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五章 孤身犯险(下)

雪妩2017-2-22 16:38:27Ctrl+D 收藏本站

设也马与陆景元一路谈笑,不知不觉中已然转到了谷中的一间火房中。此处火房正是煅铁的地方。热火朝天,工人都汗水淋漓。

  只见一个手拿铁器的大汉,左手操起一只大水瓢,从旁边的蓄水池中,舀起一大瓢水来,咕嘟地便灌了一大口水,却并不吞下去,只见他双腮微鼓,一手将已经被烙红的铁器,置于半空中,大嘴用尽全力,向那烙铁喷吐过去。

  他口中的水便全部喷在了那烧红的铁器上,只听滋滋的声响中,烙铁上顿时冒出白烟,那大汉立马又将那铁器放于石桌上,一把将那瓢摔落到蓄水池中,操起一把大铁锤,不停煅打。

  而另一个壮汉也使出全身力气,不停地拉着风箱,炽烈的火焰顺风扑来,设也马急忙躲过,咒骂了一声:“你眼睛瞎了啊!”

  大汉咬着牙,斜视了下设也马,终于又忍住了,继续拉着他的风箱。

  设也马急忙跳出火房,嘴中仍不停喃喃咒骂,陆景元笑道:“王爷,何苦和一个无知莽汉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那今晚我们的醉红楼花魁,可就没有福气了!”

  设也马想着晚上就要去风流快活,心情竟然也舒畅了不少,被陆景元这一逗,呵呵一笑道:“嗯,老陆说得好,本王现在去补眠,晚上才好有精力啊!就不陪你了!”说罢,一阵淫笑,朝自己的暂住房而去。

  陆景元微笑着躬下身子,眼含深意地一笑,道:“王爷,慢走!”

  陆景元轻吁了一口气,纵身快步踏上那个完颜昊先前呆过的小山包。

  一丛鲜绿的藤萝边,一个娇小的绿衣身影,背向而立,正自俯视着这秘密基地的所有事物。

  黑亮的长发飘散在风中,落花轻舞于她的身旁,陆景元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

  感觉到有人上前,那绿衣身影转过身来,一张俏丽却雍容的脸庞便映上了陆景元的眼,此女正是阿卓。

  阿卓早知是陆景元,脸上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只淡淡道:“你来了!”

  陆景元收敛了下自己突然腾飞的心神,压制住自己那咚咚乱跳的心,淡然道:“阿卓,我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看来,复国再望了!”

  阿卓却一脸淡然,轻轻拂了拂额际的秀发,道:“事情没有完全成功之前,我们还不能忘下断论!”

  陆景元奇道:“阿卓,你不必担心,等完颜昊带着大军来此,替我们将设也马和兀术除去,我们再利用赵溪月,夺下他手中兵符,然后带领所有辽**民,起兵复国,我们的计划很圆满啊!”

  阿卓道:“只怕事情不会顺着我们的想法进行,你看那边!”说罢,向一旁的草丛一指。

  陆景元随着阿卓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中,斜躺着一个青年男子,只见他身上的衣服已然被扒了个精光,一套纹饰精美,质量上乘的青绿袍服覆于他身上,那男子已经被人用重手法,点中了昏睡穴,此刻自然听不到陆景元与阿卓的对话。

  陆景元望着那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道:“那完颜昊竟然孤身混进了兵器厂中了吗?他不要命了啊?”

  阿卓神色凝重,轻叹了口气,眉头深皱,冷声道:“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奴在他心里竟然如此金贵,他竟然会为了她,孤身范险!只是,他现在还不能死,他必须要按我们的计划进行才好,现在他孤身进入,如果被发现了,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陆景元也不禁有些担心,脸上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阿卓眼望着那热火朝天的铸造兵器的人们,眼中神色漠漠,淡然道:“还能怎么办?只希望拓拔回去带兵,快点赶来,那我们的谋划就不会改变了!”

  陆景元也和她并排站在一起,望着那升腾着热气的火房,道:“也只好如此了!”

  再说完颜昊悄悄地放下小车,在那一排青砖房里来回搜寻,却只见到大大小小的木箱置放于房间中,并没有关人的地方。而且更没有看见赵溪月的身影。

  完颜昊站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的角落里,心情异常落漠,他有些颓丧地蹲下身来,双手抱着头部,自言自语道:“月儿,你在哪里呀?这群该死的混蛋,究竟把你藏哪里去了?”

  完颜昊的脑海里全是赵溪月俏丽的脸庞,挥之不去,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已经全然让他感觉不到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啪”的一声,一根黑长的鞭子,凌空而下,正正地击在了完颜昊的背部。一个冷厉的声音也随之响在耳侧:“他妈的,竟敢在这里偷懒,你不要命了么?”

  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完颜昊不禁眉头一皱,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双拳握紧,青筋暴涨,心中怒火升腾,紧咬着下唇,就要发作。

  完颜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来抓住那家伙挥将上来的第二鞭,眼中神色冷厉。

  持鞭子的守卫见到完颜昊如此冷厉的眼神,心中也不禁有些发颤,但仍然强自镇定,道:“你想造反吗?来人啊,来人!”

  完颜昊心中一凛,拓拔的援军还没有到,自己这样无异于会陷入别人的包围中,他猛地放了手中的鞭子,淡淡道:“我去做事!”说着,就向前走去。

  那守卫被他大力一扯一放,弄得身子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那守卫急忙扶住一旁的墙体,这时,有两个正在外面巡逻的守卫已然闻声前来。

  见到屋中的景像,其中一个瘦高的守卫连声问道:“什么事?出什么事了!”

  先前那持鞭的守卫,见同伴来了,心里立马有了些底气,指着完颜昊,不住地道:“拦住他,他想造反呢!居然敢抢我的鞭子。”

  完颜昊闻言心中也不禁一怒,但是此刻不是逞强的时候,他淡然道:“长官,不是那样的!我不是有意的!”

  另外两个守卫已经欺上前来,嘴里念叨着:“哦!你很大胆嘛!妈的,老子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你还敢造次,正好拿来给老子出出气!”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