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八十八章 情丝萦怀

雪妩2017-2-22 16:44:14Ctrl+D 收藏本站

??只听阿卓望着被石灰粉撒中的檀飞扬,眼中神色担忧,语声却淡淡的:“我说放就放!”

  ??耶律景元还待再说,阿卓已然走向檀飞扬。

  ??檀飞扬耳闻有人走了过来,就要挥动手中的剑。阿卓眼中的温柔看得耶律景元心中一痛,只听她柔声道:“小王爷!我不会害你的。你眼中的石灰粉,必须马上清洗干净。我是来帮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檀飞扬对这个柔弱的女声竟产生了一丝信赖感,任她走过来,拉住自己的手,前往这山腰处自峰顶流下的泉水旁。

  ??阿卓扶着檀飞扬蹲下身来,将嘴靠近他眼睛,就轻轻吹起来,直至将石灰吹干净,才轻捧起清澈的泉水为他轻试着眼睛。阿卓甜美的气息轻萦在自己脸侧,檀飞扬竟有些恍然若梦的感觉。

  ??山腰的另一旁,呆立着两人人。那青年看着这一幕,自是有些莫明其妙,但是公主的命令,自己却也不敢违抗。

  ??而耶律景元看着这一幕,心中升腾起熊熊的妒火。脸色黑得怕人,她竟然如此留恋灭了自己国家的金国男人!阿卓,难道我对你的情意,你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吗?你竟然一点也不在乎吗?

  ??耶律景元越想越是心痛,手中的剑也努力地握得更紧了些,眼前这个男人必须死!他恶狠狠地想着,有他没我!

  ??经过清水的洗涤,檀飞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虽然眼睛还有些微微刺痛,但是已经好了许多。

  ??他第一眼便看见了眼前一张秀丽的脸庞,那张脸无异是张绝色的脸。他心里顿时一动,让他心里一动的并非是她绝色的脸,而是她望着自己的眼神,那样的痴迷,那样的留恋,就像自己看着赵溪月的时候一样。

  ??檀飞扬急忙别过脸去,站起身来,不敢看她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那如火的眼神。

  ??“够了!”耶律景元突然一声大喝,提剑向前,望着阿卓道:“阿卓,留下他,将来必须成为我们的一个劲敌。他必须死!”

  ??阿卓神色一凛,冷然道:“大哥,我虽敬你为大哥,可是,这里还是我说了算!”

  ??耶律景元一句话陡得被噎了回来,心中怒火中烧,冷声道:“阿卓,我知道你喜欢这小子,可是,你是我大辽国的公主,肩负着复国的重任,怎么能为了一个敌国男子,而忘记了你的责任!?”

  ??檀飞扬闻言,心中一颤,阿卓喜欢他?怎么会是这样?

  ??阿卓冷不叮被他揭破心事,脸上陡地一红,不敢看身旁的檀飞扬,只冷冷地道:“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耶律景元心中一跳,,似被电击般,后退一步,望着阿卓那决绝的容颜,心中大恸:不管我的事,阿卓,这么多年来,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不是在呵护着你?辽国被灭,我终于找到你,拥立你为复国王储,你以为我真对那个国家有舍不掉的情分么?

  ??我!我是因为爱你,才留下的啊!

  ??我这样舍命为你,你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好!好!好!我管不着,那就不再管!”

  ??耶律景元身体微晃,说出这句话后,转身大步向峰下行去。

  ??那假扮女人的青年亦默默地随耶律景元行下山去,徒留下阿卓呆呆地站在那里。

  ??

  ??檀飞扬默默地站于身旁,似想说一句话安慰阿卓,却又觉得不妥。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

  ??一阵轻风拂起阿卓的长发,她缓缓转过头来,眼露悲伤,淡淡地道:“小王爷,你快回去吧!不要再管这些俗事纷争!”

  ??檀飞扬愕然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只要月儿没事,你们的事我不想管!”说罢,转身飘然下山。

  ??阿卓闻言心里大恸,望着檀飞扬渐渐远去的背影,珠泪轻轻滑落。

  ??

  ??却说,赵溪月怀抱着昏迷的完颜昊被守卫的官兵发现后,两人被安排到了秘密基地的休息室里。

  ??赵溪月轻抚着完颜昊发烫的额头,眼中神色惊惶,这城外的山谷中没有医士,现在必须先将完颜昊送回城中去。

  ??赵溪月向门外望了望,刚才那个士兵说去叫他们的将军拓拔,已经出去一会儿了,应该快来了吧!

  ??正思虑间,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尔后,一个沉稳却虚弱的声音恭敬地道:“殿下!”说着,也不等里面有所回答,便推门走了进去。

  ??来人正是拓拔,他应该是听那守卫的士兵说完颜昊已然陷入昏迷中,所以才不等他回答的吧!

  ??拓拔进来后,直奔完颜昊躺着的小床床边。赵溪月坐在床边,轻轻地对他点头示意。

  ??拓拔也向赵溪月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望着一脸苍白的完颜昊,眼中露出极为担忧的神情,拓拔向赵溪月轻声道:“殿下,怎么样了?”

  ??赵溪月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滴泪珠儿便在那黑黑的睫毛上直打颤,“他全身好烫!”

  ??

  ??拓拔闻言急忙抚上完颜昊的额头,只觉触手如火炭般烫手,拓拔心中一凛,眼中神色焦急异常,大声吩咐身旁的卫兵:“快!马上备车马,送殿下回城疗养!”

  ??

  ??檀飞扬恍恍惚惚地自骆驼峰顶下山,遥遥便看见一队车马从葫芦谷中奔驰而出。

  ??冷风拂动他的衣袂,一袭青衫在风中猎猎飘舞,他看着马车前执鞭的正是完颜昊的爱将拓拔,心中暗想,他没事了就好!毕竟,自己在完颜昊府中时,他也曾救过自己,对自己也还不错。

  ??檀飞扬深深地吸了口气,神思还沉浸在阿卓和耶律景元的对话里。

  ??阿卓,一个容貌俏丽的小丫环,自己在阿昊府中时,也经常看见她,她不时表露出来的淡淡关切之情,自己从前从未注意过,现在想来,原来她早已对自己有了男女之间的情意。

  ??可是,哎!只可惜自己的心思全然已经放在了赵溪月的身上,他和阿卓是不可能的了!他现在心里想的念的,都是赵溪月,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个女人!

  ??那辆飞驰的马车已然急掠出了葫芦谷,檀飞扬立于它近前的一处山包上,怔怔地望着那辆马车。

  ??一阵冷风袭过,马车的车帘随之在风中一荡,撩了起来,露出一张一脸清丽却眉头深锁的脸。

  ??檀飞扬望着那一闪即逝的脸,瞬间呆滞。那,那是月儿!月儿在那辆车上!

  ??檀飞扬心中狂喜,施展轻身功夫,向那急驰的马车急奔而去。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