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床侍妾

第六十九章 折寿十年

雪妩2017-2-22 16:35:46Ctrl+D 收藏本站

??

  ??音奴死了,解药也没了踪影。

  ??完颜昊坐在赵溪月身前,轻抚她略呈紫色的脸庞,看着她依然秀丽的眉眼,完颜昊觉得心里很空,空得没有办法形容。

  ??他好害怕,夜幕已然来临,门外刮着呼呼的冷风,那冷厉的风声,不时灌入耳中,竟如鬼哭般让人心颤

  ??看来今夜将有一场大风雨。

  ??完颜昊轻轻将被子给赵溪月扎在身下,又从衣橱中抱出一床毛毯,给她盖在身上。

  ??赵溪月的身体时冷时热,一会儿又冷得似冰窟中千年不化的雪冰,一会儿又热得如火焰山中那沸腾的烈泉。

  ??完颜昊没有办法,一会儿给她盖上很厚重的毛毯,一会儿又找来冰块,给她退热,可是,还没等退热,她又已然全身冰凉。

  ??这一夜,完颜昊忙得几乎没有躺下,赵溪月却依然没有一丝好转,在昏睡中依然非常痛苦的样子。

  ??“嘭!嘭!嘭!”几声炸响,猛雷贯耳而来,赵溪月的身子轻轻一颤,完颜昊急忙搂住她,嘴里不停道:“月儿,别怕!有我在呢!”

  ??赵溪月下意识地将手紧紧地环住了完颜昊的腰,不肯轻易放手。

  ??只见窗外一道剧烈的白光闪过,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雨便倾泄而下。

  ??完颜昊紧紧地搂着赵溪月,心里却禁不住想着,过了今日,便还只有一日时光,自己虽然已经贴出榜文,寻觅良医,可是,连柏大夫都解不了的毒,这世间除了鬼医华问天,还有谁能解得了呢?

  ??不管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或许,能够有个大夫凑巧就能解了月儿中的毒呢!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完颜昊两次失望,一拨一拨的郎中、大夫,都兴致勃勃地来府上请医,却都又恢心丧气地出了府去。

  ??月儿!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救你?你告诉我,你快醒来啊!月儿!

  ??完颜昊双目中水气充盈,望着怀中气若游丝的赵溪月,心坠落到了地狱。

  ??

  ??突然,完颜昊放下怀中的赵溪月,打开房门,冲入了茫茫雨夜中。

  ??大雨犹自哗啦啦地下个不停,将完颜昊仅着的内衫浸得湿透,雨水扑打在他眼中、脸上,混合着泪水,悄悄流下。

  ??他站在走廊外,诺大的王府中除了几个巡视的侍卫和守门的家将,没有一个人烟,大家都是睡的睡,就连巡视的侍卫也躲在一处去避雨了。

  ??完颜昊一口气奔到碧波池畔的一块假山旁,猛地跪下,仰头望天,声音悲切:“苍天啊!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你让我娘离开了我,现在又要带走月儿?”

  ??“你告诉我,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月儿!”完颜昊伏于地上,长声当哭。

  ??雨声如雷,不但苍天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就连守卫的家将也没有听到。

  ??完颜昊突然抬头,迎上那哗啦啦不住泄下的雨水,努力睁大眼睛,大声岂誓道:“苍天在上,如果你能让月儿不死,我完颜昊宁愿折寿十年!折寿十年!你听见了没有,老天爷!”

  ??说罢,伏于地上,身躯猛颤。雨水自他头发上、身上汩汩流下。

  ??天地间,只有雨声、风声在耳阳呼啸,苍天也瞎了眼睛。

  ??

  ??许久,风雨终于小了下来,完颜昊跪伏于地,身子瘫软。

  ??“让我进去!你们让我进去!”一个焦急的声音自门那边传来。

  ??接着又传来了一个家将的声音,“小郡王,你不能进去!快请回吧!”

  ??“檀飞扬!?”完颜昊抬起头来,心里轻呼,这个家伙,我没有来找你算账,你反而自己送上门来了。

  ??吵嚷声越来越近,想是檀飞扬已经接近碧波池了。

  ??完颜昊陡地一转身,正对上一身**的檀飞扬。

  ??檀飞扬亦是一怔,但马上他就恢复了镇定,“我要见月儿!”

  ??完颜昊轻轻一挥手,家将立马退了下去。

  ??“月儿!?”完颜昊怒道,“月儿,也是你叫的吗?”

  ??檀飞扬没有理会他,仍然向前窜步,完颜昊怒火攻心,猛地一掌挥去。

  ??檀飞扬急忙闪身避开,怒道:“我不想与你动手,阿昊,我要见月儿,月儿她怎么样了?”

  ??完颜昊阴沉着脸,冷声道:“不管你的事,你那日将月儿拐走,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你到自己送上门来了。好,今日就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月儿这一辈子,都是属于我的。”

  ??檀飞扬闻言也怒道:“阿昊强扭的瓜不甜,你又何苦执着呢!”

  ??完颜昊再不说话,一掌已然挥将前来,两个人在雨中开始了争斗。

  ??一阵狂风吹过,带起两人的衣衫在风中飘飞,雨水不停扑打在脸上,两个人却浑似不觉,依然没有罢手的意思。

  ??檀飞扬一掌格下完颜昊猛攻上来的一拳后,肃声道:“阿昊,不要打了,我现在只想看月儿一眼!”

  ??完颜昊冷声道:“我不允许你看她,你给我滚回去!”

  ??檀飞扬闻言,也恼了,手下再不留情,招招狠厉地迎上了完颜昊的掌风。

  ??

  ??天已渐明,风雨也终于停住了。

  ??两个人依然在碧波池边酣斗中,完颜昊猛地一招“风卷残云”击中檀飞扬左胸,檀飞扬闷哼一声,抱拳急退。

  ??檀飞扬退至一棵树前,稳住身型,又待上前再搏。

  ??却听走廊方向传来一声急呼:“殿下!”

  ??两个人同时回头一看,原来是拓拔正自走廊方向急奔而来。

  ??不一会儿,拓拔就已经行到碧波池畔,只见他看着眼前的两人的架势,眼中露出疑惑。

  ??完颜昊已然道:“拓拔,有什么事?”

  ??拓拔回过神来,上前一步,行至完颜昊身前,躬身行了一礼,欣喜地道:“殿下,月儿姑娘有救了!”

  ??完颜昊、檀飞扬两人闻言俱是一喜。

  ??完颜昊眼中露出喜悦的光芒,暖声道:“鬼医华问天找到了?”

  ??拓拔道:“是一个游方郎中,他声称是华问天的闭门弟子,能解得了月儿姑娘的奇毒。”

  ??“哦!?”完颜昊眼中露出疑惑的光,询道:“不要是骗子才好,他在哪里?我先看看再说。”

  ??拓拔严肃地道:“我已经盘问过了,应该没问题!我叫他在客厅等着呢。”

  ??说罢,便给完颜昊让出一条路,完颜昊大踏步便向客厅走去,仿佛檀飞扬只是一个透明人一般。

  ?? !!!

评论列表: