,她才发现,面前这个骄纵的女子,竟然也是如此美丽,不同于自己的清冷,是另一种华贵的美。如果说自己是玫瑰,那么眼前这个女子便是牡丹。

  ??李依兰睁着那双美丽的丹凤眼,向前踱了几步,来到赵溪月身旁,在她身边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冷冷地道:“果然是绝色!难怪将昊哥哥迷惑得神魂颠倒!”

  ??赵溪月心中一凛,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只觉得她的目光犹如一把火炬般,将自己的肌肤灼烧。赵溪月别过脸去,想避开她灼热的目光。

  ??李依兰见她故意不看自己的脸,以为是她怕了自己,冷冷地道:“我告诉你,以后离我的昊哥哥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赵溪月心中一惊,但面上毫不变色,冷冷地迎上李依兰的眼:“你问过他了么?你凭什么命令我?”

  ??望着一脸倔强的赵溪月,李依兰被她一句话,猛地噎了回来,心中气恼万分,恨声道:“我告诉你,就凭我是西夏的依兰公主。就凭我是昊哥哥的表妹。”说着,望着赵溪月邪邪地一笑:“更重要的是,我是他的未婚妻!”

  ??赵溪月闻言身子猛地一颤,扶住身旁的圆桌,平复了一下内心激动的情绪,犹自不信地瞪着李依兰道:“你骗人!?”

  ??李依兰见自己的话果然凑效,得意地望着赵溪月,轻笑:“我会让你相信这是真的!”说着,向前面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道:“记住!现在本公主就是这贤王府的女主人!你,就到厨房去干活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

  ??赵溪月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却是一片怅然,为什么自己和他的情路竟是如此的曲折?心中再一叹,就算没有李依兰,自己就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么?自己虽然曾是宋国的公主,可如今在这里,自己只是一个卑贱的女奴。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横着家国之仇!

  ??现在,只希望他平安醒来就好!能不能在一起,她暂时都不想再去想了!

  ??

  ??城外。

  ??距葫芦谷大约三十里处。

  ??一个青衣少女一马当先,一路飞驰,她的身后紧跟着十几名手持利器的官兵。青衣少女衣袂飘飞,一头青丝在风中猎猎飞舞,她一边快马加鞭,一边转头去看身后的官兵离自己到底还有多远。

  ??清风拂起她黑亮的长发,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庞,此女正是阿卓。

  ??

  ??原来,阿卓当日因为檀飞扬与耶律景元闹翻,孤身回到骆驼峰下的秘密基地,却发现她们藏匿起来的大量后患,已然全数没入了水中,被水淹没。而赵溪月亦不知所踪,估计已经被人救走。多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自己暗恋的人又喜欢的是别的女人,阿卓顿感万念俱灰,伏在草地上,痛哭失声。

  ??哭了一夜,哭得累了的她,倒在了草地上,睡着了。醒了之后,她发现身上已然盖上了一件厚厚的黑色披风,她识得那是耶律景元平时穿的衣服。

  ??她的心里一暖,可环视四周,却无半个人影,她心中怅然若失,却意外的发现,那黑色披风上有一封信。

  ??阿卓展开一看,却是耶律景元的笔迹,上面用辽文写着:速离骆驼峰。

  ??阿卓明白他的意思,这个秘密基地已经暴露。朝廷一定会派兵来剿灭。阿卓立马召集起以前训练的死士,准备重新寻觅根据地。

  ??阿卓带着这些训练的死士一路狂奔,却在半途被大批官兵发现,双方陷入了恶战之中。最后,阿卓带领的死士全数战死,而官兵也没有讨到半点便宜,一大队人马只剩下了十数人。

  ??

  ??阿卓骑在马上不停狂奔,她身上已然负了两处伤,不能再和这十数名官兵硬碰硬。那些官兵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阿卓却被眼前的一条河挡住了去路。

  ??阿卓不得已,跳下马来,持剑迎风而立。

  ??官兵随后追至,十几名手持利器的官兵将已然受伤的阿卓围在了当中。

  ??阿卓本不会武功,开始被死士保护着尚且受了两处伤,更何况现在只有她孤身一人。虽然不会武功,但阿卓握剑的手却紧了紧,就算打不过,这柄剑亦可以作为自己自杀的工具。

  ??那些官兵又向前推进了几步,与阿卓站立的距离更短了些。气氛空前紧张,怎么办?阿卓心一横,将剑猛地向颈中一横,就算死,自己也决不受辱!

  ??

  ??“呯”一枚飞石自河的方向猛击而来,准确地射在了阿卓握剑的手上。只听哐啷一声,阿卓手中的剑已然落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天而降,将阿卓挡在了身后。

  ??那人回眸将目光定在了阿卓脸上,语气中有些恼怒,却又有些怜爱:“阿卓,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么?”

  ??阿卓看清了他的脸,兴奋地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不顾的。”

  ??原来来人正是负气而走的耶律景元,他终究还是不放心她,一路尾随而来。

  ??耶律景元看着她无奈地扯出一抹苦笑,将剑横在了胸前,大战一触及发。耶律景元拉着阿卓左支右突,虽然护着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少女,可凭借耶律景元精湛的武艺,已有四人被他杀死,三人被他宝剑所伤。

  ??剩下七名官兵中一名品阶较高、年龄较长的官兵,见势不对,猛地一吹口哨,其余六人闻声便闪电般地退到十数丈外。

  ??正在耶律景元与阿卓以为他们会量力而退时,只见那七人尽皆取下背上弓箭,将那箭尖上的棉条点燃,一齐朝耶律景元二人射来。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