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八十九章 剜心之痛

雪妩2017-2-22 16:44:42Ctrl+D 收藏本站

??贤王府中。

  ??众人尽皆忙作了一团。

  ??府医柏固正在为昏迷中的完颜昊诊脉。

  ??赵溪月呆立在完颜昊床边,眼睛定定地盯着床上男人苍白的脸。美丽的大眼睛中,泪珠儿轻颤,在忽闪了两下后,终于如决堤的河水般猛地滑落。

  ??拓拔的伤不是非常严重,已然包扎好,守候在完颜昊房中,静待柏固的诊脉的结果。

  ??拓拔的目光从那个苍白的男人的脸上,慢慢下移,最终定格在了那个瘦弱的明丽女子身上。

  ??就是这个女人!自己当初果真猜对了。殿下对她用情太深,有朝一日她定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

  ??早知如此,自己就应该让她消失在殿下的视线中。那样的话,殿下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就不会在生死边缘徘徊!

  ??可是,拓拔在心里想道,拳头轻轻握紧,自己真的下得了那个手么?

  ??

  ??就在这时,柏固已然放开完颜昊的手,站起身来,朝房中的圆桌走去。

  ??赵溪月急忙上前,为柏固展开纸卷,轻声询问:“柏大夫,阿……他怎么样了?”

  ??柏固握着狼毫笔,转过脸来,赵溪月的一颗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拓拔望着一脸严肃的柏固,心中有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只见柏固睁着深遂的眼看了赵溪月一眼,叹了一口气,又转过头去,在纸上描画着什么!

  ??赵溪月一见他如此模样,心中顿时升腾起一种不好的感觉来,她睁大了双眼,急切地道:“柏大夫!?”

  ??柏固三两下已然将一张空白的绢纸上写满了黑黑的小楷,将那张药方递给一旁侍立的丫环小玉,轻声吩咐了几句。

  ??小玉不住点头,拿着药方飞奔了出去。

  ??柏固轻叹了一声,面向拓拔和赵溪月道:“拓拔将军,恕老朽医术不精,王爷力战受伤,又遁入万古冰潭之中,已然伤及肺腑,现在只有凭借他自己的生存意志,看能不能度过七天的危险期了!”

  ??拓拔惊道:“柏大夫,那要是度不过呢?”话一出口,拓拔顿觉自己问的是废话。

  ??柏固摇头轻叹:“那便是回天无力!拓拔将军容我再去翻看下医书,兴许能从上古书籍中找到解决之法,也不一定!”

  ??拓拔也存了最后一丝希望,连连道:“那柏大夫快去吧,这儿有我守着!”

  ??

  ??听了柏固的话,赵溪月瞬间呆滞,他竟然为了救自己伤成这样了!赵溪月急忙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拧起脸帕,为完颜昊轻轻擦试着身体,眼中水雾迷蒙,扑簌簌地直掉到完颜昊的脸上。

  ??赵溪月急忙用脸帕给他擦干净,轻轻吸了吸鼻子,强力地想止住汹涌而出的泪水。心中的伤痛却哪里止得住,赵溪月只觉天地间都再也没有她可以留恋的东西,陡地将头伏在完颜昊的胸膛上,无法抑止地痛哭了起来。

  ??拓拔见状,眼中也不禁充盈起了些许水气,他轻叹了一声,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带上房门,默默地退了出去。

  ??

  ??檀飞扬悄立在窗外,望着房中这样一幕情景,也不禁心中悲痛,毕竟他与完颜昊从小玩到大,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虽然近期来,为了赵溪月的事,闹得有些不愉快,但是那十几年来建立的情宜,不是说抹杀就抹杀了的。

  ??檀飞扬眼睛定定地望着那伏在完颜昊身上痛哭的女孩儿,心中更加升腾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来。她竟是如此喜欢阿昊!她从未为了自己流过一滴眼泪,就连真心的笑意也没有!

  ??檀飞扬只觉心中猛地一阵抽痛,他默默地转过身,掩住那一脸的悲凄,施展轻身功夫,悄悄地纵跃了出去。

  ??

  ??赵溪月伏在完颜昊身上哭了一会儿,感觉到他胸膛滚烫的气息,急忙擦干眼泪,给他擦试起身体来。

  ??昏迷中的完颜昊全身滚烫,身上不停地渗出汗珠,赵溪月刚刚擦干净颈部,胸部又已然溢满了汗珠。

  ??整整一个晚上,赵溪月都忙个不停。傍晚时分,小玉送来了煎好的汤药,尔后,默默地退了出去。

  ??赵溪月望仍然处于昏迷中的完颜昊,心中的仇恨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她轻轻地舀起一匙药水,轻轻地往完颜昊的嘴里喂去。

  ??大多数的药水都顺着嘴角溢了出来,赵溪月急忙拿起旁边的脸帕为他擦试干净,望着完颜昊苍白的脸,他现在连药都无法正常吞咽,怎么办?

  ??突然,赵溪月想到自己生病时,完颜昊用嘴喂药的情景,这一次,她没有脸红,她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这是,她这十几年来都不曾出现的念头。

  ??赵溪月慢慢地舀起一匙药水,含在口中,俯下身去,红唇吻上了完颜昊乌紫的嘴唇,然后,轻启他的虎齿,缓缓地将药水送了进去。

  ??如此数次,半个时辰后,终于将一碗汤药,全部喂到了完颜昊嘴中。

  ??赵溪月轻轻吞咽了下口水,只觉得苦涩难当,可是,这药水的苦涩怎比得上她此刻心中苦痛。

  ??上苍安排了她和他的相识,虽然是以那样极端的方式,可是,她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所吸引,他们开始水火不容,他总是以折磨她的方式来索取爱,终于,因为她的被掳,他展露出他内心的真实世界,让她终于明白,其实他的心里有她!

  ??可是,为什么上苍待她如此残忍?在两个人终于要解开彼此之间的矛盾时,他却伤重难愈!

  ??

  ??赵溪月轻轻地为完颜昊将濡湿的额发,撩到一旁,望着他虽然苍白,却依然俊逸的脸庞,自言自语:“阿昊!你快点醒来吧!”

  ??“阿昊!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然而,生命体征明显微弱的完颜昊根本听不到赵溪月的这一番真情表白,他正陷入了一个长长的噩梦中。

  ??梦中,他追逐着赵溪月,而赵溪月却和另一个男人坐在马背上,朝着与自己相反的方向,急驰而去,他不停地大叫她的名字,她却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

  ??完颜昊好想纵马上前,将她从那个男人的身边,夺过来。可是,无奈他的身体僵直,动也不能动。

  ??完颜昊被梦魇住了!

  ??赵溪月一夜未眠,完颜昊依然没有醒,窗外传来了鸟儿轻快的啼鸣声,她望着怀中那个苍白的男人,只觉得心也似被剜去了一般!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