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七章 月儿,我好想你!

雪妩2017-2-22 16:39:21Ctrl+D 收藏本站

?? 完颜昊的眼睛顿时睁大,一副不相信的神情,“谷口封好的么?难道他还能插翅而飞不成!?”

  ?? 拓拔道:“那属下再去找找!”

  ?? 说罢,带着一队官兵又开始谷前屋抽的搜寻了起来。

  ?? 设也马听到完颜昊提到陆景元,心中奇怪,他们怎么会知道陆景元的?

  ?? 搜遍这个秘密兵工厂也没有找到赵溪月,完颜昊心中本就有些恼火,现在又听到拓拔说,当日掳走赵溪月的陆景元居然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怒气便冲天而起。

  ?? 他大步走到设也马身前,冷然道:“设也马,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你到底把月儿藏哪里去了?”

  ?? 设也马漠然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根本没有见过你所说的月儿!”

  ?? 完颜昊观他面上神情,看来不似说谎,那么,月儿到底在哪里呢?那个陆景元到底把她带哪里去了?

  ?? 首先,还是得先找到陆景元再说。

  ?? 不多时,拓拔便又来到了完颜昊面前。完颜昊见他一脸颓丧,便知一定是没有找到。可这山谷就只有这点大而已,他不可能飞天,难道会遁地不成?

  ?? 但是,完颜昊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了。拓拔已经道:“殿下,我们还是先将此地的事禀报皇上,然后,再来慢慢寻找月姑娘吧?如果月姑娘此时,真的还在陆景元手中的话,他一定会先来联系殿下您的。”

  ?? 完颜昊虽然心内惦记赵溪月的安危,可是,现在毕竟应该以大局为重,也只好听从拓拔的话,先将设也马押回去,揪出他幕后黑手再继续寻找月儿了。

  ?? 想到这里,完颜昊站起身来,冷声道:“你先派一队精兵将这里封锁起来,我们押送设也马先回宫禀报皇上。”

  ??

  ?? 完颜昊押着设也马径直向皇宫行去。

  ?? 一路上,完颜昊都有点魂不守舍。他脑海中一直闪现着以前和赵溪月在一起的日子,开心的,忧伤的,就算想到她瞪着自己时的样子,也觉得那是另一种温暖,他现在宁愿她就站在他的面前,就算打他也好,骂他也好,他都愿意。因为,他只想看到她平安归来,平安开心的呆在他的身边。

  ?? 马蹄声响,一路带起轻尘,路边的野花随风轻摆,却在笑颜绽放的那一刻,被马蹄践踏地抬不起头来。

  ?? 完颜昊突然觉得心里很空,好空,天地间仿佛再也没有自己可以留恋的东西。很落漠的感觉,难以形容。

  ??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心去了哪里?

  ?? 我好想念你啊!月儿!

  ?? 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你一起浪迹天涯,一辈子看着你开心的笑颜。

  ?? 月儿,我好想你!

  ?? 我好想将你抱在怀里,紧紧的,不再让你有机会离开我!

  ?? 月儿,你放心,我再也不会伤害你!我一定会好好的呵护你的!

  ?? 月儿,你在哪里啊!?我好想你!

  ?? 轻风拂过脸庞,完颜昊眼中不禁有些湿润,他急忙别过脸去,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失态的样子。

  ?? 可是,心里依旧,空得没法说!

  ?? 完颜昊不明白,其实那是一种寂寞,那种因为某人的离开而产生的深深的寂寥感。

  ??

  ?? 完颜昊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皇宫中。

  ?? 设也马被押到了大殿之上,金太宗已然听到身边的得力太监小林子的通报,端坐于金銮殿上的宝座上。

  ?? 设也马被五花大绑着,跪于殿下。

  ?? 完颜昊和众人行过礼后,金太宗道:“昊儿,这是怎么回事?”

  ?? 完颜昊上前一步,恭敬地道:“禀皇上,设也马狗胆包天,竟然在城外葫芦谷中私设制造兵器的加工厂,意图造反。”

  ?? 没等金太宗说话,设也马已然抢先一步,辩解道:“皇上,兵工厂不是我私设的,您要明查啊?”

  ?? 完颜昊气闷,道:“你还狡辩!现在人脏并获,你还不承认?”

  ?? 设也马仍不甘心,道:“我没有做过,怎么承认啊?”

  ?? 金太宗不耐烦地挥手道:“别吵了!”

  ?? 殿下立即寂静无声,众人都屏息等候着金太宗的发落。

  ?? 只听金太宗拈了拈下巴下的胡须,冷声道:“珍珠儿,既然不是你私设的,那你在那里做什么啊?”

  ?? 设也马被问得瞠目结舌,眼珠左右乱转,思考着该如何回答。

  ?? 完颜昊见他答不上来,笑道:“设也马,你还不说出幕后主使是谁?是不是你干爹兀术?”

  ?? 设也马听得心内一凛,急中生智,抢白道:“当然不是了,我是闲着无聊,去游玩的,谁知,就莫名其妙被你们抓来了!”

  ?? 设也马竭力压制住突突跳动的心脏,为自己临时想到的这个理由能不能过关而忧心忡忡。

  ?? 完颜昊气结,恼道:“设也马,你还狡辩,皇上,只要把他的同伙带来严加拷问,定能证实!”

  ?? 金太宗正自思虑着,忽然,一个内监慌忙地跑入殿中,向金太宗行了一礼,道:“启禀皇上,四狼主求见!”

  ?? 金太宗眯起眼睛,眼角的细纹便皱在了一起,只听他冷冷地自言自语道:“兀术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传我令谕,宣他进来吧!”

  ?? 设也马心内一喜,他的救星到了!

  ?? 完颜昊却不禁皱了皱眉,兀术必定是幕后主使,现在还没有逼问出设也马的口供来,他这么快就来了!自己该如何应付呢?

  ??

  ?? 不多时,随着内监的一声:“宣四太子进见!”的声音传出后,一个头带金冠,身穿蟒袍的中年男子便行进殿来。

  ?? 男子刚一入殿,轻睨了眼跪在一旁,被五花大绑的义子设也马,便上前一步,向金太宗行礼,道:“微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金太宗轻轻一挥手,慵懒地道:“平身吧!”

  ?? 兀术站起身来,看了看身旁的设也马和完颜昊,道:“皇上,不知这逆子犯了什么错,竟然劳动皇上御驾?”

  ?? 金太宗斜眼瞧着完颜昊,示意由他来回答。

  ?? 完颜昊会意,转身面向兀术,淡然道:“四哥,事情是这样的……”完颜昊以几句简单的语言,概括了下葫芦谷中的事情。

  ?? 兀术圆睁着眼,目光深沉,道:“那这么说,六弟是怀疑珍珠儿私铸兵器,意图造反了!?”

  ?? 完颜昊淡淡一笑,纠正兀术的话,道:“不是怀疑,是证据确凿!”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