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八十三章 水底相遇

雪妩2017-2-22 16:42:2Ctrl+D 收藏本站

??好冷!

  ??月儿!我还没有见到你!我还不能死!

  ??双手终于脱离了那块他紧紧抓住的石头,完颜昊昏迷了过去,倒在了水洞的入口处。

  ??这时,水洞里一股强烈的吸力猛地卷上完颜昊的身体,只不过一瞬,便将他整个人卷入了那无底深洞中。

  ??

  ??冰冷的房间里,赵溪月瑟缩在墙角,望着透明的天花板上那一队队游过的鱼儿。

  ??水流在房顶缓缓流动,一层薄薄的冰花镶嵌在玻璃墙体的表面,亦是透明得看得见鱼儿轻摆的尾鲫。

  ??房顶那些鱼儿,也不和普通河里的鱼一样,它们的身体通体雪白,在结着薄冰的房顶游玩,却一丝也没有感觉寒冷。

  ??这是一间非常秘密的房间。四周没有窗户,狭小的房间里唯一的亮光便是房顶那一堵透明的玻璃似的墙体。

  ??只见房顶上蓝森森的长满了水草模样的植物,一队队大大小小的鱼儿,自由自在地在房顶游来游去。不时,轻啄着那透明的玻璃般的墙体。

  ??赵溪月不禁有些奇怪,到底那透明的墙上面是什么呢?是河流?是大海?还是……?

  ??

  ??却说,那天赵溪月无意之间听到了耶律景元和阿卓的谈话,心内着实一惊,正想着要不要去告诉完颜昊。

  ??不想,惊慌中,脚下踩着的枯枝发出轻微的响声,这细微的响声竟被武功高强的耶律景元听见了,因此发现了她。

  ??正要杀了她灭口之时,却被阿卓阻止,将她带来了这里。

  ??

  ??赵溪月被关在这里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这房间的门从她进来那一刻便一直没有开启过。门的下方有一个小孔,那孔用一块铁片覆盖着,一天三顿便有人从那块小洞中给她送入进来。

  ??赵溪月也曾尝试着大喊大叫,和送饭的人对话,可是都没有人理她。

  ??在这里,她听不到一个人说话,送饭的人亦像哑巴般,从不搭理她。在这里,她感觉不到昼夜的变化,因为玻璃墙体随时都散发着光亮,看不见太阳,也看不见月亮和星星。时间仿佛在这里静止了,赵溪月只有凭借感觉来判断昼夜的更替。

  ??现在应该是傍晚了吧?赵溪月想着站了起来,这一天一夜以来,她从未放弃过逃出去的念头。只是,她细细地摸索了这密室几遍,就是找不到出去的方法。

  ??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铁门随之轻响,从那小洞中递进一盒饭来。尔后,铁片覆下,门外又寂静无声。

  ??赵溪月默默地走上前去,端起那盒饭来,又坐到房间的那个角落里。

  ??赵溪月看着饭盒中那轻轻飘散着香味的饭菜,出了一会儿神。那个替她解毒的鬼医弟子陆景元和丫环阿卓姐姐,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他们怎么说完颜昊和兀术都是他们的敌人呢?

  ??赵溪月略一思索,陡然悟道,哦!对了,阿卓姐姐曾经说过她是辽国人。那她和那个陆景元一定都是辽人,金国灭了她的国家,使她成了金人的奴仆,她们是要报仇来的!

  ??想到这里,赵溪月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十分明了了。只是他们抓自己干什么?

  ??难道他们竟然天真地以为可以用自己来胁迫完颜昊么?

  ??赵溪月心中一凛,自己怎么会这样想!难道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觉得完颜昊会来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理智告诉自己完颜昊作为一个金国皇帝唯一的爱子,是不会来救她一个亡国女奴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冥冥之中,竟有一丝淡淡的感觉,他或许会来吧!?

  ??赵溪月轻轻扒了一口饭,眉头深锁,秀丽的脸庞在玻璃墙体的笼罩下,散发着淡淡的粉色光晕。

  ??

  ??完颜昊!那个外表冷酷,实则内心软弱的男子,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赵溪月心中一跳,为什么在这时候还是只会想到他,为什么想到他时,自己竟然还会脸红?

  ??

  ??“啪”静寂的屋顶传来一声闷响,赵溪月吓了一跳,仰头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赵溪月只觉得自己的心立马就要蹦出去了似的。

  ??赵溪月定定地盯着房顶,一口饭包在嘴里,一时间竟忘了咀嚼,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只见那玻璃般透明的房顶上,一个高大的身躯伏于墙体上的水草上,紧闭着双眼,身上本已结成薄冰的伤口,被那水力一带,又迸裂开来,弥漫出殷红的液体。

  ??一群雪白的鱼儿在他身周围成了一个圆,将他包裹在了中央。

  ??赵溪月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他!是他!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房顶上的高大男子便是被水洞强烈吸力吸进去的完颜昊,此时,他已然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根本看不到身下的情景,更加看不到身下的房子里,那个拥有着绝色容颜的女子一张满是担忧的脸。

  ??

  ??赵溪月紧紧地盯着完颜昊失却了血色的脸,眼中迷蒙起了一层雾气,手中的饭盒也在不觉中滑落在地,“呯呯”几声,饭菜撒落了一地。

  ??赵溪月急忙站起身来,想去够完颜昊的手,却哪里够得着。她连忙环视四周,却没有可依杖之物,眼中焦急之情更加明显。

  ??赵溪月忍不住轻声呼唤:“完颜昊,你醒醒啊!完颜昊,快点醒来!你没有事吧!”

  ??赵溪月顾忌外面,怕被关押她的人听到,声音尽量压得很低,昏迷中的完颜昊是怎么也不会听到的。

  ??赵溪月眼中神色惊惶,在离完颜昊最近的墙壁边,寻找着可以依恃的物体,想要攀爬上去。

  ??完颜昊!你快点醒来啊!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心里喜欢的是谁么?

  ??你快点醒来我就告诉你啊!

  ??赵溪月也不管外面有没有守卫,不顾一切地叫了起来!声音轻颤,眼角边晶莹的泪珠,便摇摇欲坠。

  ??一只通体雪白,有着漂亮金尾的鱼儿,缓缓地游到完颜昊身旁,轻轻碰了下他因寒冷而变得乌紫的嘴唇。

  ??完颜昊仍然没有一丝动静,他静静地俯卧于透明的房顶上的水草中,仿佛死去了一般。

  ??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