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八十七章 阿卓的心事

雪妩2017-2-22 16:43:48Ctrl+D 收藏本站

??“谁?什么人在里面?”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惊呼,一阵零碎的脚步声自外边清晰的向这边传来。

  ??赵溪月心中大惊,正待寻觅能够藏身的地方,门已经被人大力踹开。

  ??一个身着官兵服饰的年轻人,手持兵器冲了进来,却被眼前所见的情景,看得呆了一呆。

  ??赵溪月紧紧抱住完颜昊的身体,眼中露出决绝的光芒来,盯着来人,恨恨地道:“你要杀就杀我,我不许你伤害他!”

  ??那个官兵模样的年轻人被赵溪月的这句话震得呆了一呆,反应过来,正待调笑她几句,视线却定格在了她怀抱中那个脸色青白,已然陷入重度昏迷的男人的脸上。

  ??那官兵模样的年轻人,突然扑咚一声,跪倒在地,大叫:“王爷!”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完颜昊手下的军人,被他指派在这里守卫这秘密基地的。

  ??

  ??却说,完颜昊掉下深谷之后,拓拔依然被耶律景元和那个扮作女人的青年围斗,他虽边打边退,可在两个武林高手的围攻中,渐渐亦有些不支。

  ??就在这时,一道暗青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不势掠上峰顶的石梯,参与到了这场围攻中,缓急了拓拔的压力。

  ??拓拔欣喜地转头,却吃了一惊,奇道:“小郡王,是你!”

  ??来人正是小郡王檀飞扬。

  ??原来,那日他被完颜昊请出王府,而又亲耳听到赵溪月不想见他,心中伤心至极。

  ??刚出王府,他又不禁想到,肯定是自己那日做得太过分了,以至于赵溪月对他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哎!该死的酒!自己要是不喝那么多酒的话,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檀飞扬没有回家,他一直默默地守候在了贤王府的外面,他害怕一回到家,父亲就会又将他关押起来,到时,他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赵溪月了。

  ??他在贤王府的对面酒楼里坐了一夜,守在那扇可以清楚地看见贤王府全貌的雅间阁楼上。

  ??坐在窗前,他的脸上写满了落漠,一直就那样子从白天到晚上,再从晚上到清晨。清晨时分,檀飞扬终于忍受不住困倦打了个盹儿。

  ??迷糊间,猛觉一股奇怪的风声急掠而过。他猛地睁眼,却看到了使他无比震惊的情景。

  ??一个青衣人左腋下夹着一个身着天蓝色锦缎衣服的少女模样的人,从贤王府的屋瓦上,急掠而过。

  ??那身衣服好熟悉,那女子的身形亦非常的眼熟,啊!是月儿!

  ??容不得檀飞扬多想,那个青衣人已然远去。檀飞扬急忙施展轻身功夫,追了上去。

  ??那个青衣人的轻身功夫比檀飞扬略胜一筹,一路下来,他无法摆脱檀飞扬的追踪,却也和他保持着数丈之遥。

  ??终于,在进入了落鸦山后,摆脱了檀飞扬。

  ??檀飞扬恨恨地在落鸦山中寻觅,起初听到打斗声,来到葫芦谷,却见完颜昊已经押着设也马等人回去皇宫,他没有上前打招呼,继续在这葫芦谷中寻觅着。

  ??最后他来到了这骆驼峰顶,却意外地看见了那个青衣人正和拓拔恶战,便加入了战团中。

  ??

  ??檀飞扬没有回答拓拔的话,眼睛直直地盯着耶律景元,恨恨地道:“你把月儿掳哪里去了?快把她交出来!”

  ??耶律景元嘿嘿一笑,望着这个追踪自己至落鸦山的小郡王,语声调侃:“什么月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最好少管闲事!”

  ??檀飞扬气愤地看着耶律景元,又看了看身旁的拓拔,见他已然身负几处刀伤,脸色泛白,他不禁在语声中流露出关心的话语:“拓拔,你先走!”说罢,再不说话,挥剑向耶律景元两人迎了上去。

  ??拓拔站在较下面的阶梯上,眼中焦急地看着竭力抵挡住上面两人的檀飞扬,心中焦急:“小郡王!”

  ??檀飞扬百忙之中,回过头去,眼中神色冷厉,斥道:“还不快走!”

  ??拓拔想到掉到谷下,生死不知的完颜昊,心下一横,转身向峰下疾行而去。

  ??

  ??耶律景元见拓拔得以脱身,而自己两人又被檀飞扬缠住,脸上恼怒之色陡甚,他急忙闪到上一级石梯,将手指放到唇边,一声尖厉的呼哨便响彻山谷。

  ??

  ??七八个黑衣人自山腰闻声而出,追踪拓拔而去。这几个人正是后来追踪拓拔不果,而守在那谷下深潭边的黑衣人。

  ??

  ??再说,檀飞扬被耶律景元和那假扮女人的青年围攻,左支右突,渐渐地从那石梯打到了山腰处的草地上的空旷地带。

  ??三人合战到了百余回合,檀飞扬体力有些许不支,而耶律景元二人也因刚才力战拓拔与完颜昊而显出颓势。

  ??这时,只见那年轻人鼠眼一转,从怀中掏出一个物品来,猛地向檀飞扬撒去。

  ??檀飞扬只觉眼前白灰闪过,心中一惊:“石灰粉!?”急忙闭眼挥手去挡,可哪里还来得及,檀飞扬只觉眼中一痛,些许石灰粉已然钻入眼中,呛得他急退数步,终于靠在了一株苍槐树上。

  ??此时,一股疾风掠来,耶律景元的剑已然当头斩来。

  ??

  ??“住手!”惊惶的女声自石梯方向传来,正是阿卓。耶律景元的剑闻声停在了半空。

  ??那扮作女人的青年,急忙俯身行礼,恭敬地道:“公主!”

  ??檀飞扬虽然眼不能视物,耳中却听得分明。先前那个女声竟似在哪里听过一般,只是虽然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

  ??而刚才又听到围攻自己的人叫她公主,她到底是谁?

  ??耶律景元沉声道:“阿卓,此人留不得!”

  ??阿卓!?檀飞扬心中一惊,阿卓不是贤王府中的丫环吗?自己在阿昊府中经常见到她,那样温婉的少女,怎么会和这些人为伍?而且他们叫她公主,她到底是什么公主?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