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九章 心急如焚

雪妩2017-2-22 16:40:14Ctrl+D 收藏本站

她有消息了!她有消息了!

  完颜昊的心猛烈地跳动着,终于要见到她了!不知道她被掳去的这两天有没有受苦,掳她的陆景元有没有对她怎么样?

  完颜昊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脸颊处飘起一抹潮红,双眼也突然放出了亮光,不复先前的晦暗。

  完颜昊猛地跳上马车,大声吩咐车夫,“小吴,快马加鞭,马上回王府。”

  车夫小吴听令,使力一扬马鞭,马儿吃痛,嘶鸣一声,放蹄奔去。

  完颜昊手中紧紧握着那张小纸条,坐在晃动的马车内,胸腹间似有东西跃跃欲出,他轻轻地将那张纸条再次展开,‘兵符’完颜昊的目光定格在了纸条的这两个字上。

  开始狂喜的心情慢慢地被压制下来,掳她的人,竟然要自己以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兵符来换她!

  这陆景元到底是什么来头?要知道兵符对于他的重要,还有对于整个大金国的重要!难道是兀术?他唆使陆景元掳走赵溪月,然后逼自己交出兵符,到时候,他本已拥有整个大金的一半兵马,又控制了自己手上的另一半兵马,那时,他岂不是就天不怕,地不怕地起兵造反,推翻现在为帝的父亲,自己自立为帝?

  想到这里,完颜昊的心内猛地一凛,可是如果自己不以兵符去换赵溪月,他们就会杀了她,怎么办?一边是江山,一边是美人!熟轻熟重?

  完颜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鬓边已然有了几根白发,年仅十八岁的他,现在看起来就似一个二十多岁,经历风尘的人一般。

  怎么办?

  是放弃一切,拿着兵符去换人,还是装作不知?

  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完颜昊觉得心里很烦,江山固然重要,可是,就算有如画江山,没有了赵溪月的陪伴,这人生又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江山他可以不顾,父亲他怎可不顾?如果自己交出兵符,那么必然置父亲于生死边缘,利害关系一目了然。

  月儿肯定是要救的!父亲也是要顾的!自己该怎么办呢?

  完颜昊还在痛苦的挣扎中时,马车已然行到了贤王府门外。

  顾不得这么多了,救人如救火。完颜昊跳下马车,径直朝自己的书房行去。

  快到书房时,一个人影映入完颜昊的眼帘,正是拓拔。

  拓拔见完颜昊匆匆而来,急忙上前行了一礼,道:“殿下,事情怎么样了?”

  完颜昊知道他是问设也马被押到皇宫之后的事,可是,他现在心急如焚,哪里有时间和他说这些,只淡淡道:“设也马死了!”便径直冲进书房。

  拓拔紧跟在他身后,闻言一诧,“什么?怎么会死了?”

  完颜昊进入书房,便朝那最边上的书柜处行去,一阵翻捡,从最里边抽出一个小盒子来,那个小盒子大概七寸来长,墨绿色的玉石雕成的,散发着暗绿色的光芒。

  完颜昊对拓拔的话充耳不闻,急忙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青绿色的物事来。

  拓拔已然跟了进来,看见完颜昊异常的举动,不禁有些奇怪,待看清他手中拿的物事后,更加吃了一惊,原来那青绿色的物事,是一个青绿色的虎形玉石,不过只有半块。

  拓拔吃了一惊,这半块虎形玉石,不正是能够调动完颜昊所属的兵马的兵符——虎符吗?

  有战事了吗?殿下拿虎符做什么?

  想到这里,拓拔向前一步,道:“殿下,你要做什么?”

  完颜昊看了虎符一眼,急忙又把它放入盒子中,连带着盒子,揣进怀里,便要向外行去。

  拓拔上前一步,拦在完颜昊身前,道:“殿下,到底怎么回事啊?”

  完颜昊看了拓拔一眼,将怀中的小纸条递给他,尔后说道:“拓拔,不要拦我,我非去不可!”

  拓拔一下子便将纸条上的字看完了,心中一凛,并不让开,冷然道:“殿下,这是个圈套啊!你不能将虎符交给他们!?”

  拓拔本想说,你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而置大金江山于不顾,只是那样的话,并不是他一个下属能说的,而且还是一个将命都卖给了主子的下属。

  完颜昊不耐烦地将拓拔一把推开,人便行出了书房,经过长廊向马厩走去。

  拓拔一个趔趄,后退几步,差点跌倒,他稳住身形,急忙追了出去。

  拓拔一边追一边叫:“殿下,你不能去!”

  完颜昊的心中本就烦闷不已,这时见拓拔竟又跟了上来,转身便是一掌挥来。拓拔不急回避,左胸上便中了完颜昊一掌,身子微微后倾,撞在了廊柱上。

  幸好完颜昊出手并不重,拓拔也没有怎么受伤。只是那一掌将拓拔的走势阻了阻,这时完颜昊已然与拓拔相隔了数十步,直奔马厩而去。

  拓拔扶在廊柱上,站了起来,仍不甘心地追了上去。

  刚刚追到回廊尽头的月亮门旁,身子却突然撞上了一个人。

  只听“啪,啪,啪”几声脆响,那被拓拔撞到的人倒在了月亮门旁,几块瓷器碎片散落一地,杯中的茶水已然全数被泥土吸收了。

  拓拔定力比较好,后退几步便稳住了身形,只见那个被自己撞到的人一袭粉色罗裙,头梳小辩。拓拔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道歉一边就去扶那女子,那少女被撞得跌坐在地,臀部传来一阵刺痛,她强力忍着,借着拓拔之力,站起身来。

  待她抬起头,拓拔一见,心内却一惊,原来此女正是阿卓。

  “是你!?”拓拔道。

  阿卓已然站起身来,向拓拔福了一福,甜声道:“原来是拓拔将军,不好意思啊!都是奴婢鲁莽,请您原谅奴婢!”

  说着,便去收拾地上的茶杯碎片。在她蹲下身的一瞬时,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着,露出一抹魅惑的笑容。

  拓拔哪有时间和她磨蹭,道了声:“以后小心点!”便飞奔向马厩而去。

  拓拔刚奔到马厩外,却听一匹骏马长嘶一声,紧接着完颜昊便骑着一匹有着黑亮毛色的骏马,风驰电掣而去。

  徙留下拓拔一人追在马后,不停大叫:“殿下!危险,不要去啊!”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