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四章 孤身犯险(上)

雪妩2017-2-22 16:38:1Ctrl+D 收藏本站

完颜昊心中计议已定,轻轻放开芦苇,连忙施展轻身功夫,悄然下了小山包,朝谷口拓拔留下的地方,飞身而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悄然离开小山包,向谷口行去的那一瞬间。一直和设也马谈笑正欢的陆景元,突然轻轻抬起头,斜睨着完颜昊刚才停留的地方,嘴角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马上,那笑容便消逝无踪,陆景元又回复了那一如既往的淡然,仍与设也马轻松地谈论着,好似他根本没有发现完颜昊一般。

  设也马正自一边督促着那些铁匠,根本没有发现陆景元的异样。只听设也马笑道:“老陆啊!我就说嘛!你看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这地方如此隐蔽,完颜昊怎么会发现!恐怕是他故意放出的风声,想吓唬我们!”

  陆景元轻咳一声,淡淡一笑,道:“王爷说的是,只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我们还是得防着啊!”

  设也马一脸扫兴,转移话题道:“老陆,听说今晚醉红楼新来的那个花魁,要开苞,怎么样?和我一起去凑凑热闹?”

  陆景元一听,连连摆手,笑道:“我还是不去了!王爷,今晚一定尽兴啊!”

  设也马睁着那双小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我说,老陆,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还是你家里藏了个美娇娘?”说着,对着陆景元贼笑嘻嘻。

  陆景元尴尬地一笑,道:“王爷,我对那些不敢兴趣,还是回去看我的书好!呵呵!”

  设也马轻轻一扬手,指了指陆景元,道:“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好吧!我另外找人陪我去。”说罢,又朝前行去。

  ??

  拓拔正自在谷口隐蔽处,焦急地等待着,他思虑着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留字约殿下前来这么隐蔽的葫芦谷,如果真的是以赵溪月为诱饵,而真正目的是捕杀完颜昊的话,那他竟任完颜昊独自潜入谷中,是不是太不应该了,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上前去啊?

  拓拔心里一横,正想进到谷中,看看情况,不想刚一踏出藏身的草丛,便见一个身影远远行来。

  待得近了,见是完颜昊,拓拔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只见完颜昊急步上前,看着拓拔便立即将谷内所见的情况大致给他说了下,然后,便一脸肃然,道:“拓拔,你先拿着我的兵符,回去调配人马,我留在此地监视!快去!”

  拓拔听得神色凝重,听见完颜昊竟要自己回去搬救兵,而他孤身留下,当然不肯同意,只听他恭敬却不泛坚定地道:“殿下,还是您回去调兵,由我在此监视!”

  完颜昊怒道:“怎么,我的话你又不听了!快去,机不可失。”说着,一把将拓拔推向马车。

  还没有找到赵溪月?他怎么能走!

  月儿啊!你到底被他们关在哪里呢?根据现在的情况来判断的话,赵溪月极有可能被关在这处秘密基地里。可是,自己怎么才能在大军到来之前,将她救出来呢?

  因为,如果自己不在大军到来前,找到她,救她出来的话,那么,等下与设也马正面相对,他如果拿月儿做人质,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总之,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她出来,如果她有丝毫损伤,自己决不放过伤她之人。所以,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在拓拔回来前,趁设也马没有发现他,一定要将他们关押月儿的地方找出来!

  ??

  想到这里,完颜昊又悄悄地潜入了谷中。

  完颜昊悄悄地来到刚才栖身的小山包下,一个衣衫破旧的青年正朝这边走来。

  一名和他距离不远的守卫立马叫道:“喂!你干什么去?”

  那青年露出黝黑面庞上唯一雪白的牙齿,不耐烦地道:“撒尿!”

  守卫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恶声道:“快去!”

  那青年行到山包旁的一丛青藤下,轻叹了口气,手便向裤裆方向伸去。

  这时,这青年站的这个位置,刚刚被突出的山包边的草丛挡住,完颜昊急中生智,迅速闪到他身后,在他背部猛厉一击,那青年便软倒了下去,手仍然抓着裤裆。

  完颜昊急忙将他拖向一旁,脱下他的衣物,换在自己身上,又将那青年掩在了草丛中,嘴里道:情非得已!请君莫怪!

  这时,脚步声临近,只听一个声音道:“他妈的,你大便啊!这么久?”

  完颜昊急忙闪身出来,佝偻着身子,将头低得不能再低,道:“来了,来了!”

  完颜昊急忙向前行去,推起那盛满兵器的小车,朝那几间屋宇行去。

  完颜昊将小车推进其中的一间青砖房内,只见里面是一个巨型仓库,整齐地堆放着数百个硕大的木箱,几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正自在里面忙活着,将小车中的兵器装进大木箱子里去。那几个大汉皆是汗水淋漓,黝黑的脸上油光满面,他们一边擦试着汗水,一边正从小车中将兵器搬进那些个大木箱子。

  完颜昊将小车推进大木箱,一边斜眼观察着周围的地势,以待等下脱身去寻关押月儿的地方。

  这时,一个精壮的中年大汉,***着上身,脸上油光满面,他一边去搬那小车中的兵器,一边看着完颜昊奇怪地道:“小兄弟,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完颜昊心里一凛,正思该怎么回答。

  那大汉却又俯身,轻笑道:“你是刚刚被抓进来的吧?哎,我已经被抓进来很久了,也不知何年何月能够出去,再见到家人啊?”

  完颜昊心里一松,轻轻点了点道:“大叔,你这几天听说有抓来的姑娘关在哪里吗?”

  中年大汉听完,一阵窃笑,轻轻地拍了拍完颜昊的肩膀,道:“小兄弟,你是想喜欢的人了吧?这里可是只抓男的,我从未见过抓过女的呢!”

  完颜昊一阵失望,随即心里想道,既然有本事悄无声息地从他府中将人带走,那么也不可能轻易让这些粗人看见了,还是自己慢慢去找吧!

  完颜昊觑了个空,趁屋中几人不注意,悄悄地溜了开去。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