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二章 锦笺留字

雪妩2017-2-22 16:37:7Ctrl+D 收藏本站

再说,小玉心魂不定地走在长长的回廊上,她脚下步子加快,一阵小跑,便朝自己的下人房间跑去。

  快要到时,突然身体撞上了一个硬物,一头便栽倒在地。

  小玉正待抬头时,便感觉一双温暖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臂膀,只听那双手的主人道:“姑娘,你没事吧!?”

  小玉仰头,便迎上了一双温柔的眼眸,那张脸虽然不是特别英俊,却也不失阳刚之气,让人一见便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好感来。

  此人正是今日进府为赵溪月解毒的游方医士陆景元。

  小玉不好意思地笑笑,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

  陆景元将小玉扶了起来,暖声道:“对不起!刚才不小心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海涵!?”

  小玉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羞赧地一笑,连忙作礼道:“都是我的错呢,是我自己不看路,撞了陆大夫,不好意思啊!”

  陆景元温和地笑了笑,道:“我们都别在这里自认错误了,姑娘,天晚了,你快回屋休息吧!”

  小玉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标准的好男人呢,自己从未遇到这样对一个小丫环依然如此亲切的人呢!

  小玉轻轻点了点头,道:“陆大夫也回房休息吧!”

  陆景元也再不客气,大步向客房方向行去。

  小玉心里暖洋洋的,望着陆景元远去的背影,心内微动。

  陆景元越行越快,晚风带起他淡绿的衣襟,束发绸带也飘舞在风中,发出裂裂的声响。

  小玉清澈的眼中突然盈满疑惑,这身影,这身影怎么如此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小玉敲了敲额头,可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在哪里见过呢?

  完颜昊的房间里。

  赵溪月体心的毒素已经基本清除,以后只要再吃些药调理调理就行了。

  赵溪月慷懒地躺在床上,长发倾泄在绣着鸳鸯戏水的枕巾上,一双黑眸清亮如水,俏脸也多了几朵云霞。

  完颜昊手中抱着一个文饰精美的盒子,来到了圆桌旁,将那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完颜昊满面春风,对着赵溪月笑道:“月儿,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一边说话,一边就将那精巧的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天蓝色的锦缎衣服来。

  完颜昊笑盈盈地将衣服递给赵溪月,道:“快穿上看看!”

  赵溪月依言接过那衣服,看着这几日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颜昊,有些不适应,但是心里却觉得异常的温暖。

  她呆呆地站在床边,看着那件锦缎绸衣。

  完颜昊性急地道:“赶快穿上啊!”

  赵溪月扁扁了嘴,眉头微皱,道:“你不出去,我怎么穿?”

  完颜昊看着她羞赧的样子,心里发笑,道:“什么都看过了,还害羞啊!”

  赵溪月闻言,秀眉微皱,要待发怒,完颜昊急忙背过身去,笑道:“我不看就是了,这样总行了吧!”

  不一会儿,赵溪月就穿好了衣服。

  华丽的衣服配上赵溪月本就绝色的姿容,更衬得她雍容华贵。

  赵溪月轻声道:“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完颜昊转头一看,赞道:“真美!”

  赵溪月羞涩地笑了笑,只觉得要是一辈子都这样该有多好。

  天色微明。

  陆景元悄然起床,早早地便来到了王府后园。他左右细瞧,趁着没人,立马施展轻身功夫,一个纵身,进入了后园的草地。

  一个娇小的身影背对着他,默立在一株缠绕着青槐的紫藤边。

  那娇小的人儿身着粉色纱衣,衣角在风中轻摆,那一头青丝垂于肩上,被早上的晨露打湿,显得更加黑亮。

  陆景元轻轻地跳进来时,她的耳朵也随之动了动。

  陆景元一见那娇小的身影,便轻步上前,柔声道:“阿卓!”

  娇小的身影闻言转过身来,正是府中丫环阿卓。

  原来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而音奴又畏罪自杀,是以,阿卓被放了出来。

  此时的阿卓已经没有了平日的维维诺诺,而多了一股凛然的王者之气。只见她秀眉轻扬,望着陆景元正色道:“大哥,你怎么到王府来了!那毒药是你下的?”

  陆景元道:“对,我传信与你,而你却没有来赴约,我便知你出事了!所以,我故意扮作音奴的样子下毒,嫁禍于她,好让你脱罪!”

  阿卓道:“哦!大哥,那批兵器怎么样了?”

  陆景元望了望四周,沉声道:“已经快弄完了,我就是想来与你商量这事的!”

  阿卓道:“现在我们的主要敌人就是兀术和完颜昊,只要除掉这两人,那老皇帝和设也马都不足为惧!”

  陆景元道:“那我们该如何行动,才能一箭双雕呢?”

  突然,园边的紫藤栅栏边传来一丝细微的脚步声。

  “谁!?”陆景元沉声喝道,一个纵身已然向那丛紫藤扑了过去。

  一个纤巧的身影被他一把带起,秀面仰起,陆景元不禁一惊:“是你!”

  原来此女正是赵溪月,方才完颜昊被拓拔叫了出去,自己却闲着无事,转到了这后园,不想却意外地听到了陆景元与阿卓的话,心中惊异之及,正想逃离,却被陆景元发现了抓住。

  赵溪月正待惊叫,陆景元已然一掌挥下,击在了她的肩颈部,赵溪月顿时晕了过去。

  陆景元向门外望了望,确定只有她一人后,抽出随身的匕首,朝着赵溪月的心脏部位,就要刺将进去。

  阿卓大喊道:“不要!”

  陆景元奇怪地盯着阿卓道:“怎么了?”

  阿卓急忙道:“不要杀她!”

  陆景元如提小鸡般将赵溪月抓至阿卓面前,沉声道:“为什么?我们说的话全被这丫头听见了,她必须死!”

  阿卓道:“我不是那意思,留着她,我还有用!”

  阿卓又道:“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一箭双雕的办法!”说着,又在陆景元耳际一阵低语。

  听得陆景元不住点头称是。

  此时,天已大亮,阿卓道:“你先将她带回葫芦谷!”

  尔后,阿卓找来一块锦帕,上书:“欲寻赵溪月,速来葫芦谷!”,说罢,将锦帕置于一株紫藤的倒刺上,转身出了后园。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