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三章 秘密基地

雪妩2017-2-22 16:37:34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完颜昊回房不见了赵溪月,四下里寻找不果,来到后园。

  完颜昊四下环视,此时,微风轻拂,那幅锦帕在风中偏偏起舞,迎风飘扬。

  他急忙上前,取下一看,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葫芦谷!?到底是什么人掳走了她?掳她的人目的又是什么呢?暗杀自己?还是?

  心猛烈地跳动,为什么每次他和她的关系稍微有点乞讨善的时候,她都失踪呢!完颜昊只觉得脑袋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抓她的人到底想怎么样呢?千万不要伤害她才好啊!

  一阵冷风吹来,完颜昊额前的黑发在风中左右拂动,最后,停留在他的左眼角,恰恰遮住了他浓密的眉毛,他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将那幅锦帕置于袖管中,踏步向拓拔的房间行去。

  拓拔正自拿着一卷兵书,坐于房中仔细翻看。见完颜昊推门而入,急忙起身行礼,拓拔看着一脸阴郁的完颜昊,奇道:“殿下,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完颜昊一屁股坐在拓拔身旁的小凳上,从袖管中拿出那卷锦帕,冷声道:“你看!”

  拓拔依言放下手中的兵书,接过锦帕,只见上面用一种特制的软笔写着几个小字:欲寻赵溪月,速来葫芦谷。拓拔看完,心里一惊,谁能在大白天里,在守卫森严的贤王府中,悄无声息地掳走一个大活人?

  拓拔皱眉道:“殿下!你准备怎么办?”

  完颜昊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眼望着窗外不远处的一丛长春花,冷然道:“我当然要去!”

  “可是!”拓拔也站了起来,行到完颜昊身后,担心的声音道:“殿下,这人掳走月姑娘,约您到葫芦谷去,定然是有所图谋,您这样冒然前去,定会中了他的的计!”

  完颜昊转身迎上拓拔焦急的眉眼,冷然道:“中计!?是啊!可是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呢?杀我?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去呢?”

  想着赵溪月此时正在一群未知人的手里,不知道情况如何!完颜昊的心就似悬在了梁上一般,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道:“就算是计,我也得去。拓拔,府里的事就全靠你了!”

  说罢,转身便欲行出房去。

  拓拔连忙伸手抓住完颜昊的臂膀,急道:“殿下,不可!”

  完颜昊转过脸来,挣脱他的手,面对着拓拔,决然道:“不要拦我!我不在时,你好好看着王府,我速去速回!”

  说罢,人已然推门而出。

  拓拔随后跟上,一边追上完颜昊,一边道:“那好,殿下,我陪您一起去!”

  完颜昊看着追上前来,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爱将,皱了皱眉,他深知拓拔的性格,也不再强求,只得道:“那好吧!你随我一起去,不要伸张!”

  两个人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没有动用王府里的专用马车,他俩悄悄在集市上租了辆普通的马车,毫不伸张地来到了城外。

  锦帕上所指的葫芦谷座落于城外三十几里处的落鸦山,此山常年乌鸦群聚于此,是以得名。

  两人将马车置于山下的一株撑天苍虬树旁,将马系于树干上。

  完颜昊与拓拔朝里走去,约行了一里远处,一处山谷便出现在他们眼前。

  谷口两名黑衣守卫,手持兵器,正自来回巡视。

  完颜昊与拓拔对视一眼,悄声上前,一人一人将两人轻而易举地解决后,拖入谷口处的一处乱草之中。

  完颜昊停下脚步,开始观察起四周的情形来,这葫芦谷,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处在落鸦山的中心地带,如同一只酒葫芦般,倒挂在山中的郁郁葱林中。

  完颜昊转身对拓拔道:“拓拔,这葫芦谷易进难出,如果有人在此埋伏的话,必然事半功倍,你守在谷外,接应我,我先进去探探虚实!”说着,就要朝谷内行去。

  拓拔急忙上前几步,挡在完颜昊身前道:“殿下,还是你守在这里,我进去吧!”

  完颜昊一把推开拓拔的手,道:“你留在这里接应,这是命令!”说罢,大步向谷内行去。

  拓拔被完颜昊的话一震,只得乖乖地呆在了谷口。

  完颜昊一路施展轻功前行,行近葫芦谷的中心地带时,忽然听得前边传来阵阵金属敲打和鼓风机的声音。

  完颜昊心内一凛,加快脚步,行至谷中一突起的小山包上,这个小山包位于葫芦谷的中心地带,山包上郁郁葱葱地长满了茅草与树木。

  完颜昊施展轻身功夫,纵上小山包,在一丛芦苇处蹲下身来,这丛芦苇长得深长繁茂,将完颜昊的身子遮了个严严实实。

  完颜昊轻轻将眼前的芦苇拨开一条小缝隙,借着小缝向下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此处竟然是一处庞大的兵器加工地。

  煅制兵器的大炉熊熊燃烧着火焰,大炉旁那些个浑身***着挥舞工具的汉子,正自一边试汗,一边继续卖力地工作着。

  最里面是一排用巨石等建造起来的屋宇,一队队推着装满成型兵器的小车,缓缓地向里推进,看来,那些屋宇都是用来存放兵器所用。

  四周有序的散步着身穿黑衣,面容严肃的年轻汉子,他们个个手持兵器,监视和督促着那些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劳工做活。  完颜昊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壮年汉子无帮失踪,为什么会有人大量收购铁器?原来果真有人想要造反,只是这秘密兵工厂的主人是谁呢?

  完颜昊正自思虑,突然从那排建造得异常坚固的屋宇中一前一后,走出两个人来。

  只见那两人衣饰华贵,正自一边向外行走,一边聊着天。

  完颜昊定睛看去,心中一凛,那走在前面的华服青年竟然是珍珠大王完颜设也马,而更让他惊异的是,走在后面的那个下属模样的人,竟然是日前以鬼医弟子身份进入王府为赵溪月解毒的医士陆景元。

  这两人竟然是一起的!那赵溪月?

  完颜昊陡然间明白了,一定是陆景元化装成医士掳走了赵溪月,而陆景元便是设也马的下属,专门负责替他在外购买铁器的陆姓商人!

  那么赵溪月肯定关在这里,只是自己现在孤身一人,如何对付这么多武艺高强的护卫呢?而且还要尽早禀明父皇,将设也马和他幕后的主使者揪出来。

  完颜昊思虑方定,心想现在必须先去谷外通知拓拔回去带兵来,先把设也马拿下再说。所谓,人脏并获!看他到时还有何话说。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