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八十六章 生死相依(下)

雪妩2017-2-22 16:43:21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昊心中一震,虽然他也曾为那件事耿耿于怀,可是,在这逃亡的时间中,她竟然还想着跟自己说起这个。他的心里一暖,望着赵溪月道:“我知道了!快向前走吧!这里空气太稀薄,出去了,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说。快走!”

  ??

  ??虽然完颜昊嘴上这样说,可是他的心里却在想,这地洞到底通向哪里?还是根本就是一个死洞,本就没有出路?

  ??现在也容不得他多想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两个人又开始在那黑暗的地道中爬行着。

  ??渐渐地,黑洞中隐约透出些光亮来,洞身也越来越大,两人又往前爬了几步,那地洞竟然蜿蜒向上,渐往前行,又越显狭窄,但洞中空气却越来越好,完颜昊和赵溪月已经没有了缺氧的感觉。

  ??两人顺着狭窄的地洞又向前爬行了一会儿,终于摸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小洞中,完颜昊凝神细看,看得不甚分明,只看到一团团模糊的圆形影子。

  ??只听“呯”的一声响动,原来是赵溪月碰上了一个圆圆的硬物,只见那物体左右摇动了一下,又稳住的身形。

  ??一股浓烈的酒香也渐渐地传到两人的鼻中,这竟是一个酒窖!

  ??完颜昊一阵欣喜,这里既然是一个酒窖,那么他们俩应该很快就能出去了,只要掀开窖顶的盖子就可以了。

  ??完颜昊思虑了一下,忙道:“月儿,我抱你起来,你去掀那窖盖。”

  ??赵溪月此时也明白了身处何地,急忙点了点头,道:“嗯!”

  ??完颜昊上前一把抱起赵溪月,赵溪月伸出双手,刚刚能够着那酒窖的盖子。赵溪月使出全身力气,终于将那窖盖掀开了一条缝。

  ??一丝亮光透了进来,刺得赵溪月猛地闭上了眼睛,过了半响,她慢慢地适应了亮光,甫又睁开眼来。

  ??见到亮光的时候,完颜昊心中一喜,他催促着赵溪月道:“月儿,慢慢把它掀开,我推你上去!”

  ??赵溪月依言双手并用,使出全身力气,将那窖盖一点一点向旁边移去。渐渐地,那窖盖终于露出了一个可以容一人身体通过的小孔来。

  ??完颜昊急忙大力将赵溪月向上一推,赵溪月攀住地面,借力爬上了酒窖。

  ??爬上酒窖的赵溪月来不及看清上面是什么地方,便趴伏在酒窖上方,向下面伸出手去,急切地道:“阿昊,抓住我的手!”

  ??完颜昊将手伸得老长,也无法够到赵溪月的手,他不能纵跃着去够她的手,因为那样大力一拖,会将本来已经爬上去的她,再次带到酒窖中。

  ??更何况,这一日以来,因为力战受伤,又跌入冰潭之中,已经基本耗尽了完颜昊的体力,他是再也没有力气,用轻身功夫,纵跃上这酒窖了。

  ??望着四壁滑溜的酒窖,完颜昊无力地道:“月儿,你去找一找有没有绳索之类的东西。”

  ??

  ??重见天日的喜悦洋溢在赵溪月心头,她环视四周,寻找着绳索之类的物品,却发现原来这酒窖的上方是一个红砖码就的小房间,房间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红木箱子,除了木箱,这房中再也无其他物品。

  ??赵溪月不禁心中焦急万分,睫毛扑闪扑闪的便要掉下泪来,她急切地思虑着,该怎么样将完颜昊从酒窖中拉上地面?

  ??忽然,赵溪月份将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思虑方定,她急忙将自己的外衣撕下几片布来,结成绳条,走到酒窖前,将那绳条垂到酒窖里,另一只手攀住旁边的木箱,向完颜昊急切地道:“阿昊,抓住!”

  ??完颜昊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软倒在酒窖底部,头脑中昏昏沉沉地不听使唤,猛听得赵溪月的声音自上面传来,急忙撑起身来,抓住那绳条。

  ??赵溪月拉住绳条,使出全身力气,终于将完颜昊拉了上来。

  ??

  ??终于脱离酒窖的完颜昊和赵溪月背靠在大木箱边,不住地喘着粗气。

  ??完颜昊一边喘气,一边环视着这酒窖上方的情况。

  ??大大小小的木箱整齐地排列在这个红砖码就的房间里,完颜昊眉头深锁,这个地方,怎么好像来过?

  ??完颜昊轻喘了一口气,心中猛地一跳,这里竟然就是当日自己为救赵溪月而潜伏的葫芦谷中的那个秘密基地。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工人,可是,派来守卫的官兵跑哪里去了?

  ??完颜昊心中一阵疑惑,眼前却有些迷糊起来。

  ??完颜昊的脸苍白地可怕,他身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笳,却因为这一日来不停地奔波、逃命,而隐隐刺痛。

  ??赵溪月看着完颜昊那样虚弱的样子,心中不禁担忧异常,她转过身握住他的手,却惊觉触手冰凉,冷得彻骨。

  ??完颜昊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试着想撑起身体到外面看看,刚刚撑着地面,却因为体力消耗过多,人已渐渐陷入了半昏迷状态中,无力的倒在了赵溪月的手腕中。

  ??赵溪月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将完颜昊紧紧地抱住,完颜昊冰冷的温度透体传来,赵溪月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完颜昊亦紧紧地靠在赵溪月的怀里,索取着那温热的气息。好冷!他现在好想有一盆火炉,让自己熔身其中。

  ??冷意与痛感伴随着倦意袭卷而来,完颜昊微睁的双眼,亦好想闭上。

  ??赵溪月越看越是担忧,轻轻摇晃着完颜昊道:“阿昊!”

  ??完颜昊闻声眼睛轻轻地动了下,微弱的声音,模糊地道:“我好想睡!”

  ??赵溪月心中一凛,完颜昊身受重伤,如今体力消耗殆尽,他现在的状态好令人担忧,不能让他睡,如果他昏迷过去,恐怕不能再醒来!

  ??两颗清泪自眼角滑落,坠落在完颜昊的脸颊上,赵溪月使劲摇晃着完颜昊,悲声道:“阿昊!不,我不许你睡!如果你不在了,我还怎么活!?”

  ??赵溪月悲泣着,眼泪扑唆唆地直掉了下来,可是,完颜昊却已经听不见了。他已经陷入了重度的昏迷中。

  ??

  ??“谁?什么人在里面?”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惊呼,一阵零碎的脚步声自外边清晰的向这边传来。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