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八章 她有消息了

雪妩2017-2-22 16:39:48Ctrl+D 收藏本站

?? 兀术望了望完颜昊,淡淡一笑道:“证据!?证据在哪里?”

  ?? 完颜昊气定神闲地道:“是我亲眼所见,还有一众官兵可以证实!”

  ?? 兀术愤然道:“设也马,你这个逆子,竟然胆敢干出这样的事来!”说着,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五根鲜红的指印便印在了设也马的左脸上。

  ?? 火辣辣的疼痛感从脸颊处传来,设也马被这狠狠的一记耳光打得眼冒金星,他皱眉道:“父王,我没有啊!”

  ?? 兀术又待怒骂,完颜昊已经插言道:“皇上,我看珍珠儿一人也不敢干出这样大的事来,他幕后一定有人操作,请容我将他押进天牢,细细拷问!”

  ?? 金太宗想了想,正色道:“好!你盘问完了,马上将结果呈来给朕!”说罢,捏了捏额头,似乎有些困倦。

  ?? 兀术心内一惊,自知设也马肯定经不住严刑拷打,定然会将自己招认出来。可是,怎么才能阻止他咬出自己呢?

  ?? 在这大殿之上,那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在天牢里,看完颜昊这样的架势,定然会不眠不休地先拷问出来才罢休,那么,在半路上解决他?

  ?? 兀术心里一横,自从自己的唯一的亲子夭折了,收养设也马之后,至今已经十二个年头,虽然设也马经常在外拈花惹草,但毕竟父子一场,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今日决心要杀他灭口,心中还是有些痛,可是,情非得已,如果他不死,自己就危险了。

  ?? 兀术计议已定,准备趁设也马被押去天牢的途中,趁机解决掉他。

  ?? 谁知,设也马听到要将他押入天牢,严刑拷问,吓得双膝一软,本来跪着的身体,顿时摊倒在地。

  ?? 他心里异常惶恐,心咚咚跳个不停。设也马转头看向兀术,现在只有他能救自己了!

  ?? 完颜昊使出全力爬向兀术,本来兀术就在他身旁,设也马转身便抱着了兀术的脚,只见他眼泪鼻涕齐流,悲声道:“父王,你救救我啊!”

  ?? 兀术不料他竟然如此丢脸,如此狼狈,脚下用力,将设也马踹到一边,怒声道:“你犯了大错,我也救不了你!”

  ?? 设也马立马又伏上前来,抱住兀术的另一只腿,颤声道:“父王,你看在我们父子一场的份上,求求皇上吧!”

  ?? 兀术恼怒非常,骂道:“逆子,放开!”说着,腿上用力,便又想将设也马踢开。

  ?? 不想,设也马这次抱得非常紧,兀术一时没有挣脱。却听设也马的眼光突转狠厉,道:“父王,你看在我这么多年为你卖命的份上……”

  ?? 兀术闻言一惊,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已然一掌劈下,正中设也马的天灵盖。设也马圆睁着双眼,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气绝当场。

  ?? 殿内众人皆是一惊,完颜昊心内一震,现在是死无对证的,虽然明知兀术便是主谋,也不能拿他怎么办了!

  ?? 金太宗亦是一惊,这兀术也太目中无人了,竟然敢在大殿之上杀人!

  ?? 兀术回过神来,自知自己做得太过,急忙跪下道:“皇上,请恕微臣急怒攻心,下手一时不知轻重。”

  ?? 说罢,竟然伏于设也马的身上,大哭起来,口中念念有词:“我的儿啊,我不是存心的啊!”

  ?? 金太宗看着这样的情景,虽然觉得兀术似有杀人灭口之嫌,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呢?办他个目无法纪之罪?他现在手握大金国半数的精兵,如果一怒之下,马上起兵谋反,虽然有昊儿手上的另一大半重兵可以压制,但是,到时必然引起内乱,伤亡惨重,那时候,宋国,还有西夏等国必然会趁虚而入,那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 想到这里,金太宗轻轻一挥手,示意完颜昊跟着他出了大殿,来到殿外的长廊上。

  ?? 完颜昊走在金太宗身后,金太宗摒退了身边的内监后,轻叹一声:“以前朕也曾为了权力,不惜一切代价,现在才终于明白,其实,不管是权力还是金钱,那些全是身外之物,全是过眼云烟,只有亲情才是最重要的,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东西!”

  ?? 说着,停下步子,握住了完颜昊的手,一双布满皱褶的老脸上,溢满了温暖的笑容:“昊儿,原谅父皇吧!”

  ?? 完颜昊心中一颤,不知道该不该缩回手,他最终没有抽回手,任金太宗握着,神色极不自然地道:“皇上,不要这样说!”

  ?? 金太宗将完颜昊的手握得更紧了些,热切地道:“昊儿,这么多年了!你还耿耿于怀吗?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父皇吗?”

  ?? 完颜昊看着金太宗热切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作为帝王的威严,而只有慈父般的笑颜,心中一动,有些不忍,但是只要想到幼年所受的非人待遇,他的心又硬了下来,将手从金太宗的手中抽出。

  ?? 完颜昊淡然道:“臣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解”说罢,转身欲走。

  ?? 金太宗不禁有些失望,轻叹了一声,淡淡挥了挥手:“好吧!你去吧!注意身体,知道吗?”

  ?? “臣知道了!谢谢陛下关心!”说罢,完颜昊匆匆地行出长廊,他只怕自己在多呆一刻,那铁石般的心肠便会柔软下来,他到底该不该原谅他?

  ??

  ?? 终于,出了宫殿,完颜昊长舒了一口气,他心里有些困扰,自己最近以来到底是怎么了?老是为那女奴的事而失常,现在又因为金太宗的几句话而如此心软?

  ?? 完颜昊甩了甩头,似想将这些烦恼之事都一并甩开。

  ?? 他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宫外的空气,就要坐上一直在外等候的专用马车。他的脚刚刚要登上马车,一个**岁左右的小童已经飞一般地向他跑来,站在他身前:“叔叔!”

  ?? 完颜昊转头奇怪地看着他:“什么事?”

  ?? 只见那小童自怀中摸出一张纸条来,递于完颜昊道:“这是刚才一个叔叔给我的,他叫我转交给你!”

  ?? 完颜昊接近纸条,问道:“那个叔叔呢?”

  ?? 小童道:“他早走了!”说罢,已然跑了开去。

  ?? 完颜昊展开纸条一看,心内顿时狂喜,因为那纸条上写着:速带兵符至骆驼峰换取赵溪月。

  ??她有消息了!她有消息了!完颜昊在心中狂叫。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