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七十一章 欣喜若狂

雪妩2017-2-22 16:36:41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自从檀飞扬被余寿光从街上带回去之后,郡马檀道诚听闻儿子竟然作出拐带人家的侍女的事,尤其还是贤王完颜昊府上的侍女,他当时便火冒三丈,就要立毙逆子于掌下,幸亏檀飞扬的母亲乐妍公主拼命拦住,才得以脱身。

  ??之后,檀飞扬便被他父亲锁在了房间里,不准他再出门惹是生非。谁知今日他听贴身丫环说起赵溪月中毒之事,完颜昊已然贴出榜文,遍征名医,他便哀求自己的母亲,放他出来,乐妍公主见儿子憔悴如斯,实在不忍心,便放了他出来。

  ??檀飞扬一得自由,便直奔完颜昊府中而来。

  ??

  ??完颜昊大怒:“给我拖出去!”

  ??拓拔只得上前抓住檀飞扬的手,向外猛拉,檀飞扬自然不肯轻易就范,他一拳挥来,正中拓拔的鼻梁。

  ??拓拔捂着鼻子,退到一旁,鼻血猛然涌出,他急忙用袖子捂住。

  ??檀飞扬也趁势挣脱,再次跑到床前,完颜昊大怒,反手就要一掌挥去。手掌却被赵溪月紧紧抓住,她醒了。

  ??赵溪月睁着疲惫的眼睛,虚弱地望着眼前的完颜昊,似在努力在回忆自己为什么躺在这床上。

  ??完颜昊与檀飞扬俱是一脸欣喜地看着她,完颜昊轻声道:“月儿,你醒了!”

  ??月儿!他竟然叫自己月儿!他第一次叫自己月儿,而不是囚奴、女奴,我没有听错吧!?赵溪月心里竟因他的一声月儿,而有些激动,好温暖的话!

  ??檀飞扬亦迫不及待地道:“月儿!你好些了吗?”

  ??赵溪月这才看见站于床另一边的檀飞扬,刚才因为他站的位置位于自己的脚边的部位,是以,没有注意到。

  ??赵溪月想起前些日子被他强掳去别院,险些***的事,眼中露出一丝惶恐,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嘴里的声音也有些微颤:“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完颜昊闻言一喜,转头看向檀飞扬怒声道:“你听见没有,她不想见你!”

  ??檀飞扬的心顿时如坠冰窟,脸色一下显得极不自然,他暖声道:“月儿,你听我说!我是专程来向你道歉的!那天都怪我,怪我不该喝那么多酒……”

  ??那天的情形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在脑海里,赵溪月身躯轻颤,拉过被子将自己的脸覆上,一边道:“你走,我不要听!”

  ??完颜昊的心内却是一颤,她这样的激动,难道他们两人之前真的已成事实了么?想到这里,心中那股无名之火,便似要蹦出胸来般,他紧紧地攥起了拳头,看向檀飞扬,冷声道:“你再不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要不是念在昔日他对自己的恩德,完颜昊早就杀了他了。

  ??说罢,转头对拓拔道:“拓拔,送客!”

  ??拓拔已然止了血,听到完颜昊的命令,他立马上前,轻声道:“小郡王,请先回吧!”

  ??檀飞扬的一颗心,早已不知飘到哪里去了。她竟然这样讨厌自己,连道歉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檀飞扬只觉心内一片悲凉,他默然地随着拓拔,向前外走去,就如一具行尸走肉般。

  ??

  ??完颜昊轻轻将赵溪月覆于脸上的被子揭开,暖声道:“月儿,他已经走了!”

  ??赵溪月露出那因病而更显瘦削的脸庞,眨了眨依然黑亮的眼,漠然道:“你也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说罢,翻过身,将头面向墙壁。

  ??完颜昊本想再说几句话,可见她如此态度,心里也不竟有气,想到自己连她与檀飞扬发生的事也没有深究了,一心只想着她的身体如何。却没想到,她竟然对自己如此冷漠。

  ??本待对她发火,又想到她伤毒未愈,心中叹了一口气,转身默默而去。

  ??

  ??碧波池畔。

  ??一个淡绿的身影正沿着池畔悄然疾行。

  ??那鬼魅般的身型,已经证明了此人的轻功绝非泛泛之辈。

  ??小玉正端着一盘精美的膳食朝完颜昊的房间走去,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晃荡了一下,便不见了踪影。

  ??“刺客!?”小玉心里一惊,暗道。

  ??她一手托着食盘,一手轻轻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时,诺大的碧波池边,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小玉轻呼了口气,眉头轻锁,又笑着摇了摇头,心想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府中守卫森严,哪里会有刺客呢!应该是眼误啊,看来又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啊!

  ??也是啊!自从那月儿姑娘中毒以来,她就没有睡过好觉。她现在都还觉得要不是自己咬出音奴姐姐的话,她就不会自杀了。

  ??对于音奴的死,小玉一直都有负疚感。

  ??刚才那个绿影,不会是音奴姐姐吧!?

  ??想到这里,小玉托着食盘的手也不禁微微一发抖,她咬着唇,不敢看两旁的物什,一边快步向前走,一边自言自语地道:“音奴姐姐,我不是有心害你的,你千万不要来找我啊!?”

  ??此时夜幕将临,四周昏暗,假山旁那些花草、绿树,随风轻摇,更增添了小玉的恐惧感。

  ??她一边默念着:“音奴姐姐,你要找就找王爷吧!”,快步向完颜昊的房间行去。

  ??

  ??小玉轻轻敲开房门,放下膳食。福了福身,恭敬地道:“王爷,您慢用!”正待退出房去,却被完颜昊叫住了。

  ??“小玉!你抖什么?”原来完颜昊自小玉一进来就发现她在发抖,是以有此一问。

  ??小玉不料完颜昊这样问她,她心里想到,总不可能说,她是害怕音奴来找她吧!她慌乱之下,随便找了个理由准备搪塞过去。

  ??小玉道:“回王爷,奴婢今天身体有些发寒,可能是感冒了!”

  ??完颜昊一皱眉头,冷声道:“那快下去穿件衣服,顺便去药房拿点药吧!”

  ??小玉恭敬地答了声:“是!”急忙转身退去。

  ??

  ??完颜昊上前端起一碗小米粥,坐到赵溪月床前。

  ??赵溪月背靠着枕头,半躺在床柱上。

  ??完颜昊舀起一匙粥来,放在嘴边吹凉,尔后,轻轻地送向赵溪月的嘴。

  ??许是因为饿了,许是从未见完颜昊如此耐心地对她,赵溪月轻轻地张嘴,将那匙米粥吞下。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